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 第427章 期望

第427章 期望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实话,洛橘一时间没能明白他的意思。

    倒是公西至听到了洛父的话,点开联络器查询了起来。

    没多久,他就脸色铁青地将联络器递到了洛橘面前,让她看到了那个耸人听闻的标题——

    曾遭魏永歌猥琐的橘子香信息素女性究竟是谁?

    而在下面的文章中,包括洛橘在内的前往警局做检测的女性照片都被公布了。

    旁人或许不会觉得洛橘有多特殊,但是洛父不同。

    他只要稍稍查一下就知道魏永歌原来是在龙雀市犯案的,而知道了这一点,再去看那份名单,那谁才是真正遭遇猥琐犯的人就不难猜了。

    洛橘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一点,不仅洛父能够猜得到,龙雀市那些认识她的人,乃至于那些媒体记者,不用费太大功夫就能查到真相。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成为“名人”,洛橘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洛父久久听不到洛橘的回复,忍不住道:“怎么不说话?”

    洛橘皱了皱眉,“你希望我说什么?”

    洛父一下子哑然了。

    他希望女儿跟他说什么?

    他希望女儿跟他说不是的,那是假的。

    但是那可能吗?不可能的。

    一时间,洛父忍不住伸手捂住了眼睛。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作为一个父亲,他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也不多。

    他不曾要求三个孩子一定要出人头地,所以他也并不会像一部分家长那样费心为了孩子的教学资源东奔西走;他不不是那种想要把所有好的都给孩子的家长,所以他也不曾和其他家长一样为此拼命工作;他不是那种非常重视陪伴孩子的家长,所以他的假期很少花在陪伴孩子身上。

    然而,这却不能说他不是一个好爸爸。

    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无忧,不用非常有钱,只要日子过得去就行。若是能遇上一个好男人,组成一个美满的家庭,那就更好了。

    所以,不作为如他,从大女儿和小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和妻子一起送她们上下学。

    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

    其实,若是洛苹或者洛果遭遇这种事,他或许会愤怒会担忧,但绝不至于此。

    毕竟她们都长大了,而在她们年少时,他们夫妻尽到了为人父母的责任。

    然而出事的是二女儿。

    这个他从不曾担忧过她的安全,亦没有为她保驾护航过的女儿。

    她成年后都遇到了这么可怕的事情,而在她年少时他和妻子却不曾想到过二女儿也可能遭遇这种事。

    这说明什么?

    这不能说明洛橘已经成年了,遭遇这种事他们父母没有任何责任。

    反而是提醒了他们一件事——他们的想当然是多么大的错误。

    哪怕信息素平平无奇,二女儿在外面也并不是绝对安全的。

    过去多年她没有出事,不是他们的想法是正确的,而是……仅仅只是因为好运。

    而他们,曾经想当然地将女儿独自一人放在了那样一个危险丛丛的环境之中。

    这和抛弃了她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想到三个女儿之间淡漠的感情,他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这个世上,什么事都最怕对比。

    到最后,洛父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本来想说我跟你妈妈想来看看你,或者问她如今可好,然而……面对女儿的平静,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他就这样说了两句就挂掉了通讯,洛母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眼泪却已经汹涌了起来。

    便是一旁的洛苹和洛果,这会面面相觑之后也沉默了下来。

    洛苹对洛橘是有不满的,她觉得洛橘作为妹妹对她这个姐姐一点也不尊重,对她也不够关心,之前她信息素受到恶性污染,洛橘虽然迫于父母借钱了,但根本没有发通讯询问过她的情况。

    洛果对洛橘也是有不满的,她觉得洛橘作为姐姐一点都不疼爱她这个妹妹,之前她零花钱不够花,不论她怎么讨好卖乖,对方怎么都不肯给她钱。

    然而此时此刻,这些不满她们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作为姐妹,她们不知道洛橘被父母忽视,不知道自己是父母偏心的对象吗?

    那是不可能的。

    但作为被偏心的对象,她们从来理解不了洛橘的心情,反而还会因此骄傲自豪。

    也因此将洛橘视为低她们一等的存在。

    然而,她们便是再怎么希望洛橘遭难,也不曾盼过是遭这种难。

    另一边,洛橘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公西至以为她是在害怕,将她抱到怀里,一边亲着她的眼睑一边安慰道:“别怕,我在呢,一定不会让人对你说半句闲话。”

    洛橘整个人都在发抖,公西至以为她是害怕,不想片刻之后,她却是气得发抖道:“我想杀人。”

    杀掉那个魏永歌,杀掉那个无良记者!

    公西至一怔,随即有些失笑。笑过之后,他却是垂眉冷笑道:“放心,他们即便不死,我也会让他们脱一层皮。”

    法院的传票第二天就送到了,洛橘正打算找个靠谱的律师所,公西至已经安排好律师了。

    “这是陈坚,在龙首市不会有比他更强的律师了。”公西至指着身旁的年轻男子道。

    陈坚是个看着很和煦的年轻男人,但是他一开口,就一点和煦的感觉都没有了。

    “洛小姐,能请您说一下对这场官司的期望吗。您是想让魏永歌身败名裂,还是希望他坐一辈子牢,或者……你希望他直接去死?”

    洛橘神情一愣,随即却是眼睛亮了。

    “我希望他坐一辈子牢。”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明亮的笑意,“但是我不希望他死,也不想要为他提供丝毫信息系。”

    饶是陈坚也不由愣了下,“这样就有些为难人了。”

    “不,这一点都不为难。”洛橘却是开口道:“依赖型信息素拥有者之所以会在得不到依赖对象信息素的情况下死亡,并不是因为缺失信息素本身会致死。归根究底,他们即便死了,也是饿死不是吗?”

    “您的意思是……”陈坚一脸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