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神葬天下 > 第150章 挑衅

第150章 挑衅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过一系列的交谈,沈坤和齐天算是对秘境战有了具体的了解,沉重的话题过后,气氛也稍显缓和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坤昨日的豪言壮语,使得王贤等人对他越发的和善。

    他们很快便来到了秘境战外面的广场,此时广场上已经有了几大院的人前来,虽然人数不少,不过几乎没有什么声响,每一院都是独立的找一块地方调息,准备着即将到来的秘境战。

    感受着空气中的紧张气息,沈坤和齐天心中微凛,看来王贤他们和自己说的还好一些,这秘境战的情况恐怕要更加困难。

    沈坤他们的到来自然引得已经来了的几院人马关注,不是担心,而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届儒院参战的弟子,能有几人完好归来。

    将所有人的目光尽数收归眼底,沈坤脸上满是淡漠,心中冷笑不止,这种人,他不屑于发怒,只有用事实来证明,到那时,这些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仔细看了一下,已经来了有三大院人马,居中的一行人,共有八人,每一个身着均是华贵之极,如果将修士比作普通人的话,这些人一看就是贵族,当然,也有着贵族的通病,那就是高傲。

    居首一人面色冷淡,带着浓浓的倨傲之色,看着王贤他们一行人,除了对王贤微微点头之外,只有注视了沈坤一下,随即脸上带着不屑的神色,低声跟身旁的师弟交谈。

    齐天他们被如此无视,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意,刚想上前理论,便被王贤拦住,低声说道:“这药院领头弟子药线,他为人速来这么高傲,想要得到他们平等的对待,只有能够让他们心腹才行。”

    沈坤和齐天方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一副不屑的样子。

    药院,虽然战力在众院中并不出众,但是却是天启门其他几院很不愿意得罪的一院。

    药院基本上提供着天启门众多高层和弟子们修炼所用过的丹药,他们可以将药材、精粹、天材地宝炼制成丹药,使其效力更加。

    对于修士来说,没有什么比增加修为更为重要的事情了,这也造成了药院弟子倨傲的个性。

    一般人无法修习炼药术,唯独一些天生体质特殊的人群方才可以,他们可以自如的操控心神。

    这里操控和沈坤操控灵魂之力还不同,虽然沈坤可以初步操控灵魂之力帮助他探测、做记号之类的,但是并不能像手一般随意操控。

    并不是说明沈坤的灵魂不够强,只能是天赋的问题。

    这也就是当初新入院弟子的排位战的时候,纵然武院院长也要花费一些代价请药院院长帮忙的缘故。

    既然知道了对方是药院,齐天他们自然不会傻到和药院较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里面咽了。

    其他还有两院来了,药院居中,左边的一院弟子身形壮硕无比,甚至有些彪悍,肌肉披露,周身荡漾着一股剽悍的气息,一看就不是那种温室里的花朵。

    为首一人,年龄虽然不大,二十多岁,但是一脸横肉,暴露的胸膛上更是布满了伤疤,双眼好似凶兽一般,被他看去,好似被什么猛兽盯上一般。

    沈坤和齐天虽然算是新入院的弟子,不过他们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不会被这一点点威势吓到,脸色如常的在那人的注视下走到了一旁的空地上。

    见到沈坤和齐天如此心性,那人虽然没有多说,眼底还是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

    “这是体院的参战弟子吧”,刚一坐下,沈坤便问道。

    “没错,这体院崇尚炼体,承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体质一般比我们要强上很多”,一旁的陈星笑道。

    沈坤点点头,他也炼体,洪荒无暇体更是利用每次受创之后的伤势修炼,虽然他有着齐天他们远远无法匹敌的体魄,但其中的痛苦辛酸也只有他自己明白。

    因为这样,他心底对体院的那一行人有些钦佩起来,能够抛开温和的方式,转而采取这样的方式,已经足够证明他们的坚韧了!

    至于药院右边,正是当初败给了沈坤他们的武院弟子,他们从见到沈坤他们出现的时候,为首一人眼底便划过一丝冷光,作为这次的领头人,他们知道这次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击杀沈坤!

    纵然最后无法夺得好的名次,也一定要将沈坤灭杀在这次的秘境之中,经过了之前的新生排位战,虽然有了武院院长的无耻伎俩,但沈坤依旧帮助儒院夺得了桂冠。

    而他,也成为了新生中的无冕之王,虽然没有任何证明,但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武院更是因为武院院长卑鄙无耻的伎俩暴露,被天启门中其他弟子所耻笑,连带着武院的弟子那段时间也不敢在天启门内随意走动。

    他们武院速来乃是天启门众院第一,何曾受过这等耻辱,所以武院中的弟子对儒院恨意更深,沈坤更是成为了他们最恨的弟子之一!

    武院领头的看见沈坤他们坐下之后,给下方一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瞬间明白,脸色阴笑一声,起身后向着沈坤他们的方向走来。

    距离他们还有五丈的时候,那武院弟子停了下来,看着儒院中的沈坤,装作不识的问道:“敢问哪位是沈坤师弟?”

    沈坤冷笑一声,那人之前分明看了自己一眼,明显是认识自己,却搞这么一出,明显是故意的,不安好心。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自己不出声就显得示弱。

    “正是在下,不知道师兄你来自哪院?”沈坤知道那人来自武院,依旧这么问道,就像那人一样,直接将那武院弟子问的一愣。

    这武院弟子没有想到沈坤如此机智,脸色微微变化,“师兄我来自天启门排名第一的武院。”

    那武院弟子本想借助这个第一的名头贬低儒院,可他忘记了,这广场中等候的可不止他们两院。

    沈坤从那武院弟子说出这话之后就满脸冷笑的看着他,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果然,沈坤还没回答,坐在中央的药院药院药线却不能忍了,冷哼一声,“好一个第一!”

    那武院弟子方才想起这里还有着药院这群高傲到没边的弟子存在,当下心中暗骂起来,脑门淌过冷汗,不知如何作答。

    那武院领头的弟子笑道:“不好意思药线,我师弟口误,请勿见怪。”

    既然武院领头的弟子放下身段说话了,药线也不好过分,冷喝一声,“希望这位师弟以后不要随口胡说!”

    那武院弟子急忙答应下来,心中悲愤之际,将愤怒纷纷归咎在沈坤的身上,脸上故意做出的笑脸也不见。

    阴笑的对着沈坤说道:“沈坤师弟,还记得几日前你在儒院竞技台上击败的史日吗?”

    沈坤不知道这武院弟子为什么突然提起史日,不过兵来将挡,“知道,就是被我击败的那个。”

    那人脸庞一抖,没想到沈坤如此不留情面,眼光冷了下来,“那史日是我的弟弟,当日沈坤师弟替我“管教”了一番,特地前来“感谢”一番的。”

    沈坤这下明白了,看来武院那领头的弟子是想用这件事当苗头,这样他们就算一会儿想做什么也有理了。

    “不用客气,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教教他罢了”,沈坤一语双关,不光讥讽了史日,更是暗讽这个武院的弟子,这话只要稍有心智的人都能听的出来。

    那史日的兄长本来还想借题发挥,没想到沈坤直接如此果断的断言,直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武院弟子也算有点脑子,他将心中的愤怒压下,僵着脸说道:“我弟弟虽然不才,不过也不是个人就能管教的,所以,这次来是想试试沈坤师弟到底有没有管教的资格!”

    武院弟子的话顿时让儒院中的王贤等人脸色愠怒,当日之事他们虽然没有经历,不过那可是沈坤来儒院第一次为儒院争光的事情,早就被小风详细的告诉了他们。

    “见过无耻的,来挑事,被打回去了,就找兄长来,如果兄长不行,不会还让你父母来吧”,一旁听的江陵忍不住嗤笑道。

    “江陵,话不要瞎说,后果你担不起!”那武院弟子冷声说道。

    “怎么?威胁我,你配吗?”江陵可不管那武院弟子的威胁,直接回击道。

    “你”,那武院弟子被江陵如此回击,但他和江陵半斤八两,自知如此下去没有什么结果,直接冲着沈坤冷喝道:“沈坤,你欺辱我弟弟,我这次来就是想为我弟弟找场子的,怎么,敢接吗?!”

    沈坤一直没有说话,冷笑的看着那武院弟子,江陵还想再说什么,沈坤拦住了他。

    “江陵师兄,对于人咱们能讲道理,对一些别的东西,就算了,人家找上门来了都,咱们就不好意思回绝了。”

    随后,他冷笑的看着史日的兄长,冷喝道:“我接了,就怕你放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