34中文网 > AWM[绝地求生] > 28.第二十八章

28.第二十八章

作者:漫漫何其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主办方流程安排上非常孤儿,第二天中午比赛,安排选手们早上录赛前视频。

    早上七点钟,祁醉换上队服,摊在酒店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眼睛几乎睁不开。

    祁醉长手长脚的,碍着一旁周峰了,周峰往旁边靠了靠,也是一脸困倦。

    大龄网瘾少年们常年遵循着晚四点早十一点的作息,这会儿被人从床上轰下来,精神状态基本类同于正被湘西大仙驱赶的尸体。

    花落食不知味的吃了早饭,从餐厅晃出来,目光呆滞:“我已经很多年没吃过早饭了……”

    祁醉眼睛睁开一条缝,生无可恋:“我也记不清多少年没见过早上的太阳了……”

    要不是心疼于炀不想让他早起受这个罪,祁醉昨晚就要把这倒霉的队长王冠临危授命的传宗接代给于炀了。

    FIRE战队和母狮战队的队长相互搀扶着下了楼,脚步虚浮,目光游离,失神道:“这是……七点钟吗……七点钟的空气原来是这个味道的吗……”

    Wolves战队队长也下楼了,他脸色苍白,像昨晚遭人日了似得,走两步晃两下,语气飘忽:“我起了……我特么居然真的起来了……”

    六个队长终于凑齐了,贺小旭看不下去,拿了瓶保湿喷雾对着这群吸血鬼挨个喷了一顿,尤其是祁醉,从脑门到脖颈,迎头喷了半天。

    祁醉稍微清醒了点,他接过贺小旭递给自己的墨镜戴上了,打了个哈欠,喃喃:“我一会儿能飙脏话吗?反正思密达们听不懂……”

    FIRE战队队长业火闻言像丧尸似得,艰难扭过头来,缓缓举起手:“我有方言优势,我可以用潮汕话来骂……这样绝大部分的中国人也听不懂了……”

    国内领队忍无可忍,恨不得找报纸卷来敲这些人的头,他怕一旁的翻译听见,压着嗓子怒道:“都清醒点!有跟拍的!你们都是有头有脸有粉丝的人,都要点脸!”

    “拍呗……”祁醉早年因为贪睡,在酒店房间躺在床上拍赛前视频的经历都有过,脸皮厚的已经无所畏惧,“爱几把拍不拍……”

    贺小旭无法,去打包了杯奶茶,插上吸管塞在祁醉嘴里,堪堪堵住了他的嘴。

    众人被领上车,队长们眯了一会儿后逐渐恢复人形,FIRE战队队长业火聊骚祁醉,嘿嘿嘿:“听说你们战队这次带了个童养媳过来?”

    祁醉戴着墨镜闭着眼装睡。

    花落噗嗤笑出声来:“谁啊?卜那那?”

    罗峰撩开眼皮,耿直道:“不,你更熟的一个人,Youth。”

    花落:“……”

    业火拍腿大笑。

    业火纳罕:“真的假的啊?他俩现在节奏好多啊,多的都有点假了。”

    花落趁机卖邪教安利:“假的呗,Youth其实跟我也不错,我俩还双排过呢。”

    罗峰再次撩开眼皮:“Youth也跟我双排过。”

    祁醉摘了墨镜,面无表情的看向贺小旭。

    “别多想别多想……”贺小旭怕祁醉被垃圾话影响,忙解释道,“他们说的是那次娱乐表演赛的时候。”

    祁醉戴回墨镜。

    “别装睡。”业火今年刚二十一岁,比他们都年轻,精力旺盛的可怕,“祁神,说说,真的假的啊?我妹妹特别喜欢Youth,我妹妹十八岁,跟他正合适!天造地设!这事儿要是成了,你HOG和我FIRE从此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装两样逼,你跟Youth……”

    祁醉道:“是真的。”

    “艹……”业火半谈说不出话来,震惊,“你们大城市的人都这么会玩的吗?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要童养媳干吗?”

    祁醉闭着眼,闻言笑了:“干啊。”

    车厢里安静了几秒后,队长们疯了似得笑了起来,司机吓了一跳,差点刹车。

    韩国方的工作人员不解的探头看过来,叽叽喳喳询问怎么了。

    “没事。”贺小旭压着火,一手把奶茶管塞进祁醉嘴里,一边强撑着笑脸对几个摄像道,“删了删了,这个不能传出去……这个思密达听不懂,翻译你告诉他一下。”

    祁醉咬着吸管,闷笑不已。

    业火目瞪口呆,摇头:“骚还是你祁神骚……哎,这个可以呀!从小签来,亲自培养,脾气性格也教育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哇不能想了,越想越污。”

    贺小旭瞪了业火一眼,磨牙:“不好意思提醒一句,Youth脾气特别不好,以前把打架当副业的。”

    业火又吃了一惊,震惊于HOG内部的复杂,不敢说话了。

    一个小时后,终于把众人拉到了景点,几人依次拍摄,等着拍的则在车里录赛前垃圾话。

    “就一句!”祁醉嘴太毒,而且好几国语言通吃,让翻译不许翻他说的都没用,贺小旭这些年对外把祁醉打造成无暇的电竞之光不容易,不许他自爆其短,反复警告,“不能涉及民族宗教国籍性别等等……不许说脏字,嘲讽面不许太大,不许攻击别人弱点!”

    业火在一旁揉揉脖颈,叹气:“咱们这行现在快跟娱乐圈似得了,太商业化!这也不许那也不许,遥想当年远古大神们,当时也没什么正式比赛场地,也没隔音房,就面对面坐着,一边打一边骂对面是菜比,哇,那多来劲儿!”

    “一月一千块钱工资,每天吃睡在网吧,来不来劲儿?”FIRE战队经理敲业火的头,“这么羡慕远古大神,我可以给你提供这个待遇。”

    业火怂了,赔笑:“好好好,我一会儿也不开嘲讽。”

    贺小旭还在盯祁醉,怒道:“跟你说话听到没?只能说一句!不许提别人!”

    祁醉忍笑点头:“没问题。”

    拍好赛前视频,众人回酒店,稍稍休息后各战队集合后一同去赛场。

    去赛场的路上,赖华小心留意着祁醉的脸色,小声问祁醉:“怎么样?要不要让辛巴替你?”

    于炀就坐在祁醉前面,听到点儿动静,不安的偏过了头。

    祁醉笑了:“你们在不放心什么?”

    “不是不放心,你都多久没练过单排了?”赖华皱眉,祁醉每天只能打那几个小时,为了教导于炀,为了磨合新队伍,祁醉这些日子训练时间全花在四排上了,赖华低声道,“你今天还起早了,精神一般……单排赛不能临时替补,你半截手疼的受不了也下不来,你懂吧?”

    祁醉嗤笑:“五局而已……”

    “你能打满四局就不错了!你怎么就听不懂呢?你要是……要是……”赖华一急,眼睛就红了,“那跟我当初……”

    “放心。”祁醉戴上墨镜,假寐补眠,“我心里有数。”

    到了赛场,HOG战队的车不出意外又被围了。

    祁醉今天脾气出奇的好,摘了墨镜帽子,跟粉丝们打招呼,签了半日名,赖华和贺小旭焦心的看着祁醉的右手,上前劝了半天,好说歹说把粉丝们哄走了。

    于炀脸上半分笑意也无,他一直盯着祁醉的手腕。

    于炀比任何人都清楚祁醉现在右手的状况有多糟糕。

    祁醉现在还戴着手套,手套下面,是缠的一层层的肌内效绷带。

    那种绷带没有任何药效,只能让祁醉的右手肌肉稍微轻松一点,收效甚微。

    祁醉拒绝打封闭,不吃止疼药,于炀难以想象祁醉五局打下来手腕会有多疼。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赢?

    赖华的顾虑,于炀没法感同身受,但他比赖华更在乎祁醉。

    没人比于炀更矛盾了。

    他是最想赢祁醉的人,也是最想让祁醉赢的人。

    国内和韩国那几个单排强手于炀心里都有数,他脑子里闪过几个不该有的念头,但还未成型,就被察觉到几分的祁醉打断了。

    祁醉并未明言,只是轻描淡写的提醒了于炀一句,上个敢在他眼皮下打假赛的俞浅兮如今的下场……

    会被祁醉赶出HOG。

    单排赛开始前半小时,选手们要上场热身了,于炀全程没有任何表情,脸色差的可怕。

    卜那那不知内情,担心不已,连坐在不远处的花落都托工作人员来问,于炀是不是病了,还是水土不服身体不舒服。

    翻译在于炀耳边轻声询问,于炀摇摇头,一言不发。

    不舒服的不是他。

    身体出状况的不是他。

    不是最佳状态的人不是他。

    祁醉就坐在于炀左手边的机位上,身为明星职业选手,摄像头频频给到他,祁醉一边检查外设一边抬头向镜头打招呼,听到主持人说到自己了,还不忘戴上耳机,扶着麦含笑用英语回应几句,引得现场的粉丝们频频尖叫。

    还有三分钟比赛就要开始了,赛场中心的led巨屏上在轮播各个战队队长的赛前垃圾话,正播在祁醉那一条。

    祁醉这次如贺小旭要求的,没嘲讽任何人,也确实只说了一句话。

    巨屏上,祁醉对着镜头微笑:“我这次把显示器打开了,大家小心。”

    赛场安静几秒后祁醉的粉丝开始疯狂尖叫,导播忙将摄像头给到祁醉,赛场上,祁醉已戴上了隔音耳机,外场声音分毫都听不见,他揉了揉脖颈,摘了手套。

    已经缠到右手手掌的绷带露了出来。

    全场哗然。

    祁醉活动了一下右手手指,握上鼠标。

    第一局比赛开始。

    P港S山线。

    Drunk跳了P城,Youth高飘去了机场。

    两人选点都很大胆。

    后台休息室,贺小旭揪心:“Youth去机场做什么啊?第一把,他就不能小心点?”

    “他喜欢刚枪,能去机场都会去。”赖华一样紧张,“还好还好,那那去的矿山老凯去的监狱,全分散开了,至少前期不会内斗了。”

    贺小旭把单排拿奖的希望全压在于炀身上了,焦急:“导播怎么还不给镜头……机场去了几个?”

    赖华不做声,他还在找祁醉。

    比起于炀,祁醉的选点更要命,赖华要是没看错,至少有五个人跳了P城。

    赖华一颗心紧紧攥着,生怕祁醉落地就死了。

    单排赛不存在倒地拉起的情况,死了就是死了,落地后大家根本无法分辨对方是不是自己战队的,遇见了就得对枪,公告区不断滚动击杀喊话,导播没切到HOG战队四人的时候贺小旭和赖华只能盯公告区,生怕看见自己战队减员。

    【HOG-Drunk使用M416杀死了SES-Right】

    “棒!”

    导播瞬间把视角给到祁醉,祁醉从阳台跳到门上,再跳到房顶上,贺小旭惴惴不安:“祁醉做什么呢?”

    “他在绕房里的人,房里有人!”赖华紧张的冒汗,忍不住抱怨,“他就不能稳妥点?!非要去大物资点!前期避战不行吗?”

    祁醉判断好房中人位置,跳下房顶,扔了一个□□后直接进屋跟人贴脸刚枪,几枪解决了房中人。

    祁醉嘴角带笑,自言自语:“前期避战……那别人应该避我……”

    【HOG-Drunk使用M416杀死了Knight-909】

    【HOG-Drunk使用mini14杀死了Ares-Apollo】

    五分钟,祁醉将P城清理了个一干二净。

    贺小旭看着直播屏,目瞪口呆。

    “你不是说……”贺小旭咽了下口水,“他很久没练单排了吗?”

    赖华结巴:“是、是啊……”

    【HOG-Drunk使用M416杀死了TGC-Zhou】

    【HOG-Drunk使用98K杀死了TGC-Tsunami】

    【HOG-Drunk使用98k杀死了TYR-663】

    ……

    第三个圈的时候,祁醉已经收了七个人头了。

    卜那那和老凯已经淘汰了,一个四十三名,一个三十二名。

    下一个安全区缩小的时候,祁醉和于炀还在。

    安全区又缩了,祁醉和于炀还在。

    第五个安全圈的时候,于炀进圈失败,被韩国战队收了人头。

    祁醉扫了一眼那个韩国人的id,默默打药。

    “祁醉还在!”贺小旭忍不住拍赖华,“他还在!!!”

    十五个人,祁醉还在。

    十三个人,祁醉还在。

    七个人,祁醉还在。

    三个人,祁醉还在。

    两个人!

    “我操|他妈!”赖华站在屏幕前,恨不得钻进去,“这个孤儿圈!”

    贺小旭不太懂细节,但也看的出来,安全区缩在另一个人头上了。

    赖华还在焦急的判断怎么进圈最合适,祁醉那边已经开火了。

    已经要贴脸了,祁醉根本就不打算进安全区了,安全区缩小之前,不是打死对方,就是被活活毒死。

    导播不停地在两人间切换视角,几个解说员语速飞快,来回播报……

    【HOG-Drunk使用98k杀死了Ares-Hero】

    祁醉放开鼠标。

    Drunk,名次第一,14杀,总积分640分。

    后台,赖华眼泪夺眶而出。

    卜那那看着回放,喃喃:“跟他四排打多了,我都已经要忘了……我们四排是拖累了他多少……”

    于炀心脏砰砰直跳,他没跟祁醉打过单排,他想象不到,祁醉是怎么在手腕伤成这样的情况下打出这种压倒性的第一来的。

    祁醉轻轻揉揉手腕,笑了下。

    第二局,祁醉名次卫冕第一,总积分第一。

    第三局,祁醉名次第六,总积分第一。

    第四局,祁醉名次第九,总积分仍是第一。

    第五局,祁醉名次第一,总积分毫无疑问的还是第一。

    整整五局,祁醉名次始终稳在第一,分毫不动,并和第二名的韩国选手整整拉开了695分的骇人分差。

    总积分排名:祁醉第一,韩国选手第二,周峰第三,于炀第四。

    五局比赛结束,于炀趴在自己机位上,哽咽的浑身发抖。

    工作人员以为他是因为错失前三而难受,不住安慰,于炀摇头,眼泪滂沱。

    祁醉拎起队服罩在了于炀头上,自己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往采访间走,经过楼下走廊时,看见等在楼道口激动不已的赖华和贺小旭,祁醉对赖华一笑:“教练,听说你想让我换替补?”

    赖华轻捶了一下祁醉的肩膀,眼泪蜿蜒。

    Drunk说得出,就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