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110章 仗剑天涯(14)

第1110章 仗剑天涯(14)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策划围攻梵仙教的武林人士没想到,他们的一去不回,非但一去不回,梵仙教还非常嚣张,第二天就将醉红楼的招牌改成梵仙教。

    外面张扬的挂上梵仙教的旗帜,就差全柳州城嚷嚷,梵仙教在这里,你们能把我梵仙教如何。

    气得那群武林人士吐血,又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的人还不知是死是活……

    醉红楼……不对,现在应该是梵仙教,初筝站在楼上,恶人甲乙心惊胆战的立在后面。

    从昨天晚上开始,初筝姑娘身上的那嗖嗖外放的冷气就没收敛过,站在她身边都觉得害怕。

    “初筝姑娘……”

    “找到了吗?”

    “没……没有。”

    初筝冷静的按着栏杆,好人卡挺能跑的啊……看来还是应该打断腿关起来。

    恶人甲乙以为初筝会发火,可她只是很平静的转移话题:“梁烜醒了吗?”

    恶人甲:“还没有。”

    恶人乙:“初筝姑娘,那些人肯定会来救他们。”

    初筝沉默会儿,道:“除了梁烜其余人都扔出去。”

    -

    正如恶人乙所说,围剿魔头的大部队,正在商量营救的事。

    但是他们还没商量出来是正面刚,还是曲线救国的时候,他们的人全部被扔了出来。

    “怎么回事?”

    “怎么就你们,其他人呢?”

    “不知道?”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那魔头不是受了伤,怎么还打不赢他们?”

    梵仙教里除了明羡这个魔头,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东拼西凑起来的。

    就算有点本事,但绝对不会太厉害。

    不然上次围攻梵仙教,也不会那么容易。

    “里面有个女的……很厉害。”回来的人惨白着脸:“我们根本打不过她。”

    众人面面相觑:“谁啊?”

    那人摇头,不认识,只知道她应该是明羡身边的人。

    “我师兄呢?”

    赵芙找一圈没找到梁烜,心急如焚。

    “你看见我师兄了吗?”

    “不、不知道,没看见,咳咳咳……”

    “他不是和你们一起的,你们怎么没看见?”赵芙有些激动,抓着那人追问。

    “咳咳……”

    “小芙姑娘,你冷静点。”

    旁边的人将她拽开。

    “没回来的不止梁公子一个人,梵仙教肯定是扣着他们当人质,咱们会想办法迎接他们,你别急。”

    然而事实上,除了梁烜,其余人早就化成灰。

    -

    武林中人组织两次营救都失败,人没救出来,还折损自己不少人。

    而梵仙教竟然开始公开招收教众。

    这是公开打他们武林的脸。

    然而他们除了气得呕血,没有半点办法。

    柳州城关于梵仙教的传闻渐渐多起来。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

    茶楼里,一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梵仙教把那条街都买了下来!”

    有人惊讶:“什么?”

    报信的人喘着气:“现在那条街都挂上了梵仙教的牌子,你们没瞧见,可气派了……”

    “梵仙教是个魔教啊。”

    “哎魔教不魔教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这梵仙教真有钱。”

    坐在另一边的武林侠客脸色铁青,他们去梵仙教那条街一看,果然整条街都挂上了梵仙教的牌子。

    梵仙教的旗帜正迎风招摇,可谓是极其气人。

    不仅是旗帜,在之前的醉红楼外,立着个牌子,上面写着加入梵仙教的规则和福利。

    规则很简单,只要你会武功就可以加入。

    后面的福利才是重点,总结一个字:钱。

    “每个月都发月钱呢,还能领取各种东西。”

    “我要是会武功,都想加入了。”

    “可不是嘛,不知道现在去学武功还来不来得及。”

    “梵仙教怎么这么有钱?”

    “听说教主是个魔头啊,杀人不眨眼,这些钱肯定来路不正,官府的怎么也不管管?”

    “官府忙杨巡抚的事,哪有时间管他们。而且他们也没做什么啊……人家买铺子招人,管吃管喝,又没杀人放火,怎么管?”

    “……”

    -

    梵仙教。

    恶人甲蹭蹭的跑上楼:“初筝姑娘,刚打听到的消息,有人手里有君不归。”

    初筝垂着的眼帘掀开:“不管多少钱,都给我弄回来。”

    恶人甲一听就乐了,屁颠屁颠去办。

    君不归这样的毒药虽然罕见,但总会有人手里有,初筝高价弄到一份。

    梁烜被关在地下室,不见天日,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整天都浑浑噩噩。

    那群人只给他吃一点东西,吊着他的命。

    梁烜恍惚见听见脚步声。

    他艰难的抬起头,视线里有影子晃动。

    “初……初筝。”梁烜抓着木门:“你到底想……想干什么?”

    门被人打开,后面的人涌进去,将梁烜按在地上。

    “初筝你不得好死!!”梁烜怒叱:“你跟那魔头一起,不会有好下场……”

    初筝好整以暇的站着,好像梁烜骂的不是她。

    等梁烜骂得嗓子冒烟没力气,她抬脚进去,

    初筝从恶人甲手里接过一杯酒,慢条斯理的道:“为了找这个,费我不少时间。”

    梁烜瞳孔一缩,心底有了慌张:“你要给我喝什么?”

    “君不归。”

    梁烜心头猛跳,下意识的道:“不……不可能……”

    “你试试就知道,可能不可能。”好人卡受的,怎么也得让你也尝试下。

    按着梁烜的人,控制住他的头,掐着他下巴,迫使他张开嘴。

    梁烜挣扎。

    “不……呜呜……放……不……”

    初筝将那杯酒灌下去,确定梁烜全部喝下去,按着他的人这才松开他。

    “呕……”

    梁烜干呕,试图吐出来。

    可惜就那么一口,梁烜根本吐不出来。

    -

    梵仙教大门突然打开,一个人被扔出来,

    守在外面的人,一眼就认出那是梁烜。

    几个人冲过去,将梁烜扶起来:“梁公子。”

    梁烜意识模糊,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然后就晕了过去。

    “走,快走。”

    初筝站在里面,看着梁烜被人带走:“找人看着梁烜,他的所有动向都要跟我汇报。”

    梁烜手中既然有君不归,他就算不知道解药,也许知道谁有解药,或者他认识的人里有谁知道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