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逍遥游 > 一、楔子(上)

一、楔子(上)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傍晚时分,原本就不大的小镇子里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

    饭馆里灯火也渐渐变得昏黄。

    这间饭馆不大不小,总共只有三个人,老板、老板娘和小二。

    小二打着哈欠,一天的忙碌终于暂告一段落了,小二盘算着,再过半个多时辰 ,饭馆就该打烊了,到时候就能好好睡一觉了。

    这家饭馆每天的生意不是很忙,但也不是很清闲。所以饭馆里无论是老板还是小二,都觉得这样的生活安逸清闲而充实。

    这家饭碗的老板给这家饭馆起了个名字,叫做“归园田居”。

    哒哒的马蹄声,不是归人,而是过客。

    马上的男子下马,身法灵动飘逸,即便下马落地的瞬间,也未曾沾染到地面上的半点尘埃,未曾发出丝毫声响。

    一人一马,皆是白色,如同此时新生的明月。

    小二瞅见了,心中暗暗咒骂了一句:这么晚还来,不让我休息,这人一定是个短命鬼!

    小二重新打起精神,堆着笑脸,迎了上去,“客官,您好……”

    白衣男子对着小二笑道:“你好。”随即,白衣男子将白马拴在了饭馆门前的柱子上。

    白马的双眼安静而温顺的望着白衣年轻男子,随即安静的站在原地。

    小二迎着白衣男子进了饭碗,口中吆喝道:“有客到!”

    饭碗内老板和老板娘带着笑脸出来,仿若是见到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老板笑道:“原来是兄弟来了。”

    白衣男子拱手行礼道:“拜见哥哥、嫂子。”

    老板娘不过二十几岁,身上衣着虽然朴素,但气质温婉尔雅。老板娘招手让白衣男子坐下,随即吩咐小二去歇息了。小二临走时,看了那白衣男子一眼,心中暗暗想着:原来这人,是老板和老板娘的兄弟,怎么没听老板和老板娘说过呢?

    老板不过比老板娘大几岁,同时还是这间饭馆的厨师,身上带着厨房的味道,但一看便知老板聪明能干,自有一番风度。老板开口道:“好兄弟,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做去。”

    白衣男子看着这对恩爱夫妻的笑脸,心中感到分外亲切,仿若回家的感觉一般,虽然白衣男子一直都没有家。白衣男子笑道:“大哥你是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的。”

    老板摇摇头,笑道:“唉,还是老样子,等着,哥哥给你做去……”说罢,老板起身,进了厨房。老板娘提上一壶茶水来,给白衣男子添满茶杯,说道:“好兄弟,你且喝茶歇息片刻,我去给你哥哥打个下手,很快就做好了。”

    白衣男子点点头,笑道:“有劳嫂子。”

    三杯茶的功夫,老板娘和老板出了厨房,各自手上端着两盘菜,白衣男子说道:“哥哥还是这么快……”

    四盘菜摆在桌上,散发着淡淡香气,诱人食欲,何况是个赶路许久未曾吃饭的人呢?

    白衣男子看着桌上的四道菜,心中感到一阵温暖。

    酸辣土豆丝,酸辣白菜,麻婆豆腐,红烧鸡块。

    白衣男子知道,前三道菜是自己最爱吃的,最后一道菜,是哥哥嫂嫂特地加的。

    白衣男子说道:“哥哥嫂嫂忙了一天,也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吃吧。”

    老板答道:“你也知道,我们厨房里干活的,闻着味道就都吃饱了,我不饿,兄弟,你吃吧。”白衣男子笑着点点头,吃了起来。老板和老板娘脸上挂着笑意,看着白衣男子一口一口吃下饭菜,直到吃光盘子里的饭菜,心中无比满足。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心意相通。

    最简单的菜,还是那最熟悉的味道。

    最平常的夫妻,还是那样的令人羡慕。

    吃过饭,白衣男子笑道:“哥哥的手艺又增进不少,小弟此行前来其实是有两件事,这第一件事,是有件礼物送给哥哥嫂嫂。”说罢,白衣男子起身,从门前的白马上拿来一包袱。

    递给老板的是一把平常菜刀,老板接过那把菜刀的瞬间,眉头轻皱,心中生疑,看着那把菜刀,问道:“这是?”白衣男子微笑不语,轻轻点头。老板眼中仍旧是些疑惑,起身进了厨房,出来时,一手中拿着他用的那把菜刀,一手拿着白衣男子送给他的菜刀,不由分说,两把菜刀空中相触,寂静无声,只是老板常用的那把菜刀从中被斩断。

    递给老板娘的是一把匕首,做工精巧,样式好看,说它是匕首,还不如说它是一件精巧的钗。老板娘笑着接过,看了片刻,赞叹道:“好精巧。”虽然老板娘之前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但却未曾见过这般精巧的钗。

    白衣男子淡淡一笑,却递给老板娘一撮白马毛,想必是在之前去取包袱时从马身上的抽来的。老板娘有些疑惑不解,白衣男子笑着将那一撮白马毛放在匕首上,缓缓说道:“嫂嫂,吹口气试试。”

    老板娘点点头,轻轻朝着匕首吹了口气,寂寥无声,只见那一撮白马毛从中断裂,散落一地,仿若变着戏法似的。老板娘方解其意。

    老板和老板娘相视一望。

    老板将菜刀放在桌上,老板娘将匕首放在桌上,三人围坐在桌前。

    老板开口道:“兄弟,莫不是……你找齐了金、木、水、火、土五块玄铁牌了?”

    白衣男子淡然笑道:“是的,我将那五块玄铁牌合在一起,知道了隐藏在其中的秘密,那五块玄铁牌也就没什么用了,所以我将其熔了,为哥哥打造了这把菜刀,为嫂嫂打制了这支钗。”

    白衣男子说的若无其事,但老板和老板娘却可以想象这其后的艰辛,而这个白衣男子,才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就做成了几百年来无数武林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板和老板娘相视一望,眼神之中却流露出许多不舍和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后的难过来。

    白衣男子笑道:“哥哥,你是‘天下第一剑’,普天之下也只有哥哥你配用着玄铁打造的剑,只不过哥哥你选择在这里安身不在碰剑,弟弟也只能打造这把菜刀给哥哥了。”

    老板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心中黯然,缓缓低头不语。

    白衣男子接着说道:“嫂嫂,依你的美貌和智慧,这柄玄铁打造的匕首能够跟随嫂嫂你,是这件器物的造化。”

    老板娘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心中黯然。

    许久,老板娘开口说道:“好兄弟,那你接下来……”话未说完,却已语塞。

    白衣男子淡然笑着点点头。

    老板开口道:“好兄弟,我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人能留下你,只不过哥哥还是希望你留下来,起码过了这夜,再走……”话虽说完,却皆叹息。

    白衣男子淡淡笑着摇摇头,望着屋外淡然天际,开口道:“谢谢哥哥嫂嫂记挂小弟,给饭馆起的名字叫‘归园田居’……我只是个过客,不是归人……我始终是要走的,不在于这一夜的。”

    老板娘开口问道:“兄弟,你要去哪里?”

    白衣年轻男子淡淡答道:“藐姑射之山……”

    屋外,白马低鸣,似在催促着过客上马,起行。

    白衣男子淡然笑道,“白马……在叫我了。小弟告辞,哥哥嫂嫂不必相送。”

    老板和老板娘黯然间,白衣男子仿若一阵清风的身法,跃身马上,陡然间已经奔出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