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向晚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乔乔抬头打量了周围一下,报了地理位置,皇甫诺应了:“好,我马上派人守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乔乔摇头,望了一眼手里的车钥匙,再看看门前的红色夏利,想到鲁小雅阳光一样的笑脸,不禁笑了:“好了,我马上过去了,你还是派人过来守着他们吧,我怕那些人打扰到她们。”

    “好!”皇甫诺挂的电话,立刻命令雷冬领人过去。

    想到待会儿见到乔乔,黑色的眼瞳浮起兴奋的暗芒,难得可以像现在这样平和的说着话,他已经很知足,其他不该强求的事,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已过于心急了,性急必反,自已伤害了她那么多,怎么以为她那么简单的便原谅他呢?

    皇甫诺一扫之前的阴暗,整个人璀璨辉眼起来,凌霸十足,走下楼的时候,碰上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一看宝贝孙子容光焕发的样子,不由大奇。

    “诺,有什么喜事吗?”

    “乔乔愿意和我谈一谈!”皇甫诺低魅的话有着难以抑制的高兴,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相视一眼,这是嘛事,他们都让律师团进驻t市了,研究出一套方案,准备和江家打官司呢,现在他们见面干什么。

    “诺,其实没必要谈。”

    蒋美珍女士出声叫住孙子,皇甫诺抬眸望着自已的奶奶,她是最宝贝自已的,其实他知道奶奶一直想要一个孙女,对乔乔也是真心喜欢的,可是因为牵扯到他,所以便疏远了乔乔,伸出手握着蒋美珍女士的手。

    “奶奶,我知道你在做什么,真的是为我好的话,让律师团立刻离开t市,我不会和乔乔打官司的,我要的不是一个小雨,还有乔乔,她才是我最想要的,以后所有的事都由我一个人来做,爷爷和奶奶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支持我就好。”

    蒋美珍女士哑然,没想到孙子知道她的动作,而且看他星目中的势在必得,一扫先前的失魂落魄,这让她高兴,看来自已多事了,其实说到底,她还是希望孙子能幸福美满的,他喜欢的那个女人,是乔乔。

    “好吧,我们老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蒋美珍女士终于妥协,只要孙子高兴,让她怎么做都乐意,为了他,她们连老脸都舍弃了,何况这些。

    皇甫诺伸出长臂搂着奶奶的身子:“蒋美珍女士不会老,永远那么年轻,会永远陪着诺的。”

    蒋美珍女士被他逗笑了,捶了他一下,不依的嘀咕:“你啊,就嘴甜,当奶奶是老妖怪吗?还永远陪着。”

    “奶奶!”

    “好了,去吧,其实我不讨厌乔乔,只是因为先前听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所以无法接受!”蒋美珍女士推孙子快去,等到他走出去,她忍不住抹眼泪,望着一边的老爷子:“我们老了,做什么事都帮不了他,好无力啊,哪像他小时候,帮他做得好好的,那时候感到好骄傲,现在真的是一无是处了。”

    “你说什么呢?感情的事外人肯定是帮不了的,好了。”

    一向少话的老爷子安慰蒋美珍女士,站在他们身后的阿秀伸出手扶住老夫人的身子,笑咪咪的开口:“老夫人想那么多干嘛,如果少爷真的能把少奶奶和小少爷带回来,这城堡里就热闹了,到时候老夫人就可以开开心心的了。”

    “那倒是真的。”

    蒋美珍女士笑起来……

    vip高级会所门前,灯光闪烁,豪华轿车排列有序,当乔乔开着红色的夏利停在门前的时候,那泊车的小弟以为她停错了位置,过来礼貌的开口。

    “小姐,你停错位置了。”

    乔乔一拉车门下来,冷淡的扫了一眼年轻人,慢慢的开口。

    “难道开破车的就不能来这种地方吗?”

    那泊车的小弟被她奚落得脸色绯红,咬着唇不敢多说什么,能来这家会所的人都是身价不菲的人,他不知道这女人什么来头,也不好反驳,看她穿着高档,只是这车,好像垃圾一样。

    “我,我?”

    “我什么我,给我停好!”乔乔本来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谁知一直在门前守着的几个黑衣男人,飞快的越过车辆走了过来,一提那泊车小弟的衣领,恭敬的望着乔乔。

    “董小姐,这家伙得罪你了?”

    黑衣保镖语气冷硬冰寒,吓得那年轻人脸色苍白,连连挥手,哀求的望着乔乔:“董小姐,我不知道,冒犯了你,你饶过我一次吧。”

    乔乔扫了一眼那几个黑衣人,都是皇甫诺的手下保镖,看把人家吓成什么样子了,她只是想口头教训两句,没想到他们竟把人提到半空,准备收拾他。

    “算了,你们少爷来了。”

    “是,董小姐请跟我们来!”黑衣的保镖冷瞪了一眼那年轻人,放开手,转身在前面领路,等到他们走过去,那年轻人喘着粗气,扶着红色的夏利,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狠命的踢了一脚夏利,都是这破车害的,如果开豪华的轿车,他也犯不着出这种错,踢完了马上掉头扫视四周,他可不想死得那么惨,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这家vip会所是会员制,顶级的,装潢华丽至极,一走进大厅,便给人一种炫目的感觉。

    服务小姐一看到几个黑衣保镖便小心的过来带路:“请跟我来。”

    乔乔打量了一眼会所,很安静,他们一行人被服务小姐领到最高级的黄金贵宾房,这种顶级的贵宾房,总共两间,其中有一间就是皇甫诺的专房,剩余的一间是市政府用来招待贵客用的。

    十一楼,灯火亮如白昼,红色的波斯长毛地毯铺着,乳白色的墙壁一尘不染,服务小姐把一行人领到豪华的房间外面,轻叩了一下门,里面响起冷魅的声音。

    “进来。”

    乔乔一听到这熟悉冷沉的声音,手握了一下,昂首挺胸,她没有必要怕那个男人,如果他再对她随意的骚扰,她绝不会饶过他的。

    服务小姐推开门,乔乔走了进去,黑衣保镖在门外守着。

    豪华奢侈的房间里,紫色的沙发上斜靠着一个男人,修长的身上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服,立体的五官线条分明,一双琉璃瞳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栩栩如辉的光芒,修长的手指搭在沙发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对面开着大屏幕的电视,原来他在房间里看电视,等着她。

    看到她在打量他,关掉了电视,邪魅的一笑。

    “来了,坐下吧。”

    “嗯!”乔乔点头,皇甫诺站起身到一边亲自给她倒了蜂蜜桂花茶,递到她的面前,然后在她的对面坐下,一双眸子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淡然的开口。

    “还好吗?瘦了!”她似乎瘦了很多,眼神很忧郁,看到这样的她,让他心疼,真想抚平她的眉尖,但他不能冒然行事,那会引起她的反感。

    乔乔不说话,伸手端起茶,能怎么说?说一直不好吗?让他会怎么想,总感觉两个人现在很尴尬,房间里静谧无声,忽然手机的铃声响起来,是乔乔的手机,她拿出来看了一眼,竟然是寒寒打来的,这种时候他打来做什么?乔乔站起身走到一边去接了一下。

    寒寒心急的叫了起来。

    “乔乔,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你别急了,家门外的记者还在吗?”乔乔关心的问,她倒忘了打个电话给寒寒,他一向很关心她。

    “能不急吗?你不知道,我本来一直派两个人保护小雨的,可是他们被记者冲散了,等我赶过去的时候,你们走了,本来我一路追过去的,看到那些伤亡的情况,我都吓死了,乔乔,没事就好。”

    寒寒用力的喘气,好半天才稳定下情绪:“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还安全吗?要不然我过去陪你吧。”

    “不用了,你现在出来,说不定有人会跟踪你呢,我现在很安全,你放心吧,好了,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乔乔看到皇甫诺蹙起了眉,现在他们有事要谈呢,还是挂掉电话吧,她想知道都是些什么人想抓走小雨。

    “好。”

    乔乔挂掉电话走过去,皇甫诺的眼里暗芒隐蔽,淡然的开口:“寒打来的。”

    “嗯,他不放心我们!”乔乔轻应了一声,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坐到皇甫诺的对面,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望着他:“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谈,另外告诉我,还有什么人想抓我们家小雨?”

    “好,我找你是想告诉你,我不会拆散你和小雨,如果你不愿意回来,我会等到你愿意为止,既没有官司,也不会逼迫你,皇甫家不会向你使用任何手段。”

    皇甫诺俊美的脸上闪着执着,认真的望着乔乔。

    乔乔一脸惊诧,他这话什么意思,不抢她儿子了吗?为什么现在才说。

    “为什么不早说?”懊恼的冷哼,瞪向对面的男子,皇甫诺耸了一下肩:“我一直想说,可是你不让我开口,打电话不接,见面还不愿意,所以一直说不出来。”

    乔乔无语,确实是这样的,如果他不抢她的儿子,她还有必要结婚吗?本来结婚的时候,她是建议领个证就行,可是寒寒一直坚持要办一个婚礼,爸爸也希望办个婚礼,所以她由着他们了,没想到皇甫诺竟然不抢他的儿子了。

    “其实那些事都是奶奶在做,我一直没想过抢小雨。”

    皇甫诺的声音低沉迷离,心里叹息,其实我想要的人是你。

    乔乔冷哼,才不相信他的鬼话,没想过抢吗?谁会信,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她想知道还有那些人想抓小雨:“除了中共安全局的人想抓小雨,还有哪些人想抓小雨?”

    皇甫诺本来不想告诉她,但看到她执着坚持的眸光,知道她是非知道不可的,也不转弯抹角的,直截了当的开口。

    “还有异类研究所,这个研究所都是研究一些比较奇特的东西,对于小雨的存在他们是相当感兴趣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完全不同于安全局的人,虽然有想把小雨收纳进去的打算,但好歹行事还光明磊落一点,但异类研究所的那些人,根本就是变态,疯子,为了所谓的研究成果,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家伙,手段狠辣,行事更是阴险无比,所以这是最让人头疼的人,另外还有魅影阁的人在动手,他们一旦抓到小雨,必然把他卖给别的对他感兴趣的人,所以目前有三股人潜在t市。”

    皇甫诺把形势分析给乔乔,乔乔的脸色阴骜难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夏桀惹出来的,现在他们最要找的就是夏桀,如果这个家伙不找出来,还指不定惹出什么事呢?

    “我们首先要找到夏桀,如果他不出来,只怕还会惹出别的事,只有抓住他才行?”

    乔乔冷酷的话响起,皇甫诺点头:“嗯,是应该这样,我正在布署,那个男人实力不错,根本不轻易抓住,每次搜索到他的位置,他就转移了,所以我准备控制住他的父母,听说他是个孝子,我相信他会出现的。”

    “一定要这样吗?”

    对于控制住夏爸爸夏妈妈的事,乔乔有些头疼,她不忍心对那两个老人动手,可一想到儿子此时的境遇,只有抓住夏桀,才能控制着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千万不要伤害到他们,他们没有错,也不知道夏桀所做的事。”

    乔乔叮咛皇甫诺,皇甫诺点头,他不是那么冷血残酷的人,人不犯我,我不会欺人,人若犯我,必百倍千倍的还之,这就是他为人处事的方式。

    两个人正在商讨方案,皇甫诺的手机响了,竟然是雷冬打来的,皇甫诺脸色一闪,飞快的接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

    “少爷,果然有人出手了,看来不像是安全局的人,可能是异类研究所的人,手段相当的狠辣,抢不到人,竟然想杀人。”

    皇甫诺正想回话,一旁的乔乔看他神色难看,赶紧追问:“是小雨的事吗?”

    “嗯!”皇甫诺点头,一旁的乔乔早冲了过去,抢过他的电话,尖锐的叫起来:“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雷冬一听是董小姐的声音,赶紧恭敬的开口:“董小姐,没事,都救出来了,你放心吧。”

    雷冬的话刚完,好像手机也被人抢了,手机里有哭腔传过来,一迭连声的叫起来:“姐姐,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姐姐,你在哪里?”

    竟然是鲁小雅的声音,她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血腥暴力的事情,好吓人,比电视上演的还可怕,所以吓哭了,除了她的哭声,还有小雨的哭声,乔乔马上沉着的开口:“小雅,不会有事的,姐姐马上回去,你们待着别动。”

    “嗯,姐姐,你快点回来。”

    乔乔挂掉电话,因为心里太过焦急,一阵头晕,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去,今天晚上好险啊,幸好她临时的主意,让皇甫诺派人去守着他们,要是真的没派人的话,只怕就出事了,不但是小雨的事,还害了鲁小雅母女。

    皇甫诺一看乔乔脸色苍白,早心疼不已,大手一伸抱起她的身子往外走去,门口保镖拉开门。

    他高大的身躯搂着娇小的她,好似一幅暖人的画。

    乔乔挣扎着推皇甫诺,准备下地:“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这像什么?”

    “你身子不好,别动了,安心点,一切有我在呢?”霸道的口气,不容人抗拒的力量,这种时候,乔乔真的不想挣了,好累,头上沁出汗珠子,一动也不动,任凭他抱出去,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她只想和他联手保护好小雨。

    大厅里,很多人望过来,羡慕嫉妒的眼神。

    这女人好幸福啊,那俊美的男人宠溺的眸光一直没离开过她。

    他那比明星还要俊美的脸蛋,健硕的身材,无一不让人脸红心跳,要是被他搂一下,就是死也甘心了。

    皇甫诺抱着乔乔一直走到门前的轿车边,有保镖打开车门,他轻手轻脚的把乔乔放进去,自已坐到另一边,命令前面的司机。

    “开车。”

    乔乔告诉司机位置,车子便疾驶出去,后面跟着几辆黑色的轿车。

    鲁小雅的家,此时一片狼籍。

    乔乔一下车冲进去,便看到遍地的碎屑,院子里七零八落的东西,雷冬和鲁小雅听到外面的响声,全都跑了出来,鲁小雅手里抱着小雨,头皮凌乱,身上还穿着睡衣,一看到乔乔进来,抱着小雨叫了起来。

    “姐姐,姐姐你回来了。”

    “嗯!”乔乔跑过去,抱住鲁小雅,心里满是愧疚,伸出手搂着她的肩:“对不起,小雅,你没事吧,阿姨有没有事。”

    小雅的妈妈听到乔乔的说话声,从屋子里走出来摇头:“我没事,乔乔不要担心,人都没事,没事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乔乔听了阿姨的话,眼里禁不住浮起泪珠儿,没想到自已连累了她们,她们一点儿也不怪她:“对不起阿姨。”

    “没事就好。”

    皇甫诺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院子,院子里躺着两三个死了的家伙,看他们奇形怪服,还真是研究所的人:“一共来了几个人?”

    “大概是没估到有人守在暗处,所以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五六个人,打死了三个,还有三个跑了,只怕以后还会来。”

    雷冬恭敬的回话,望向一边的鲁小雅,沉着的出声:“如果不是鲁小雅的拼死抱住小雨,只怕小雨就被他们抢去了。”

    鲁小雅听了雷冬的话,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摸了一下头:“我答应姐姐照顾好小雨,就一定要说到做到。”

    乔乔没想到这层事,先前自已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再也控制不住心潮起伏的感情,伸出手紧抱住鲁小雅:“谢谢你,小雅,姐姐谢谢你。”

    “姐姐,没事,我们是一家人。”

    “嗯,我们是一家人。”乔乔用力的点头,是的,这一刻她是放开了心胸,接纳了鲁小雅,她是她的家人了。

    皇甫诺望着眼前损坏了的一切,再加上可能有的后患,阴骜的脸好似撒旦一样冰寒,慢慢的浮起意志,望向乔乔:“马上去皇甫家的水上别墅吧,四周都是湖堤,他们想要抓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水上别墅!”乔乔愣了一下,虽然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她住进皇甫家的别墅好吗?她和皇甫诺之间的事情并没有完,虽然现在两个人和沐相处了,可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小雨。

    这一次小雨看着皇甫诺,也难得的没有反抗,而是默不做声。

    “好吧,看来只好这样了!”目前只有皇甫诺有这种能力和那些家伙抗衡,他又是小雨的父亲,一定会保护好小雨的。

    “好,马上离开这里,雷冬,留两个人把这里处理一下。”

    “姐姐?”鲁小雅叫出声,想到要离开这里,有点依依不舍,把手里的小雨往乔乔的身上一放,转身跑进屋子去,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乔乔的照片,乔乔不由得心疼。

    “小雅,以后姐姐会送很多照片给你的,那个留着吧。”

    “不,这个是我的宝贝呢,没有它,我就没有安全感。”

    一旁小雅的妈妈摇头:“由着她吧,这么多年她都是这样过来了,已经是她的依赖了。”

    “好,我们走吧,小雅,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好!”有了照片鲁小雅就是阳光的鲁小雅了,点头,扶着妈妈,一行人离开小院,上了门前的豪华轿车,往皇甫家的水上别墅而去。

    水上别墅,三面临湖,湖边每隔三米远便竖着一根白玉石柱,柱子上镶着蓝色的灯具,冰湖蓝的灯光打出来,使得整个别墅像一座水上的宫殿,华丽至极。

    别墅正面架设着一座八米宽的半圆形拱桥,这里是唯一通向别墅内的通道,在拱桥的外径有数控门,只有输入指纹的人才能进出别墅,其他人靠近别墅的范围,警报器便会自动警报,一般人根本进不了别墅,除非主人对外开放。

    一行人下了车。

    这里乔乔来过一次,上次蒋美珍女士搞捐赠活动的地方,只是那时候匆匆忙忙,都没来得及欣赏。

    这水上别墅还真的豪华漂亮。

    鲁小雅惊讶的叫出声:“好美啊。”

    几个人都有些晕头转向的感觉,雷冬已经走过去打开了门,乔乔领着鲁小雅和小雅妈妈还有小雨一起走进去,皇甫诺小声的吩咐雷冬,一定布防多点人手在周围,绝对不能大意,那些人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尤其是研究所的那些变态,只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们一定要当心。

    湖心,不时泛起水花,湖底有人工造就的气孔,不断的排放出水注,那莹莹的蓝光照射在整个湖面上,耀眼美丽。

    鲁小雅母女二人好似置身在梦境中,久久没出声,等到乔乔叫她,才发出一声惊呼。

    “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真漂亮啊?”

    “皇甫家的别墅。”

    乔乔不以为意的说,皇甫家这样的别墅很多,而且每一幢都很漂亮,设计独特,国际排名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东西,肯定是美丽的,要不然也配不上皇甫家显赫的身份。

    “我们进去吧。”

    别墅门前,一整排的下人守在门前,全都一脸的恭敬,谁也不敢显示出疲倦,虽然这是半夜三更。

    “少爷。”

    “嗯,从今天开始,一切听董小姐吩咐。”皇甫诺周身的冷暗,高大的身躯给人莫名的压力,那些下人望了一眼,不知道那一位是董小姐?一个漂亮的牵着孩子的女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既然少爷说董小姐,一定是那个姑娘了。

    那些下人,立刻恭敬的望向鲁小雅:“董小姐好。”

    鲁小雅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搞错了,连忙摆手:“我不是姐姐,我是鲁小雅!”说完抬头偷偷的瞧身边高大俊美的男人,她认识他,皇甫家的继承人,全球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原来他喜欢的人是姐姐,不过姐姐似乎并不理他,这男人长得真俊呢,不过他周身的冷意还有眼底的阴骜真让人恐慌,鲁小雅打量完,赶紧低下头。

    那些下人一听鲁小雅的话,惶恐极了,齐刷刷的跪下来,连声的道谦。

    “请董小姐原谅,是小的们眼蠢。”

    “一点用处都没有,老张,从明儿个开始,这些人全部撵出去!”皇甫诺面无表情的开口,一个中年男人从最后面跑上来,他是水上别墅里的管家,看到少爷的眼瞳浮起不悦,哪里敢多说一个字,连连的点头:“是,是,少爷。”

    那些下人脸色惨白,一声不敢多吭,如果多说话,只怕命都不想要了,他们是皇甫家的人,有些规矩还是懂的。

    董乔乔没想到自已一过来便惹出这样的风波,马上阻止皇甫诺的动作,直直的望过去。

    “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别为难这些人了,找个工作不容易,留下她们吧。”

    皇甫诺一伸手拉着乔乔往别墅里走去,冷沉的声音抛下来:“还不下去,下次再这么糊涂,全都给我滚。”

    众人松了一口气,赶紧退下去,老张领着两个女佣跟着少爷的身后走进大厅。

    别墅内,装潢华丽,所有的东西,都是进口货,价值不凡,鲁小雅和她妈妈再次惊叹了一番。

    这时候天快亮了,大家也都累了,皇甫诺吩咐老张给她们按排房间,鲁小雅她们先上去了,乔乔本来也想直接上楼,无奈皇甫诺的一只手紧拽着她,只得隐忍下来,现在住在他的地方,只好先忍住,看看他有什么要说的。

    “小雅,把小雨带上去。”

    “好的,姐姐!”小雅牵着小雨上楼了,今天晚上,小雨很安静,不知是太疲倦了,还是被眼前的东西震憾了,总之乖乖的跟着鲁小雅上楼了。

    楼下,乔乔淡然的望着扯着自已的手,那只手修长洁白,一点瑕疵也没有,不过现在她很累,对于欣赏他的手没什么兴趣,所以生生的抽回手。

    “说吧,有什么事,别以为我住在这里,就任你为所欲为,你最好收敛点,否则我立刻从这里搬出去,就算被人追杀,我也不怕。”

    皇甫诺的瞳孔幽暗了一下,唇角抽搐了一下,他知道她说到做到,其实他只是有话想叮咛她。

    “这几天你们别随便出去,还有那两个女人,如果你不想她们受到伤害的话,因为那些人已认出了她们,一定会杀了她们的。”

    乔乔抿唇,原来是这件事,心里有点烦,没想到竟然害到鲁小雅,她一直想轻了,以为最多是安全局的人,那知道还有什么研究所的人想得到小雨,那些人根本是丧心病狂,得到了人只是为了研究,所以才会即便抓不到活的,也要死的。

    “我知道,不会让她们出去的。”

    “你也是,千万不要出去,因为那会成为敌人的筹码?”

    皇甫诺的眸子里是深深的关切,他最担心的人是她,因为她能生出小雨来,只怕那些人不会放过她的,所以她的存在不比小雨差。

    “谢谢。”

    乔乔打了个哈欠,实在是太累了,皇甫诺伸出手自然的揉了揉她的头:“上去睡吧,一切有我在呢,如果遇到什么事,马上给我打电话。”

    “嗯!”乔乔转身上楼,实在是太累了,天都快亮。

    皇甫诺也转身离开了大厅,出去又是一番布署,才放心的领着人离开了水上别墅。

    为了抓到夏桀,皇甫诺派人控制住了夏家的一切活动,夏爸爸和夏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多人埋伏在他的家里,连公司都不准他们去,这些人是土匪不成,后来偷偷的打了120,没想到警察竟然说允计他们这样的,天哪,难道这年头土匪和警察是一家子的了。

    最后隐隐感觉到他们是想抓他们的儿子,一想到这个,老两口连电话都不接了,任凭人威胁恐吓都没用。

    乔乔虽然不太理皇甫诺,但是却把他的话听进去了,因此吩咐雷冬派人去给鲁小雅请了假,本来是电话的事情,但电话没有说服力,所以雷冬亲自走了一趟,那主编看到一帮黑衣人闯进报社,吓坏了,哪有不同意的道理,连连点头,等到鲁小雅打电话过去,那编客气得不得了,临了嘀咕了一句。

    “鲁小雅,原来你们家有黑道亲戚。”

    把鲁小雅笑抽了,还真是人善被人欺啊,早知道她就请几个人去威吓一下那主编,省得天天被训。

    “姐姐,好搞笑啊!”鲁小雅笑成一团的时候,顺带扯着乔乔陪她一起笑,乔乔推了推她:“你啊,就知道捣蛋。”

    几个人生活在水上别墅里,没事赏赏花,坐船在湖上游玩,小日子倒很惬意。

    乔乔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她要结婚的事,虽然不可能了,可她还没有给寒寒一个交待,这种非常时期结婚是绝对不可能的。

    直到爸爸打电话来。

    “乔,你三天没回来了,明天本来应该是结婚的日子,现在有事只能往后延了,但是你和寒寒说一声。”

    “喔,爸爸,对不起,我忘了,我马上给寒寒打电话。”

    乔乔皱眉,她是真的忘了,现在的她没有想任何一个男人,只想保护好小雨,正如皇甫诺的话,那些人也许不止针对小雨一个人,她也是其中的一个,如果真的出事了,她何苦害寒寒,惹得他更加难受呢。

    “嗯,这两天他似乎很不安。”

    “我知道了!”乔乔咬着唇,虽然只是假结婚,其实寒寒是真心的想保护她和小雨,她很感激他的这份心情,由此更觉得愧疚,他该配一个好女孩子。

    乔乔挂了电话,打给江夜寒,他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呆,明天的婚礼没有了,公司有很多的员工议论纷纷的,大部分人不清楚内幕,都是一脸的同情,这些他都不在乎,可是一想到真的没有婚礼,也许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的心里就很烧灼,难过,真的好想守着乔乔和小雨,可是他知道她不属于他。

    “寒?你还好吗?”

    乔乔打来的,寒寒一怔,漂亮的眼睛里升起光彩:“乔,你在哪啊?也不回家,我担心你。”

    “我没事,我在皇甫家的水上别墅内。”

    乔乔的声音一落,江夜寒本来光彩照人的眼眸刹间黯然了下去,他真傻啊,怎么会忘了这个呢,原来这三天她都和皇甫诺呆在一起,那他的担心算什么,脸色冷幽幽的,抿紧唇,一言不发,难怪三天来她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原来是这样啊。

    乔乔没听到江夜寒出声,忙唤了两声:“寒,寒,你还在吗?”

    “我想见你,能出来一下吗?”江夜寒轻声的开口,低到不能再低的压抑,还有一种好想哭的感觉,这是一种无力,他不怪乔乔,只怪他能力太差了,他知道目前不止有中共安全局的人在抓小雨,还有魅影阁的人,还有另外一帮恐怖机构,自已的能力和皇甫诺那是没办法比的,皇甫家有一个私人军队,还有最先进的武装设备,但说那水上别墅,四面临湖,那些人要想进去,就不是易事,除非空降,就算空降,别墅的暗道里装有镭射炮,那些人只怕功亏一簧。

    乔乔一愣,没想到寒这种时候想见她,她这时候出去是危险的事情,皇甫诺叮咛过她了,要不让寒到水上别墅来。

    “你过来吧。”

    “我不想进皇甫家的地方?让他们送你过来吧!”他知道水上别墅里一定有很多手下,只要把她护送过来就行,那些人不可能得手的,如果他进了水上别墅,看到皇甫诺,他的心里怎么受得了,他只是想见乔一面,看看她是否还好,然后亲自解除了这项婚事,不让她有心理负担,最重要的是他想见她一面。

    “好。”

    乔乔一咬牙,她总该当面跟他说声对不起,这水上别墅后面有一艘游艇,她可以让雷冬开游艇把她送上岸。

    两个人约定了地方,乔乔换了一套衣服下楼,和小雨说了去见舅舅,又吩咐小雅照顾好小雨,才走出大厅,门外雷冬他们直忤忤的立着,乔乔真不知道他们累不累,一天到晚站着,反正她睁开眼便看到他们,至于他们到底有没有休息,她就不得而知了。

    “雷冬,我想出去一趟。”

    雷冬一听乔乔的话,脸色一凝,语气委婉的开口:“董小姐,现在正是危险的时候,董小姐有什么事,还是吩咐我们去办吧,冒然出去,若是遇到了麻烦,少爷一定会怪罪我们的。”

    乔乔叹气,如果不是寒,她是不可能出去的,但寒不是别的人,她欠他的,总要当面跟他说声对不起,是她太任性了。

    “你开游艇送我出去吧,从后面走,不会引人注目的。”

    乔乔不容拒绝的开口,雷冬不敢说什么,他知道董小姐的脾气,只要她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现在就是少爷在这里,恐怕也不能阻止她,只是她要去见谁呢?不管见谁,他还是多派几个人保护她,务必做到万无一失才是真的。

    “好,董小姐稍等一下。”

    雷冬调派了人手,分布一部分守着水上别墅,另派一部分人保护董乔乔,一行人从后面的游艇离开。

    文峤路的一家高级咖啡厅里,江夜寒正坐在最靠近窗边的位置上,远远的一看到乔乔从车上下来,忙招手示意她过来,本来想找一家高级的会所,但还是人多的地方安全一些,所以才找了个大众的位置。

    “乔,你来了。”

    雷冬他们在门外守着,乔乔坐到江夜寒的对面,阳光从竹叶窗帘斜射进来,寒的脸孔阴暗不明,低首望着面前的咖啡,好久没说一句话,乔乔正想找些话来说,服务生走过来,客气的询问:“小姐,要什么咖啡?”

    乔乔瞄了一眼江夜寒的咖啡,指了指:“来杯蓝山吧?”

    “好,请稍等。”

    服务生下去了,气氛活络了一些,江夜寒抬起头望着乔乔,俊美的脸上双眸依旧疼溺的望着她,轻轻的叹息:“你瘦了?”

    乔乔在心底叹息,这些男人都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个人一见面都说她瘦了,难道真的这么明显吗?她知道自已瘦了,而且脸色很苍白,最近的事确实不省心。

    “寒,对不起,结婚的事只能取消了。”

    她说的是取消,而不是延迟,江夜寒的心冰凉冰凉的,手指冰凉,紧握着杯子,指尖青白,本来他还奢望,她能把婚礼延迟呢,终究是大梦一场,现在梦也该醒了,她终究不属于他,她原谅了皇甫诺了吗?

    “好。”

    他又低下头来不说话,一瞬间,乔乔看到他眼底的痛楚,那么深那么浓,不由心疼起来,伸出手盖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很凉,一切都是她的错:“寒,对不起,是我的错。”

    “别说了,都过去了。”

    寒寒抬起头,脸上是笑意:“现在我们不要谈私人感情,重点是保护好小雨,那些人不会善巴干休的,还有你,也要当心。”

    “我知道,那些泯灭人心的家伙怎么可能放过我们母子呢,就让他们来吧,我们不怕他们。”

    乔乔咬牙,这时候服务生把咖啡送上来,诧异的望着她,乔乔知道自已过于激动了,引得咖啡厅里很多人望过来,喘了一口粗气压抑下不该有的脾气。

    “乔,我还有诺都会保护你的。”

    江夜寒的眼瞳是炫了阳光迷幻的神彩,温和的望着她笑,乔乔的心里忽然多了一抹温暖,寒,不要对我这么好。

    “谢谢你们。”

    乔乔借着喝咖啡的动作,掩去澎湃的眼神,她不想再让他多一丁点的希望,那只是对他更深一层的伤害。

    “寒,婚礼的事你处理一下,我先走了,不放心小雨!”乔乔匆匆忙忙的站起身,她是真的不放心小雨,还有鲁小雅和阿姨,她不能让他们受到什么伤害,水上别墅里虽然潜伏了很多的手下,但是心里仍然不放心。

    “去吧!”他柔柔的声音如春风一般扫过,望着乔乔远去的身影,那立体的五官上,眼神黯然下去,晶莹的氤气闪过,白茫茫的,掉头望向窗外,看着她的身影走远,没想到唯一的奢望破灭了。

    乔乔知道他在看她,不回头,一回头心里的负疚更多,她不欠皇甫诺的,不欠夏桀的,唯一欠的就是寒的,但愿有一个更好的女孩子替她来守候着他,抬头望着天边,寒,会有这么一个人的,你会幸福的。

    乔乔领先往路边的车子走去,雷冬领着几个人跟在她的身后,看乔乔的神色不太好,也不敢多说什么,刚才他看到里面的人了,是少爷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寒。

    雷冬打开了门:“董小姐请吧。”

    “嗯!”乔乔点头,正准备上车,忽然有几个凶狠的男人追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直直的往董乔乔这边冲过来,雷冬手下迅速的一伸手提起那女人的衣领,盛冷的开口:“干什么的?”

    “救救我,救救我,他们要抓我去做妓子,求求你们救救我。”

    那女人一头乱发遮住了脸,看不清她脸色的神情,乔乔一竖手阻止雷冬的动作:“等一下。”

    “别为难她,去看一下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乔乔扫视着走过来的黑衣人,那些人眼里精光锐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混混,很显然的是大有来头的人,乔乔心里一凛,只见那一直披头散发的女人撞开身边的保镖,冲了过来,手里寒光一闪,一把尖刀架在乔乔的脖子上。

    雷冬大惊,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是什么人?”刚叫完,那女人一伸手拨开头发,竟然是向晚,一脸阴森森的冷笑,嘲讽的望着董乔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乔乔并不慌张,虽然有一把尖刀架在脖子上,但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向晚是狗急了跳墙,看她现在混的样子,她真是同情她,乔乔的眸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只见她完全没有了忘日的风光,脸色苍白,头发枯燥,身上的衣服也破旧得很。

    “谁死还不知道呢?”

    向晚一听乔乔的奚落,脸色扭曲了,狰狞的咬牙:“找死!”手下加了力道,血从乔乔的脖子上溢出来,雷冬恐慌的叫起来:“住手,向晚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杀了她,连后是你们。”

    雷冬一听,原来这是一出戏,当下几个人身形一退,背靠背围成一团,警戒的盯着那些大汉,准备和他们拼了,谁知忽然有人从大汉后面冒出来,还顺带鼓了鼓掌:“很好,很好,向晚看来你可以报仇了。”

    说话的人竟然是一个染着红发的女子,眼神狠厉,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皮衣,那几个黑衣人一看到她,恭敬的开口:“玲珑姐。”

    乔乔脑海一闪,难道是玉玲珑,魅影阁的杀手玉玲珑,可是心狠手辣的家伙,传言她嗜血无常,杀人如麻,今天见了,果然有种狠劲。

    “玉玲珑,没想到警察到处抓你,你竟然现身了,看来是最近活得太闲了。”

    玉玲珑脸色一暗,眼神闪过杀气,唇角却浮出似有笑意,浓重的血腥味。

    “很好,你更该死了。”

    “给我杀了这些人。”玉玲珑命令身后的手下,身形一动,奔着乔乔而来,可惜乔乔这几年经常练习,身手已是十分了得,而且她今日出来,为防别人下手带了毒粉在身上,没想到此时竟派上用场,冷冷一笑,手腕一翻,一拳打掉向晚手上的尖刀,抬脚狠狠的踢了过去,向晚一个不及尖刀落地,手肘被乔乔踢中,疼的叫了一声。

    “哎呀。”

    就是这电光火石间,手中的毒粉已洒向奔过来的玉玲珑,玉玲珑天生敏捷,生性残忍,从来没吃过暗亏,也该着她今日倒霉,因为看乔乔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大意了,那毒粉迎头而上,洒在她的眼里,疼得她立马蹲下来,哀叫起来:“啊。”

    “玲珑姐。”

    向晚叫了起来,乔乔一脚踢起尖刀,俐落的架在向晚的脖子上,阴冷的笑:“怎么样?现在是谁死得更容易一点。”

    向晚抖索了一下肩,忽然伤心的哭起来:“乔乔,是她们逼我的,其实我早就后悔了,我从前不该伤害你的,一直想求得你的原谅,可是夏桀把我掳了去,让我照他们的话做,否则就杀了我,现在能死在你的手上,我也知足了,你杀了我吧。”

    向晚的脸上满是泪珠,此时头一仰,直直的对着乔乔手里的尖刀,意图一死。

    乔乔看也不看她,眸光移向不远处打斗在一起的几个人,本来两帮人不分上下,但咖啡店里的寒出来了,加入了打斗,很快便见了分晓,那些黑衣大汉都被打伤了。

    寒奔了过来,挥手吩咐雷冬把向晚和玉玲珑抓起来。

    “乔,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还好吧!”乔乔摇了摇头,望着寒摆了摆手:“我走了,你回去吧,别留在这里了,待会儿再发生什么事,还有,千万要派人保护好爸爸,我怕那些人无所不用其极,会对爸爸不利。”

    “好,那我回去了。”

    江夜寒深知其中的要害,点头,上了不远处的车,乔乔也上了车,往皇甫家的水上别墅而去。

    车里,雷冬把情况禀报给皇甫诺,皇甫诺一听大怒,命令他们立刻回去。

    雷冬大气也不敢出,命令司机立刻回水上别墅去,少爷生气了,这下他们可就麻烦了,但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董小姐在车上,相信少爷不会太为难他们,因为董小姐心地很善良。

    别墅内……

    大厅里冷气流扫过,鲁小雅和妈妈还有小雨都躲到楼上去了,楼下只有那些无处可逃,也不敢逃的佣人和手下,呆在大门边,大气也不敢喘,此时就是掉一根针地上都能听得见。

    乔乔他们一行人出现在大厅。

    皇甫诺凌寒的声音好似地狱里冒出来的一样,幽幽如鬼魂:“雷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董小姐带出去,如果出什么事,你担当起这重责吗?”

    雷冬吓得垂首,一句话也不敢说,他身后的乔乔不悦的挑了一下眉梢,这男人,不是没事吗?

    “没他们的事,是我坚持要出去的,因为明天就是婚礼,我拜托寒寒把婚礼取消了。”

    “取消了!”

    皇甫诺回味着这句话,瞳底浮起清亮的星光,那精致的五官纹丝未动,唇紧抿,幽暗的盯视着乔乔的脖劲,那里有浅浅的血丝冒出来。

    “过来。”

    乔乔蹙了一下眉,本来不想理他,但看到这大厅里,气氛怪怪的,而且惹得他发火,倒霉的是雷冬他们,可怜人家并没有错,到时候再挨罚,只得走过去,慢慢的坐在他的身边。

    皇甫诺伸出手摸上她的脖子,轻轻的喘气,却难掩他的嗜杀之气,朝门边叫了一声:“阿秀,去把药箱拿下来。”

    “是,少爷。”

    阿秀应声走出来,乔乔一听到阿秀的声音早高兴的望过去:“阿秀来了。”

    “是!”阿秀冲着她眨眼睛,俏皮极了,不过一看到少爷望过来,立刻噤声,飞快的上楼去拿药箱。

    “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乔乔伸出手准备捂住脖子,皇甫诺却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别动,发炎可就麻烦了。”

    雷冬等手下看着少爷只顾着照顾董小姐,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逃过一劫啊,谁知道皇甫诺抬起头,阴森森的望着他:“立刻去给严刑拷问,看看夏桀现在在什么地方?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查出夏桀的下落。”

    “是,少爷,我立刻去办。”

    雷冬领着人下去,提起门外的两个女人往皇甫家的地下室而去。

    地下室的墙上挂着很多的刑具,向晚何时见过这些,早吓得脸色惨白,身子抖个不停,尖叫着哀求:“我要见皇甫诺,我要见皇甫诺,我有镯子,我有镯子,他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

    “好了,向小姐,这是少爷的命令,让你们俩个交待出夏桀现在在什么地方?”

    “夏桀,我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过她知道,你问她吧,她知道?”向晚看着墙上的刑具,生怕那些东西拷打到自已的身上,指着一边的玉玲珑尖锐的叫着,她一直以为玉玲珑有多厉害,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什么时候董乔乔那个女人如此厉害了,她忘了她会使毒的本事,现在连拳脚功夫也不错了,都是她们太大意了。

    一旁的玉玲珑眼睛被毒粉伤了,一直流着泪,看不清楚向晚的位置,凭着说话的声音,剩着那些保镖不注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对着向晚飞起一脚,直踢得她甩出去两米远,连带气狠狠的怒骂。

    “你这个恶女人,早该下地狱了,竟然该陷害我!”玉玲珑说完,摸索着开口:“这个贱女人知道夏桀在什么地方?你们严刑逼供,她一定会交待的。”

    向晚的被玉玲珑一脚踢中肚子,疼得抽气,好半天挣所着爬起来:“你别听这个女人的,夏桀只和她联系,他把我交给她管了,我不知道他的动向,这个女人喜欢夏桀,听说夏桀喜欢董乔乔,所以命令我带她过来,杀了董乔乔?”

    雷冬望着两个女人互相狗咬狗,一挥手吩咐身后的手下:“把她们分别绑到架子上。”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