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招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向晚坐在吧台的高台边,轻晃了晃透明的酒杯,红色的葡萄酒妖艳的在酒杯里轻荡,她的眼神迷离起来,皇甫诺,即使她再爱他,再引诱他,他也不会上她,碰都不碰她一下,就好像她是有毒的一样,他给她名份,只是为了让她想起该死的什么东西,可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和这个破镯子有关,向晚的眸光移向手上的镯子,那么平常,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她记得这镯子当初戴在董乔乔手上时,曾那么耀眼过,可戴在自已的手上时,从来没有变过,就那么死气沉沉的。

    董乔乔,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回来了,很好,她一定要除掉她。

    向晚掉头望向吧台边的透明玻璃,清晰的映出她精致的脸蛋,长长的发披散在肩上,为了他,她连头发都留长了,可是他却不屑多看一眼,向晚的眼神黯然下去,唇角浮起苦笑。

    夏家。

    不时的传来笑声,夏爸爸和夏妈妈望着儿子,没想到夏桀终于回来了,看到高大成熟,浑身散发着魅力的儿子,两个人的眼里湿润了。

    “夏桀,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让爸爸妈妈去机场接你呢?”

    夏桀伸出手搂着妈妈的肩,望着一边的夏爸爸:“爸爸妈妈,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又不是摸不着家,会自已回来的。”

    “你啊,真不让妈妈省心!”夏妈妈看着儿子成熟稳重起来,心里欣慰不已,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几年的时间,她老了很多,夏桀觉得心里酸酸的,以后他会孝顺爸妈的,再不让他们操心一点事。

    “爸,妈,你们放心,我回来了,以后有什么事儿子会去做的。”

    夏桀伸出手搂着爸爸和妈妈的肩,笑声飞扬。

    夏桀望上自已的养父母,心里不由得感概,以后他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

    “对了,爸爸妈妈,我看到了以前我们家的邻居了!”夏桀随意的开口,想到了董乔乔和小雨母子两个,不由得开口:“那个叫董乔乔的女孩子,以前出车祸的时候,她不是来看过我吗?没想到她竟然嫁人生了个孩子?”

    夏桀的话音一落,夏爸爸和夏妈妈的脸色一变,有些难看,想到夏桀曾经受过的苦,可都拜董乔乔那个女人所赐,不过最后她也没讨到好,听说皇甫总裁娶了向家的大小姐,向晚,她真是人才两空,夏爸爸和夏妈妈看着乔乔从小长大,虽然心里憎恨她,可最后她落到那样的下场,心里还是有点同情她的,现在夏桀都忘了她了,一切都过去了。

    “嗯,都过去了,夏桀。”

    “嗯,我知道了!”夏桀点头,他刚回来,也不想谈一些让爸妈扫兴的话,伸出手搂着父母:“我们去外面吃饭,今天我请你们。”

    “好啊,儿子请客一定要吃的。”

    两父母高兴的和儿子一起出门去。

    夏家的阴云终于在三年后的今天一扫而光。

    圣皇医院,一间贵宾房里,此刻静谧无声,几个人围站在床前,床上的人骨瘦如柴,可即便如此,他眉宇间的清雅,依然逼人,江夜寒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望着爸爸,他的呼吸几乎没有了,那么安静,神态详和,似乎对人世间的事已看破了。

    “爸爸,我把乔乔带来见你了。”

    乔乔一眨不眨的望着病床上的男人,她曾经想过他是她的爸爸,因为他是妈妈喜欢过的人,但后来否定了,因为她不想给妈妈的身上涂上一层不好的色彩,她相信自已的妈妈。

    可是此刻看他那么安静的躺在床上,她的心竟然很疼,一种骨肉连着血液的疼痛。

    床上的人听到江夜寒的声音,陡的睁开眼,那眸子清亮一片,四处张望着,最后眸光落到乔乔的身上,唇嚅动了几下,眼里染上雾气,却一个字说不出来,哽咽着,好久有泪滑下来,江夜寒望了乔乔和小雨一眼,掉头示意其他的人退出去,把空间让给他们父女二人。

    江汉成望着乔乔,动的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喘着气,乔乔心疼的走过去握着他的手。

    “你会没事的。”

    “孩子,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妈啊!”江汉成的眼泪流下来,这是他人生路上的喜悦之泪,他以为他的一生就这么走完了,可是却在最后的时候,知道自已有一个亲生的女儿,那心情比中了千万大奖还激动,这孩子是他和恩娣相爱的结晶啊,恩娣临死也没有告诉他,这是他的女儿,他知道,她不想让乔乔心烦,只想她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对不起,那时候我喝醉了酒,看到有女人像你妈妈,她那么温柔的安慰我,一直安慰我,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不见了,所以我不敢肯定那一晚遇到的人就是她,要不然,我一定会早早就去接你的,乔乔,我的孩子,你怪我吗?这么多年让你在没有爸爸的日子下生活着。”

    乔乔曾经怨过恨过,可是这一刻看着躺着床上向她忏悔着的男人,她的心忽然很疼,很疼,爸爸不是有意的,眼里浮上泪花,轻声的低喃:“爸爸,你别说了。”

    “爷爷!”小雨在一旁清脆脆的叫起来,江汉成的眸光望向他,好可爱的小家伙,眼里浮起耀眼的光泽,他那么可爱,粉嫩得像一个娃娃,眉眼间和乔乔有几分相似,乔乔小时候,是不是像小家伙一样可爱呢,他错过了的最宝贵的时间啊。

    “你是?”

    “爷爷,我是小雨,妈咪的儿子!”小雨乖乖的开口。,江汉成笑起来,伸出瘦弱的手摸了摸小雨的头:“真乖,小雨是吗?爷爷很喜欢小雨呢,小雨一定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

    “是,爷爷!”小雨用力的点头,他可以看出妈咪很伤心很害怕的样子,看到这样子的她,小雨心里好难过,想流泪,他不想看到妈咪难过的样子,只想她快快乐乐的。

    “爸爸!”这一次乔乔的声音不似先前的迟疑,真挚的叫了一声:“你不会有事的。”

    一直守在外面的江夜寒听到房间里传来的说话声,直到那热切的呼唤声传来,他终于忍不住冲进来,望着床上的人:“爸爸,你不会有事的,乔乔会救你的。”

    “嗯”乔乔点头,掉头望向跟着江夜寒走进床房的林医师,恳切的开口:“林医师,我该怎么做呢?如果我真的能救他的话,该怎么做呢?”

    林医师没说什么,望向身边的一个年轻的护士:“小黛,带乔乔去做白细胞抗原(hla)匹配。”

    “是,林医师。”年轻的女护士点头,温和的朝乔乔笑笑,一直站在乔乔身边的小雨忽然有些紧张,他不知道他们要对妈咪做什么,小小的嫩手紧抓着乔乔的衣服,乔乔蹲下身子,搂着儿子。

    “小雨,妈咪没事,只是一些正常的常规检查,你别担心。”

    乔乔说完站起身望向江夜寒,温润的开口:“帮我照顾好小雨。”

    “好,你放心吧!”江夜寒伸出手拉过小雨的手,认真的点头:“乔乔,你放心吧,我会的。”

    他的心在这一刻冲满了前所未有的感动,是的,那是一种神奇的力量,晕染了他整个脸庞,本就俊美的脸此时一片圣洁的光辉,他一直亨受着父亲的关爱,却那么仇视着他,而乔乔从未亨受过一天父亲的爱,可是最终却接纳了他,这是一种怎样的胸怀啊,江夜寒的黑瞳闪耀着潋滟的光芒。

    乔乔掉头望向床上的江汉成,柔和的笑着:“爸爸,放心吧,你会没事的。”

    “谢谢你,孩子!”江汉成的眼里缓缓留下泪来,他没想到在他最后的关头,能亨受到来自已于亲身骨肉的关爱,就算此刻死了,他也瞑目了。

    病房里的人都感动了,一起望着眼前的女子,尤其是林医师,他一直知道乔乔是个孝顺的孩子,三年前愿意为母亲捐献肾脏,此刻竟然愿意给从未抚养关爱过自已的父亲捐献骨髓,这份胸襟,只怕是男子都不如啊。

    “走吧。”

    小黛领着乔乔往外走去,小雨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害怕极了,他从来没离开过妈咪,而且现在妈咪要做的事情,他不能理解,所以更加的害怕,用力的一甩江夜寒的手,冲到了门边,尖叫起来。

    “妈咪,妈咪。”

    乔乔停住身子,回望着儿子,笑意盎然:“小雨要乖喔,别忘了和妈咪之间的约定,妈咪很快就好了,小雨不要担心喔,我们要救爷爷的。”

    江夜寒走过去搂着小雨的身子,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小家伙的轻颤:“小雨,你妈咪不会有事的。”

    “舅舅!”这一次,小雨真挚的叫了一声,没有任何的介隙。

    乔乔经过了一连串的常规检查,hla—a,—b,—c,—dr配型,还进一步做了双方混合淋巴细胞培养,没想到竟然奇异的吻合,她好像生来就是为了救她的父亲而涎生的,或者是冥冥中她的母亲希望她能救活心爱的男人。

    如果说先前她的心里还有一份介隙,在一连串的配型检测,她的心里竟然释怀了,还充满了小小的感动,至少老天是厚待她的,在她最后的一刻,让她知道原来她是有父亲的,她的父亲和母亲是深爱着的,她是他们相爱的结晶,一直想责问父亲为什么让她和母亲受了那么多的苦,可是最后却知道父亲是那么渴望她的存在,只是因为不知道她的存在罢了。

    因为江汉成的病不能再拖了,所以骨髓移植很快进行了。

    小雨一直吵着让江夜寒带他来守着妈咪,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心,因为他的灵力,他感应到妈咪没有意外,心才安静下来,默默的守候着。

    移植手术非常顺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乔乔被护送到加护病房中,这时候亲人可以探望,小雨立马进去看望妈咪,伸出小手抚摸着妈咪的脸,心疼极了,小小声的开口。

    “妈咪,妈咪,你疼吗?小雨这里疼!”他用手揉着胸口,乔乔抬眸扫了儿子一眼,小雨是受惊了的,慢慢的摇摇头:“妈咪没事,小雨不用为妈咪心疼,妈咪很快就会好的,到时候带小雨去看爷爷。”

    “好。”

    小雨点头,看着妈咪因为太累而睡着了,小家伙安静的守着,一动也不动,感动了医院里的好多医生和护士,本来加护病房里是不准逗留时间太长的,但大家看到小家伙那么乖巧,又心疼妈咪的样子,格外开恩让他留下来了。

    圣皇医院的门口。

    一整排的豪华轿车,院长领着一大排没有手术的医生的护士迎到门前,诚惶诚恐的候在城门外。

    前面一整排的车子哗的一声打开车门,走出身着黑衣的保镖,整齐有序的下车关门,然后恭敬的走到最后面一辆车子外,打开车门,率先走下来一个高大优雅的男人,正是皇甫总裁的得力助手雷克斯,雷克斯一伸手恭敬的开口。

    “总裁,到了。”

    皇甫诺的身影慢慢的从轿车里下来,光芒四射,周身高贵张狂的气质,一双帅气逼人的凤眼,深邃如潭,幽暗望不见底,他一出现,周遭的人便感到无穷的压力,圣皇医院的院长和手下的医生小心翼翼的轻唤了一声。

    “总裁?”

    心里暗自嘀咕,不知道这总裁大人光临圣皇医院所为何事,他可是很少到这些地方来的。

    皇甫诺轻扫了一眼旁边立着的一帮人,幽幽的开口,低沉阴冷,好似地狱的酷史,让人觉得冰寒。

    “听说医院院里有一个病人叫董乔乔?”

    他的话音一落,圣皇医院的院长便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为了董乔乔那个丫头来的,不过这丫头自从三年前消失后,没来过圣皇医院啊,院长斜睨了一眼身后的主任医师,只见那家伙赶紧上前一步,俯着院长的耳朵小声的开口。

    “院长,好像董乔乔确实在医院里,听说为一个叫江汉成的男人移植骨髓?”

    “有这种事?”院长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飞快的禀报给皇甫诺:“是的,总裁,董乔乔为一个叫江汉成的男人做骨髓移植。”

    “今天吗?”皇甫诺的声音抑制不住的喜悦,手心一握,全是汗水,虽然面上丝毫看不出来,但是细心的雷克斯还是发现了,赶紧在一边命令院长:“还不带总裁过去,总裁就是过来探望董乔乔的。”

    “是,总裁。”

    院长领着主任医师等人,一路把皇甫诺迎进圣皇医院的加护病房。

    加护病房,贵宾室外面,立着几个黑衣保镖,还有为首耀眼的男子,正是大明星江夜寒,抬首迎向皇甫诺,眉轻挑,丝毫不意外看到这个男人,但是此刻他的眸子是一抹坚定,完全不复三年前的那抹愧疚,他现在是乔乔的亲人,决不会允许任何人来伤害她,包括皇甫诺,他既然三年前选择了向晚,那么他就没资格再拥有乔乔了。

    “寒寒?”萧强叫了一声。

    两个同样俊美逼人的男人,互视着对方,冷然盛寒,眸光交错复杂,互不相让,最后皇甫诺心虚一些,现在的乔乔还能原谅他吗?何况向晚还是他的未婚妻,他现在没办法说清楚这一切,可是他真的想让她待在自已的身边。

    “你竟然如此做?”

    皇甫诺的声音慢慢的响起来,带着毁天灭地的风暴,疯狂的燃烧着,眼里是黑压压的气层,一步步逼近江夜寒,江夜寒并没有退让,相反的伸出手挡住皇甫诺,冷然的开口。

    “没有她的允许,我是不会让你见她的,因为这是我欠她的,我一定要保护她不再受到你的伤害。”

    “伤害?”皇甫诺怪叫一声,一甩手快如闪电的拳头击向江夜寒,江夜寒头一歪让了开去,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受着他的拳头,而是飞快的反击,两个高大俊魅的男人竟然在医院的通道上打了起来,两个人带来的保镖和助手,谁也不敢动,就连圣皇医院的院长和护士也不敢乱动,只能在旁边劝着。

    “总裁,别打了,这里是医院。”

    “寒寒,别打了,千万别惊动了里面的乔乔。”

    可惜两个男人都频临疯狂了,充耳不闻,打斗越来越激烈,本来身手都不错,一时之间也分不清高下。

    外面的响动使得睡在里面的人不得安宁,轻微的蹙了一下眉,似乎有醒转过来的倾向,一直陪着她的小雨脑门一皱,大眼睛闪过愤怒,飞快的起身从里面走出来,一拉门,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

    走廊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掉头望向说话的家伙,一个几岁大的小孩子,好漂亮的孩子啊,眼睛圆而大,晶亮有神,此时却罩上一层怒意,粉嫩雪白的小脸蛋,挺挺的小鼻子,唇鲜艳可爱,紧抿成一条线,势姿威严,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外面的人,最后眸光落到江夜寒的身上,不悦之声再次响起。

    “舅舅,妈咪在睡觉,你打架不会到外面去吗?”

    “小雨?”江夜寒愧疚的开口,一收手规矩的站好,回头冷瞪向一旁的皇甫诺,却发现皇甫诺的视线完全盯在小雨身上,眸光一眨也不眨,就那么落在小雨的身上,江夜寒的心一疼,忽然想到,小雨是他的孩子吗?对于这样的事实,他真有点无能为力。

    “小雨?”皇甫诺轻喃了一声,他是乔乔的孩子吗?那么可爱,可是此刻面对他,就像个陌生人一样,相反的却亲热的叫着江夜寒舅舅,这让他嫉妒,眼红,同时的心里竟然奇异的疼痛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他的话,小雨才注意到他,可是只一眼,他的眼睛里便浮起厌恶,从心底浮起一抹强烈的反感,他可以肯定自已,十分相当的讨厌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知道,自已很讨厌眼前的这个男人,从未有过如此强烈讨厌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浮起不屑,阴骜的瞪了皇甫诺一眼。

    “这位大叔,这里是病房,我妈咪在休息,要打架,请走远点!”说完理也不理外面呆若木鸡的一干人,转身准备关门,想了想停下小身子,回望向皇甫诺,唇角浮起似笑非笑。

    “我讨厌你,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说完啪的一声关上了门,门外的一干人醒过来,全都惶恐的望着皇甫诺,只见他脸色难看,眼睛闪过阴暗,唇角浮起无力,一直举着的手缓缓的放下来,心好痛啊,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孩子那么仇视他,是因为他伤害了他的母亲,所以潜意识的恨他吗?可是看着他那样的眸光,他的心里竟然像被人撕扯了一般的痛苦,为什么会这样,皇甫诺的身子跄踉了一下,后退一步,备受打击,站在他身后的雷克斯上前一步扶住他,关心的叫了一声。

    “总裁。”

    “回去吧!”皇甫诺无力的低喃,究竟是谁做的孽啊,连一个小孩子都如此的憎恨他,更别他的母亲了,所以他还有必要见吗?见了只是痛苦罢了。

    一行人迅速的离开了圣皇医院,院长和医师们根本不清楚眼前的这一幕倒底是啥意思,不过却知道这女人一定是总裁关心的人,一定要多加留意才是。

    江夜寒松了一口气,皇甫诺总算离去了,他知道一定是小雨给他的打击,小雨那家伙恨他,这打击到了一向高高在上的皇甫诺。

    “寒寒!”萧强担忧的开口,望了一眼寒寒明显受伤的手臂,寒寒抬起头,淡然的笑:“没事,呆会儿我会去处理一下。”

    “嗯,皇甫总裁生气了,他不会为难你吧!”萧强担心的是这个,因为皇甫集团旗下有很多影视公司,如果皇甫诺真的准备为难他的话,只怕他未来的路会走得很难。

    “我不在乎了,因为我想通了,爸爸生病了,江家的公司没人打理,我准备收手帮助爸爸打理公司。”

    “啊!”萧强没想到是这种结局,他不演戏不接通告了,那他怎么办啊?一脸苦恼的垂下头,江夜寒伸出手拍拍萧强的肩:“如果你愿意的话,留下来帮助我吧,反正我缺个助手什么的。”

    “真的!”萧强立刻抬起头,只要能跟在寒寒身边做事,做什么他倒是不在乎,马上点头:“好,那我跟定你了。”

    “好,我去处理一下手臂,你领着他们守在这里,不准不相干的人进去打扰到她休息。”

    “是!”萧强点头,寒寒往走廊的一边走去,萧强认真尽责的守在外面。

    一家高雅的酒吧,最角落的地方,坐着两个长相妩媚的女人,两个人相视一眼,伸出手握了一下,正是向晚和她要见的那个记者,这个记者竟然是那个中途休学的王莹,t市市委办公室主任的女儿,以前喜欢夏桀的那个女生,因为董乔乔的关系,她被喜欢的男人打了,还被撵出了冥星学院,这是她一辈子的耻辱,所以她恨董乔乔,一直追寻着她的一切情况,最近又得到她的消息了。

    “王莹,竟然是你!”向晚很惊讶,她没想到莫聪的另一个女人竟然是王莹,市委办公室主任的女儿,一看到王莹,她就明白她们是同一条阵线的,看来她又多了一个合作的伙伴。

    “希望我们以后全作愉快!”王莹伸出手来和向晚握了一下,说实在的,若不是向晚现在是皇甫集团未来少奶奶的身份,她都不屑理她,因为她好歹是市委干部的女儿,而向晚现在什么都不是,她的市长母亲早去世了,现在在t市和寻常人一样。

    “合作愉快。”向晚满意的点头,望向王莹,几年没见,王莹干练精明得多了,能干到记者的份上,说明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和这样的女人合作,是件愉快的事。

    “是,不过我有个小小的疑问?”王莹低睑着眉,轻声的开口,向晚点头,等着她接下来的话,王莹笑得风情万种,啜了一口酒,慢条斯理的开口:“你的父亲曾经买凶杀过皇甫诺,他为什么会放过你的父亲呢?”

    向晚的脸色变了一下,没想到王莹竟然拿这件事奚落她,当下脸色黑沉下来,看来王莹的心底还有些高傲之处,大概是看她们向家落魄了吧,陡的站起身来,冷睨着她:“王莹,你什么意思,我见你可不是让你过问这件事的?”

    王莹伸出手拉着向晚坐下来:“晚姐,你干什么?我只是好奇问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对了,你要的消息,那丫头现在正在圣皇医院呢?”

    “圣皇医院?”向晚咀嚼着这几个字,那女人在圣皇医院干什么,不会是生了什么重病,要死了吧,这样倒省得她动手了,抬眸望向王莹,王莹慢慢的开口。

    “她给别人捐献骨髓,对了,那个人是寒寒的父亲。”

    “寒寒的父亲?”向晚唇角浮起玩味的笑,脸色阴森森的,狰狞得可怕,慢慢的笑起来,望着王莹:“常保持联络吧,我们一定要打挎那个女人。”

    “好,干杯!”王莹端起酒杯,望向向晚,两个人一起喝了一杯。

    两个人从酒吧分手,向晚立刻打电话给黄毛他们三个人:“黄毛,那丫头终于出现了,现在在圣皇医院里,你马上过去,找个机会干掉她,一定要小心,别让人发现。”

    “是!”黄毛点头收了电话,向晚心满意足的笑起来,那个女人明天就消失在世界上了,皇甫诺,即使你不碰我,你也不会得到那个女人,唇角阴侧侧的笑。

    夜晚,圣皇医院一片安静,除了偶尔有脚步声传来,再没有一点声东响。

    董乔乔睡得安详,小雨安静的睡在妈咪的脚下,伸出小手紧紧的抱着妈咪的脚,这样靠着妈咪他才觉得安心,小小晶亮的眼睛在暗处发着璀璨的光芒,唇角浮起满足的笑,闭上眼睛睡觉。

    不大一会儿,忽然门外有说话声。

    “干什么的?”

    “查房,检查一下病人有没有异状?”有一道沙哑的男音响起,小雨的眸光一闪,心底有一抹不安,飞快的滑下床,缩在床下面,静静的等候着房外的动静。

    那个查房的人推开门,扫视了一眼床上的女人,眼瞳闪发着凶狠的光芒,关上门拿着一个检查的记录,缓缓的往床边走去,小雨一直注视着这个男人,他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而且他一脸的凶相,他想干什么?小雨的眸光立刻转变成暗紫色,等到那男子的身子一动,一道亮光闪过,他从检查笔录下抽出一把匕首,飞快的往床上的女子刺去,可是却在最后的一刻,好像有人握住了他的手一样,无论如何让他动弹不得,心一下子慌恐起来,左右的张望,再用力下刺,可就是动弹不得,吓得一收手后退两步,左右的打量着房间。

    小雨慢慢的从床下站起来,望着那个男人:“你在干什么?”

    那个男人望着眼前的小孩子,那的脸色漂亮得过份,可是那双眼睛竟然闪着紫色的光芒,耀眼刺人眼目,竟然有人的眼睛是紫色的,怪叫一声扔掉匕首:“你是个妖怪,你是个妖怪,啊,妖怪啊。”

    男人的叫声惊动了外面的守候者,也惊动了一直睡着的董乔乔,她一听男人的话,再看地上的匕首,便明白是咋回事了,身形一跃,飞快的操起桌边护士没来得及收走的水瓶,往那男子的脑门上掷去,只听那男子闷哼一声,往一边倒去,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而乔乔掉头望向儿子:“小雨。”

    “妈咪!”小雨恢复了平静,眼睛依然变成了黑色的,飞快的扑到乔乔的身上:“妈咪,你没事吧。”

    “我没事!”乔乔摇头,门被从外面推进来,萧强和几个保镖冲了进来,一看到房间里的状况,便知道发生了事,天哪,他们差点害死了董乔乔母子,没想到竟然有人冒充医师混进房间里,幸好乔乔反应得过,才不至于有事,不过乔乔能躲过一劫,说明她也不是泛泛之辈。

    “把他带出去,交给警察。”

    乔乔冷冷的命令,萧强不敢多说什么,飞快的把人和凶器带下去,医院的护士惊慌失措的把地上的血迹处理干净,走了出去。

    房间里,乔乔伸出手搂着儿子,紧紧的一点也不放开,就在刚刚,如果不是儿子,她就没命了,连儿子的面都见不到了。

    “小雨,谢谢你。”

    “妈咪,我们睡觉吧,小雨最喜欢和妈咪一起睡了。”

    小雨乖巧的开口,抱着妈咪,刚才他也好害怕呢,幸好自已留在妈咪的身边,要是妈咪真的出事了,他可怎么办。

    “好!”母子俩一起睡到单人床上,乔乔搂着儿子,感受到自已还活着,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是谁派人来杀她呢,她和谁有仇呢,最后想到了向晚,原来她知道她回来了,很好,向晚,这一次我不会再怕你了,既然你要杀我,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正面迎击呢?

    第二天一大早,江夜寒便知道了这件事,连江汉成都从那些护士的嘴里知道了,两父子震惊不已,没想到竟然有人要害乔乔,江汉成望着寒寒:“你去查,看看是谁想害乔乔,寒寒,一定要代替爸爸守护她,好吗?这是爸爸的心愿了。”

    “好,爸爸,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再受一丁点的伤害。”

    江夜寒的眸光闪过晶亮,唇角浮起笑。

    萧强一看到他,便面如愧色的垂下头,江夜寒倒没有责怪他,只担心乔乔母子俩:“她们没事吧?还有小雨有没有受到惊吓?”

    萧强摇头,脸上闪过稀奇,从头到尾受惊吓的好像是他们,那两母子根本没事人一样,江夜寒顺着萧强的眸光,从透明的玻璃窗往里看,只见乔乔和小雨两母子正粘在一起说话儿,完全看不出来昨天被人刺杀的痕迹。

    看来她们没什么事,江夜寒松了一口气。

    “她们没事就好,我决定把她带回江家去,这里太不安全了!”江夜寒吩咐了萧强守在外面,转身去找江医师,医院方面已经知道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很多人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有人半夜过来刺杀病人,幸好没事,要不然就出事了。

    现在一听说江夜寒要把人带走,巴不得他带走呢,虽然林医师不太赞同,但院长出面同意让江夜寒把乔乔带走,他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吩咐了乔乔一定要静养,千万不能过于激动,虽然移植骨髓不是什么大的手术,但要好好休养才行。

    乔乔点头,对于寒寒想让她离开医院的想法,很赞同,因为这里太不安全了,即便不为自已,她也要顾及儿子,虽然小雨和她约定,在人前不轻易显露出自已的超能力,但要是谁想伤害她,他一定会保护自已的。

    听说那个被警察抓去的人,满嘴都是妖怪妖怪的叫着,那些警员只当他脑子被乔乔砸坏了,也不理他。

    江夜寒把乔乔和小雨安置在江家的别墅内,接了琴姐来照顾乔乔的一应起居,自已进爸爸的公司帮忙,这两天他正准备招开记者会,宣布自已退出影坛的事。

    但因为刚接手爸爸的生意,有点手忙脚乱,还没有整顿好,所以推迟了两天,没想到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报道竟然出来了,是一个叫复仇者的人写的。

    江夜寒脸色黑沉沉的瞪着那大幅的报道。

    报道上竟然称江夜寒有了夜中人,附带的还照了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乔乔,这一消息引得粉丝愤怒无比,很多人围阻到影视公司里,最后有人查到了消息,江夜寒在江家的公司里,那些粉丝便聚集到楼下,要求寒寒出来说句话,那女人倒底是谁?

    萧强推开门走进去,望了一眼正看报纸的江夜寒。

    “寒寒,你看这事?”

    “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复仇者的家伙究竟是谁啊?马上去给我查一下!”江夜寒周身的冷寒,黑瞳闪过惊涛骇浪,如果让他逮住那家伙,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好!”萧强走了出去,江夜寒站起身走到落地的玻璃窗前,只见公司大楼下围得水泄不通,那些粉丝举着招牌在楼下尖叫,让他下去说句话。

    江夜寒蹙起眉,冷哼着:“看来自已必须马上招开记者会。”

    “来人!”朝门外大叫一声,有秘书跑进来,恭敬的开口:“总经理?”

    “马上联络记者,我要开招待会!”江夜寒的声音冷硬如地狱的酷史,他不能让这件事漫延下去,粉丝们爆动起来,会伤到乔乔和小雨的,他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秘书立刻应声下去办理:“是,总经理。”

    萧强从门外走进来,扬了扬手里的资料,递到江夜寒的面前:“这个复仇者是一个叫王莹的女人,她的父亲是t市市委办公室主任,三年前,和乔乔一起在冥星高中读书,因为喜欢一个叫夏桀的男生,后来被打了,所以把仇记到乔乔的身上,这次所有的报道都是她写出来的。”

    “可恶的东西,马上给我联系她父亲王家祥,我要问问他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是!”萧强立刻去联络王家祥,这个王家祥他们见过的,以前只是一个秘书,现在混得好一点,成了市委办公室的主任,不过他们这样的人根本不甩他们。

    江家的豪华别墅外面同样被围得水泄不通,吵闹声不断涌进别墅里,正在阳台上晒太阳的乔乔,一脸莫名其妙,扫了小雨一眼,朝外面叫了一声:“琴姐,琴姐?”

    “是,小姐?”琴姐跑进来,自从她知道乔乔竟然是先生的亲身女儿,便称呼乔乔为小姐,不管乔乔如何说她都没用,而且她很喜欢小雨,此刻听到乔乔叫她,赶紧跑进来。

    “怎么了?”

    “外面这么吵,发生什么事了?”乔乔望着琴姐,奇怪的开口询问,琴姐脸色一黯,不知道说什么好,外面是大批暴动的粉丝,刚才她打电话给寒寒了,寒寒让她不要理那些人,他马上招开记者会,等招开记者会后,那些人就会离去了,让她不要惊动小姐,可是没想到小姐还是听到了。

    “这个?这个?”

    乔乔一看琴姐的脸色,便知道外面一定有什么事,笑着追问:“琴姐,我没事了,你说吧,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小姐,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有记者报道说小姐是寒寒的情人,被那些粉丝看到了,她们不知道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了,所以外面吵闹不已,不过我已经禀报给寒寒了,他说马上召开记者会,让我们不要理那些人。”

    乔乔睁大眼望了望儿子,不禁有些好笑,说什么啊,竟然说她是寒寒的情人,有没有搞错啊:“小雨,是不是有点搞笑啊,怎么说妈咪是舅舅的情人呢?”

    “是啊,不知哪个混蛋写的?真想揍他一顿?”

    小雨气愤的翻白眼,什么啊,妈咪是他一个人的,怎么能乱说呢,操,最好别让他遇到他,否则?

    “那我们要不要出去见见她们,解释一下?”乔乔忽然开口,站在旁边的琴姐吓了一跳,赶紧摆手:“不行啊,小姐,外面很多人的,怎么能出去呢?”

    “琴姐,不会有事的!”乔乔舒展了一下身子,这些日子的调养,她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根本没什么大碍了,不过最让她高兴的是,爸爸已经过了排异关,后面如果过了感染关,就不会有事了,一想到这个,她便觉得很开心。

    “是啊,我也想看看那些人,为什么找到这里来,他们想干什么啊?”

    琴姐望着这无所畏惧的母子二人,头上直冒冷汗,她可是看过那些暴乱的粉丝们,搞不好便会被打得头破血,她怎么能让她们出去呢,赶紧挡住她们的去路。

    “小姐,千万不要啊,要是你出去受伤了,寒寒会生气的。”

    “琴姐,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乔乔伸出手牵着儿子走出去,琴姐那叫一个担心,飞快的冲进去给寒寒打了电话,可惜一直占线拨不进去,只得赶快跟着乔乔的身后走出去。

    江家的豪华别墅门前,阳光如水一般洒落下来,大批的粉丝围在门前,先前的爆乱,此时安静了许多,因为大家都叫喊得有些累了,真怀疑这里有没有人了?

    忽然别墅的门响了一下,竟然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可爱的孩子,站在石阶之上,阳光和煦的照在他们的身上,那般耀眼,光芳四射,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好久大家定睛望过去,那女人竟是报道上的女子,近距离的看她,竟然是个如水润般的女子,眉目如画,笑意盎然,气质皎洁,使得那些粉丝竟然忘记了动作。

    忽然人群中响起了一道冷戾的声音:“就是她,她就是寒寒的情人。”

    一言引起骚动,那些粉丝被挑起了敌意,飞快的瞪向乔乔和小雨,乔乔迎着那说话的声音望向过去,那女人有些熟悉,微眯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一举手清冷的开口:“等一下。”

    大家听到她开口,立刻安静下来,乔乔动作优雅的走下石阶,慢慢的往前走去,那些粉丝自动让出一条路来,最后乔乔领着小雨走到王莹的面前,一字一顿的开口。

    “王莹,没想到你记仇的心思竟然这么重,就因为当年你爱的男生喜欢我,所以便化身为复仇者来报复我吗?你不觉得这很幼稚吗?”

    乔乔的话音一落,人群骚动起来,大家一起望向王莹,不会这样吧,因为这个就写这些,真恶心,因为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已就报复人家吗?所有的粉丝的眼光都促狭起来,王莹没想想到董乔乔竟然反将她一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咬着牙冷哼。

    “董乔乔,你从前就喜欢做人家的情人,现在仍然有这习惯吗?”

    乔乔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小雨听到王莹的话,早怒了,清脆的声音响起来:“这位大婶,你说什么呢,是不是看我妈咪长得漂亮,你就嫉妒我妈咪,还说我妈咪是人家的情人,那是我家舅舅好不好?”

    “舅舅?”粉丝中有人嘀咕,没听说过寒寒有妹妹啊,可既然这个漂亮得像小天使的男孩子说了,那不像有假啊。

    一时间粉丝群议论纷纷,完全忘了教训乔乔,王莹一看眼前的局面,与自已所想的根本两回事,不由恼怒起来,一扬手准备给小雨一记耳光,乔乔飞快的伸手抓住她的手,冷冷的开口。

    “王莹,原来你如此卑鄙无耻,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这时候大家似乎忘了寒寒的事,一起怒瞪向王莹,这个女人竟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恶毒的女人,那报道不会真的是她写的吧,就为了报复人家,真够无耻的。

    旁边有人已经开始骂起来。

    “不要脸的女人,连孩子都不放过。”

    “是啊,看小朋友多可爱啊,像个小天使一样。”

    “真可恶,竟然还有这种恶毒的女人。”

    王莹脸色都气绿了,这完全出乎她的估计之外,用力的一抽出手,狠戾的望着乔乔,她不会善巴干休的,转身正准备离开,小雨妖调的一笑,眸子一变,快得让人看不真切。

    “大婶,你的衣带好像断了。”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