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不见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接下来几天,皇甫诺回集团处理公务,别墅里安静下来,仍然只有乔乔她们几个人。

    整天呆在这里,别提多无聊了,几个人都快生霉了,虽然这地方该死的华丽,可待的时间长了,只不过是一座华丽的囚牢罢了。

    “无聊啊,好无聊啊。”

    一大早鲁小雅便开始无病轻吟,整个身子窝在名贵的沙发中,现在这水上别墅任何一样物件都不能引起她的兴趣了,由此可见,人不需要有多少钱,一定要有自我的空间,还有需要社交群,要不然一定会孤独至死的。

    小雨也耸拉着脑袋,没想到那些人竟然以静制动,根本不出手,这样下来,他们要待到什么时候啊,不如,大眼睛晶亮起来,泛起葡萄一样的光泽。

    “妈咪,我们回去吧,爷爷和舅舅一定想我们了。”

    乔乔正坐在餐桌前优雅的吃着早餐,一口拒绝儿子的要求:“不行,现在就是比毅力,谁比谁有耐久力?”

    鲁小雅和小雨一脸的绝望,两个人苦哈哈的望着外面的天空,明明是晴朗美丽的天气,为什么他们感觉阴云密布呢?

    “呃!”两个人叹气,继续发霉。

    小雅的妈妈倒是有事做,没事跟厨子学做菜,跟花匠学剪花,忙得不亦乐乎,根本不觉得难熬,看吧,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

    可怜的是她们这些米虫,平素喜欢玩耍,对那些东西根本提不起兴趣来,所以才会这么无聊。

    下午,鲁小雅正在房间里午睡,现在除了吃饭睡觉,煲煲电话粥,也没什么别的事了。

    鲁小雅的手机响了……

    鲁小雅正睡得迷迷糊糊八字大开的仰趴在床上,头发乱糟糟的,嘴角甚至还留下一些口水之类的东西,伸出手摸索到自已的手机:“谁?”

    “小雅,是我,我不活了,我是跟你道别的,我的好朋友,永别了。”

    手机里是哭音,好像世界末日似的,鲁小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翻身坐起来,揉着自已的头发,安抚电话里的人:“小叶,出什么事了?”

    小叶是她的好朋友,是除了乔之外,她最好的朋友,不知道她出什么事了?竟然哭得一蹋糊涂。

    “我被永强甩了,那个混蛋竟然不要我了!”小叶再次哭起来,一边愤恨的尖叫,手机里杂音很大,鲁小雅皱了一下眉:“小叶,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啊?”

    “我在酒吧里,好多人啊,小雅,如果明天你发现娱乐报道有人死了的话,那一定是我。”

    小叶仍然在说着,鲁小雅立马从床上跳下来,沉着的开口:“小叶,呆在那里别动,我去看你。”

    说完,她手脚俐落的开始换衣服,梳头,很快收拾好了,走出房间。

    可是皇甫诺命令了任何人不准出水上别墅,她没办法出去,这事只能找姐姐了,乔乔正在房间里看电视,小雨睡觉了,抬头见小雅走进来,脸色神情不太好,关切的询问。

    “出什么事了?”

    “姐姐,我朋友失恋了,现在要自杀!”鲁小雅摊了一下手,叹息,她是那种视朋友如生命的人,这一点乔乔也知道,单看她信守承诺的态度就知道了,也知道她为啥过来。

    “好,我让雷冬派两个人送你出去,你让他们跟着你吧,从后面出去,前面一定有人守着,但后面应该好一些。”

    “好。”

    鲁小雅点头,乔乔站起了身,两个人一起出房间。

    楼下雷冬领着人守在那里,一看到乔乔和鲁小雅下来,忙恭敬的叫了一声:“董小姐,鲁小姐。”

    “嗯!”乔乔点头,招手示意雷冬过来,指了指鲁小雅:“你派两个人把小雅从后面送出去,她有点事要办,千万要注意安全。”

    “这?”雷冬望了一眼鲁小雅,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想想鲁小雅不是董小姐,少爷不会关切她的动向的,因此点头:“好吧,跟我来。”

    雷冬领着鲁小雅走过去,吩咐两个人把她送出去。

    乔乔望着鲁小雅消失的背影,才转身准备上楼,阿秀端着一碗补品笑眯眯的走过来:“乔,过来尝尝我做的补品,银耳燕窝,听说可以养颜。”

    “好啊。”

    乔乔转身跟着阿秀的身后,走到大厅的一角坐下,品尝了阿秀做的甜点,还真是不赖。

    “阿秀,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将来出去,可以开一定甜点中心,一定会有很多客人光顾的。”

    阿秀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望着乔乔:“我就希望跟着乔,乔会带着小雨回皇甫家去吗?”

    乔乔愣住了,虽然现在她住在皇甫家,和皇甫诺相处和平,但她还真的没想过回皇甫家,而且小雨虽然不恨皇甫诺,可依旧没看到他喜欢皇甫诺,所以任何事不可强求。

    “一切随缘吧,也许我们没有那个缘份。”

    阿秀的眼神有些黯然,她就喜欢乔,如果她回到皇甫家的庄园去,一定很热闹。

    “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的身体怎么样?”乔乔关心的问,虽然蒋美珍女士后来的态度很恶劣,但是先前对她是极好的,所以关心他们也是一种礼貌。

    “还行,不过他们年岁太大了,才会越来越心焦,害怕把少爷一个人留在世上吧。”

    阿秀收拾了碗,走了下去。

    窗外阳光正灿烂,从透明的玻璃照进来,乔乔沐浴在阳光里,周身暖意,一言不发的愣着,回味阿秀的话,心竟然有点疼,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大概每一个为人长者都会走这一条路吧。

    鲁小雅出去,一直到天黑了还没有回来,小雅妈妈有些焦虑,乔乔让雷冬打了电话,那边的人说没什么事,已经让人送那个女孩子回家了,不过鲁小雅竟然帮助一个喝醉了酒的家伙打电话。

    雷冬命令那两个人照顾好鲁小雅,千万别让她出事,还有最好尽快回来。

    鲁小雅没回来,但是却给乔乔打了电话……

    “姐姐,你快过来吧,这里有个人喝醉了酒,我本来想让人把他送回家,可是他不回家,后来看到他的手机里有你的号码,他一定是你认识的人。”

    “嗯,我认识的人?”乔乔本来正在贴黄瓜膜,听到鲁小雅的话,脸一抬,薄薄的黄瓜片子都从脸上掉下来了,一旁的小雨赶紧帮助她把地上的黄瓜片捡起来。

    “妈咪,掉了。”

    “嘘!”乔乔做了个动作,继续问鲁小雅:“谁啊?”

    “姐姐,我认识他,好漂亮的男人!”鲁小雅的声音透着惊奇,随后想起什么的开口:“对了,他是大明星江夜寒。”

    “寒,他喝醉了吗?”乔乔站起了身,一伸手把脸上剩下的黄瓜片全都拿掉了,没想到寒寒竟然喝酒了,看来他很伤心,是因为她吗?看来真是这样,也是自已太大意了,应该没事给他打电话,让他放心一些,乔乔懊恼的挂掉手机,望向一边的小雨。

    “宝贝,妈咪出去一趟,舅舅好像好醉酒了,妈咪去找舅舅,好吗?”

    “嗯,妈咪去吧,小雨会乖乖的等妈咪回来的?”小雨点头,他对江夜寒的感情比别人好,一听他喝醉酒了,难得的很着急。

    “嗯!”乔乔换了衣服,拿了包包,急急的下楼,雷冬一看她的装扮,分明是要出去的样子,心里不安,头上飞过乌鸦,这董小姐又要出去啊,少爷一定会扒了他们的皮。

    “董小姐?”

    “送我出去,立刻!”乔乔换鞋子,沉着的命令雷冬,这可是命令,不比别的,雷冬不敢做主,想打电话请示少爷,乔乔从后面走过来,一伸手抽出他手里的手机,阴森森的开口。

    “你打给他干什么?信不信,我们不是囚犯,如果你敢打给他,我们立刻出去,看看到时候,他会不会扒了你的皮煮汤喝。”

    乔乔的凉飕飕的话落到雷冬的耳朵里,这男人脸色都白了,这董小姐和少爷一个比一个狠,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得认命的点头:“好,我们送你出去吧。”

    董乔乔满意的把手机递给雷冬,为怕他抽空打电话给皇甫诺,所以一直监视着他的动静,因此,雷冬即便有心也没有机会打电话,最后只得送乔乔出水上别墅。

    一行人寸步不离的保护着她的安全。

    酒吧里,吵杂声很大,乔乔领着人走进去,很多人往旁边让,不敢靠近,一看这些人就是一帮狠角色,尤其是为首的女人,一看就不简单,那些人高马大的男人,对她小心翼翼的,看来是个人物,说不定是那个黑道大哥的女人,有人暗自猜测着。

    乔乔站在酒吧的最正中,四下张望,远远听到有人叫她。

    “姐姐,这边,姐姐,这边?”

    酒吧的西北角上,鲁小雅正在用力的招手,生怕她听不到,而她面前的桌上正有一个男人醉眼朦胧的在喝酒,而另一边,两个黑着脸孔的保镖无奈的翻白眼。

    乔乔领着一帮人走过去,定定的望着摇摆不定的江夜寒。

    “寒,你怎么喝酒了?”

    乔乔声音柔缓的询问,一直喝酒的江夜寒抬头望着眼前的熟悉的脸孔,好半天才结巴起来:“我做梦了,怎么会看到乔呢?”

    “姐姐?”鲁小雅疑惑的望着江夜寒,又望了望乔乔,原来这个大明星喜欢的人是姐姐啊,心里有些酸酸的不是滋味的感觉,不过很快甩掉了。

    “他是我哥哥。”

    乔乔淡淡的开口,没想到醉了的人,竟然这时候反是反映过来:“哥哥吗?我们差点结婚了,你竟然说我是哥哥?我这里好痛,乔。”

    江夜寒说着,挣扎着站起身,一伸手搂过乔乔的身子,另一只手用力的压着胸口,似乎那里真的很痛苦。

    “知道吗?我真的不想给你添麻烦,一直用力的压抑着,可是仍然痛,它不受控制,幸好现在做梦,我和你说说也没什么事?”江夜寒一边说着,一边打饱隔,酒味扑鼻,一向俊美的男人,此时毫无形像可言,乔乔的心里真不是滋味。

    看来这次退婚对他的打击太大,再加上他离开了自已喜欢的演艺圈子,这双重的打击折磨着他,乔乔想着,等小雨的事结束,她要和爸爸好好谈谈,让爸爸着手培养一个接班人,还是让寒回到他喜欢的舞台上去吧。

    乔乔伸出手扶住他快滑落下去的身子,吩咐一边的小雅:“来,小雅,帮助我扶着他,带他回皇甫家的别墅吧。”

    “好,姐姐!”两个女人扶着高大的清洁江夜寒有些吃力,一边的雷冬赶紧领着两个人走过来:“董小姐,鲁小姐,让我们来吧。”

    “好,带他回水上别墅吧,天晚了,爸爸看到会担心的,待会儿我会给他打个电话。”

    “是!”雷冬和另外一个人伸手接过乔乔手里的男人,一行人往外走去。

    暗夜,无风,透着窒息的诡异,一种死寂的宁静。

    鲁小雅紧张的抓着乔乔的手:“姐姐,好怕人,为什么会这样,周围的人都不见了?”

    “别怕!”乔乔拍拍鲁小雅的手,稳定了心绪,朝雷冬他们吩咐:“大家小心点,以防有诈。”

    “是,董小姐!”这些手下都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们被人包围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是一大批人,这些人一定是残忍至极,杀机极重的人,连周围的空气都浮着萧杀之气。

    雷冬的心里格外紧张,如果单是他们这些人倒无所谓,现在那些人的目标,很显然的是董小姐,如果董小姐出了意外,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雷冬一想到这个,便忍不住的怒瞪手里的男人,如果不是这男人,董小姐怎么会出来呢?

    “好了,大家都围成一团,看来要有一场恶战了。”

    “是,大哥!”手下沉声,他们来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没必要怕那些人,重点是现在有两个女人还有一个酒鬼要保护,这才是麻烦的事。

    众人刚围好,把两个女人,一个酒鬼圈在中间的时候,周遭波动起,一帮身着黑衣,凶神恶煞似的男人从天而降,团团围住了他们,为首的男人高一米九,体态高大,样貌凶恶,一条两寸长的刀疤从上额划到下巴,在暗夜中就像一个鬼叉,胆小的鲁小雅叫了起来。

    “鬼啊。”

    雷冬冷瞪了她一眼,这女人竟然是记者,不是说记者都是胆大妄为的吗?怎么还有这种女人。

    “闭嘴。”

    鲁小雅捂住嘴,不敢再说什么,这种时候,如果自乱阵脚,一定会死的,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再害怕,也忍住,手指掐进肉里去,自从认了姐姐之后,每天都好刺激啊,鲁小雅捂住扑通扑通跳的心口,望向摇摆不定的寒寒,一伸手扶住他的身子,这男人还真是俊啊,随即暗骂自已,命都要没了,想什么呢?

    外围,雷冬已经冷冷的望着对面的男人。

    “没想到你们出动了这么多了,江老大?”

    乔乔一听雷冬的话,小声的询问:“你认识他们?”

    雷冬点了一下头:“是的,董小姐,他们是异类研究所的打手,平常但凡有什么稀奇的人物,都是由他们出手抢回去,交到研究所那帮混蛋手里,那些衣冠楚楚的教搜博士的,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只不过做台上的功夫。”

    雷冬神似解释给乔乔听,其实更深一层的意思却是指责那帮人,意指走狗,看门狗之类的。

    为首的刀疤男也懒得理会雷冬,嘴巴一张,冷笑:“废话少说,把人放下来,你们就离开,要不然今天一个都别想走。”

    “不可能。”

    雷冬冷冷的拒绝,他们的命可以丢,就不是把人交出去,何况究竟谁胜谁负还指不定呢。

    那刀疤男一听他的话,怒了,一挥手:“上。”

    眨眼围上来十数个人,如果用枪射击,早就打死了,但所长要求活的,而且目标是那个小的,抓大的只是为了换回小的,当然最好两个都带回去。

    雷冬和手下也不待刀疤男上来,迎攻上去,两方人很快便打成了一团,旗鼓相当,一时难分胜负,那些人又想抓活的,倒是缚住了手脚。

    乔乔和鲁小雅扶住江夜寒,小心的避开那些人的拳脚,飞快的往路边的车上跑去,如果她们上车了,雷冬他们就可以施展开手脚了,眼看要上车了,那一直搭拉着脑袋的江夜寒,突然发起酒疯,挥舞着两只手甩开了乔乔和鲁小雅的手,冲到一边去吐了。

    那些恶人一看到这个机会,早迎了上来,刀疤男手里的长刀一扬往江夜寒的身上砍去,乔乔大骇,身形一移,飞起一脚踢过去,也顾不得躲开那些人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让那刀砍下去。

    刀疤男一惊,收手,刀俐落的转了一个方向,眨眼架到了乔乔的脖子上,冷冷的开口:“都别动,再动杀了她。”

    雷冬和鲁小雅脸色都白了,惊叫:“董小姐(姐姐)。”

    “没事!”乔乔被抓了,反而冷静下来,望向雷冬,沉着的开口:“立刻把他们带回去。”

    “不行,董小姐?”雷冬怎么能离开呢,如果他们把小姐留在这里,少爷会杀了他们的。

    “快走!”乔乔脸色黑下来,现在他们留在这里,再动手只是无谓的伤亡,自已落到这帮人手里,他们怎么会放过她呢,不过她暂时不会有事的,对于他们想做的事,她是知道的。

    雷冬也清楚目前的情况,一挥手,手下的人拉住江夜寒的身子,上了路边的轿车,飞快的离开了。

    乔乔松了一口气,抬眸望向架着自已的刀疤男,冷冷的开口:“要杀便杀,不要多说什么?”

    “倒是有胆气,不过你是皇甫诺罩着的人,我们不会为难你的,来人,蒙上!”刀疤男一挥手,有人过来给董乔乔的脸上蒙了一块黑布,拉着她往另外一边的车上走去,一行人飞快的离去,那些一直围观在远处的人才走出来,小声的嘀咕。

    “天哪,那女人被黑帮抓住了,看来凶多吉少啊”

    “是啊,那人的脸上好长的一道疤,一看就不是好人。”

    雷冬带着江夜寒和鲁小雅回别墅,一刻也不敢耽搁,立刻把这件事禀报了皇甫诺。

    小雨知道这件事,别提有多愤怒了,大眼睛怒瞪着江夜寒,如果不是为了舅舅,妈咪也不会出事,用力的推着江夜寒,可惜他睡死了,根本醒不过来。

    “舅舅,舅舅,起来了,起来了,妈咪被抓了,妈咪被抓了。”

    而皇甫诺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水上别墅,雷冬当场被他甩了两巴掌,而其他人全部下去领罚。

    皇甫诺一出现,一张俊美的脸孔阴骜如冰,望着歪靠在沙发上的江夜寒,朝一边的雷冬开口:“打桶水过来?”

    “是,少爷。”

    水拎了上来,皇甫诺一伸手接了过来,对着江夜寒直直的浇了下去,江夜寒的脸上身上一下子都被打湿了,连带的沙发上也全是水,江夜寒打了一个轻颤,摇着脑袋,清醒了一些,抬起沉重的头,望向皇甫诺,显得很吃惊。

    “诺,你怎么来了?”

    “你这个混蛋?”皇甫诺见他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愤怒,一把提起他的身子,挥手甩了一拳,打得江夜寒眼冒金星,总算彻底的醒了过来,一脸盛怒的抹着唇角的血。

    “你疯了,打我干什么?”

    “你说你干了什么好事,没事一个人喝什么酒,明明知道那些人在想方设法的抓小雨,竟然还到酒店里喝酒,如果不是为了你,乔会被那些人抓去吗?”

    “乔怎么了?”

    江夜寒用力的甩了一下脑袋,很疼,脑海里飞快的窜起昨天晚上的画面,一双漂亮的眼睛睁大,最后说不出一个字来,原来是昨儿个晚上自已喝醉了酒,乔乔后来出现了,是旁边的这个女孩儿打的电话,一想到这个江夜寒身形一掉,盛冷的望向鲁小雅。

    “你为什么给她打电话?”

    “我,我?”鲁小雅结巴了。姐姐被抓,她也很后悔,她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这样会害到她,她是绝不可能打的,可是这男人什么意思,如果不是他喝醉了,她会打吗?

    “关她什么事?你没事喝什么酒啊?”

    皇甫诺立刻阴寒的瞪过来,江夜寒泄气了,确实是他的错,他就是想到乔乔住在皇甫家的别墅里,想到他们朝夕相处的,心里不舒服,前两天还能忍受着,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心里便苦闷起来,所以今天晚上才会到酒吧里喝酒,谁知道会遇到一个好管闲事的女人啊。

    “是我的错。”

    江夜寒垂下头,把脸埋在大手里,宽阔的肩是轻颤着。

    “这些人把她抓住,无非是想?”皇甫诺说着,眼神望向一侧的小雨,他们一定是想用乔乔来换小雨,这种事绝对不行,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只怕乔乔不会放过他的,何况他不可能拿儿子冒险的。

    而一边的小雨早估计出了一些,他是个天才儿童,虽然有时候有童心,但大部分时间是理智成熟的,此时望着江夜寒和皇甫诺:“他们是想抓我是不是?拿我去换妈咪吧。”

    “不行。”

    这一次江夜寒和皇甫诺两个人异口同声,绝对不可能拿小雨去换人的。

    皇甫诺狂傲的一甩头上的有型的头发,冷酷的开口:“我相信他们会打电话过来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如果她平安无事的就作罢,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皇甫诺狠狠的瞪了一眼江夜寒,转身领着人上楼。

    而小雨也因为生气,看也不看江夜寒和鲁小雅,转身径自上楼去了。

    空荡的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都退了下去,死一样的沉寂,江夜寒一想到自已害得乔乔被人抓了,自责不已,双手抱着脑袋,狠不得捶死自已,为什么要去喝酒啊,到头来倒害了乔乔。

    洁白的墙壁,精致的仪器,到处是药材。

    董乔乔睁开眼,触目所及的便是白色,她站在一个装潢整洁的医院里,不,更准备一点是研究所里。

    之所以说研究所,因为身边有很多仪表堂堂穿着白大褂的人走来走去的,都很好奇的望着她,一看到他们,乔乔不由想起雷冬说过的话,这些衣冠楚楚的家伙,人模人样的,暗地里不知做了多少坏事。

    “董小姐,欢迎来到我们研究所,没吓着你吧?”

    忽然有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开口,脑袋突然伸到乔乔的面前,吓了她一跳,往后让了一点,这些人都不太正常吧,看他们眼光的痴迷,似乎除了对医学,其他再也没有东西吸引得了他们,根本是一群疯子。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乔乔警戒的开口,挨个的扫视过去,这间屋子里大概有三四个古里古怪的老头,全都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一副老学究的样子,这些人都是研究博士吗?真是让人无法想像,照她的感觉,根本就是精神病院里的一群疯子。

    “董小姐,听说你儿子有超能力,是真的吗?听说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发光的时候,便会产生超能量,是这样吗?”

    一个瘦不啦叽的老头,兴奋的追问,乔乔赶紧摇头:“没有这样的事,你们听谁说的,根本没有,那个人骗你们了?”

    “骗我们?”那瘦老头不高兴了,嘟起嘴好似小孩子一样,忽然的发飙了,大叫:“他敢,他要是骗我们了,我就把他灭了,泡酒喝。”

    “啊!”乔乔听他的话,光用想的都要吐了,这群变态:“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回去?”

    “只要你儿子一过来,我们就放你回去?”

    “啊,哪不可能!”乔乔坚决的摇头,一直站在她身边,默不作声的胖老头,忽然笑眯眯的开口,就像哄小孩子似的:“没事的,只要你儿子让我们查一下,然后就让他回去了?”

    乔乔沉默以对,心里冷哼,你骗小孩呢,我可不上当,也不理那些奇怪的家伙,掉头往一边走去,旁边有许多的瓶瓶罐罐的,里面装了很多近似于内脏的东西,乔乔不在意的看了,随后跑到一边去大吐特吐。

    那些老头自顾去忙了,也没人理她,乔乔四下打量,自然没人理她,她就想办法逃出去。

    不过她刚想过,就从身后冒出一个人来,阴森森的开口:“你别想逃出去,这里没有一个出口,出口被封死了,除非我们想让人进来,否则谁也进不来。”

    说完嗖的一声,又缩回去了,乔乔站在一边喘气儿……

    皇甫家,此时冷气压流过,上上下下没有一点声音,就连蒋美珍女士老爷子都知道了,赶了过来,也不敢多说什么,诺的心情极度的糟糕,谁要是惹到他,跌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不过,研究所很快打来了电话,让他们带小雨去换人,而且不许耍花招,如果小雨不去的话,他们就开枪击毙了乔乔,一听到这消息,皇甫诺的的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杀气流窜在书房里,头上的发丝一根一根倒竖起来,双瞳泛着深不可测的杀气。

    “少爷?”

    雷冬的脸上的肿消退了,少爷上次对他的惩罚是最轻的了,其他兄弟们可比他重得多,现在都还不能下床走路呢,少爷这样做的目的是警告他的不力,害得手下的弟兄受苦了,这远比惩罚他,还要让他难过,丝毫不敢大意。

    “立刻安排人手,那边打来电话了。”

    “是,少爷!”雷冬下去,皇甫诺站了起来,从旁边的酒柜里拿出酒来,倒了一杯,一仰头喝尽,那些该死的家伙,竟然敢伤他的人,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转身往外走,拉开门,门边斜靠着江夜寒,这几天他一直在等乔乔的消息,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

    “有她消息了。”

    “嗯,他们打电话过来,果然要用小雨换人,我们怎么可能用小雨去换呢,我决定带另外一个孩子去换!”皇甫诺沉着的开口,掉头往通道的一头走去,江夜寒身形一掉,跟着他的身子下楼。

    “这倒是真的,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小雨,不让他受到伤害。”

    这一次两个人心平气和的说着话,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一定要把乔带回来。

    两个人说着话,转了一个弯,越过小雨的房间,忽然门被打开来,小雨站了出来,一脸认真的望着他们:“带我去吧,他们伤不了我,我要救妈咪。”

    皇甫诺和江夜寒停住身子望着小雨,他小脸蛋上浮起认真,少有的神情,执着坚持,完全像个大人。

    江夜寒扫了皇甫诺一眼,两个人都不赞同让小雨去,要是出了什么纰露,乔乔一定会很伤心,他们知道她,即便自已出点什么事,也不希望小雨出事。

    江夜寒跨前两步,半蹲下身子,伸出手揉了揉小雨的头:“小雨,这事让我们大人去处理,小雨乖乖的在家里,我们一定会把妈咪带回来的。”

    “我要去救妈咪。”

    小雨并不理会江夜寒的话,大大的眼瞳中已浮起冷意,唇紧抿起来,说完也不理会两个大男人,头一昂,领先往楼下走去,江夜寒站直身子望向一边的皇甫诺叹气。

    “你看吧,这叫什么事啊?”

    “要不然让他去吧,小雨不是一般小孩子,他可以保护自已的!”皇甫诺望着小雨的背影,暗自叹息,其实小雨的能力没有复苏,如果血灵醒过来,他的能力就会复苏了,到时候根本没人伤得了他,只有他伤人的份子,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楼下,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一看到小雨下来,早高兴的走过来。

    “小雨,来和祖爷爷祖奶奶一起玩儿。”

    这两天小雨虽然没叫他们,但多少已有些接受他们了,有时候也和老人一起玩,这让两个老人很高兴。

    “我去救妈咪。”

    “乔乔消息了吗?”蒋美珍女士诧异的挑眉,一听到小雨要去救妈咪,立马伸出手搂过小雨:“乖乖啊,那是大人的事,你这么小怎么能去做这种事呢?很危险的。”

    小雨挣开蒋美珍女士的手,认真的一字一顿的开口。

    “我要去救妈咪,祖奶奶,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难得的叫了祖奶奶,蒋美珍女士激动得差点抽了过去,掉头望着身后的老爷子:“天哪,他叫我祖奶奶了,他承认我了吗?”

    老爷子也笑了起来,眼里含着泪,看来小雨慢慢的接受他们了,这真是太好了,只要他接受他们了,乔乔最后一定会回到皇甫家了,那么诺就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了。

    “可是乖乖,你这么小,怎么能去做大人的事呢?”

    蒋美珍女士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小雨去救乔乔,抬头望向从楼上下来的孙子:“诺,有乔乔的消息了吗?”

    “嗯,奶奶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把她带回来的,你放心吧。”

    “嗯,可是怎么能让小雨去呢,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如果被坏蛋抓去了该怎么办?”蒋美珍女士好似生怕小雨跑掉似的,一直手紧紧的抓住他:“小雨,听祖奶奶的话,千万不要去。”

    “不,我要去。”

    小雨固执的个性和董乔乔有得一拼,只要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皇甫诺的眼神幽暗了下去,其实小雨是有能力保护自已的,只是奶奶不知道罢了,如果他的能力复苏,别说那些人,就是来再多的人也无可奈何他?

    “奶奶,既然他要去,就让他去吧,我想他一定特别想救乔乔。”

    “是,我想救妈咪!”小雨认真的咬着下唇儿,扑闪着大眼睛,好似有泪珠儿沾在那长睫毛上,整个人惹人怜爱,让人无法拒绝,蒋美珍女士的心都软了,望向皇甫诺,尊重的命令:“一定要保护好他。”

    “奶奶放心吧。”

    皇甫诺点头,望向一边的江夜寒,两个男人相视一眼,用力的一点头,转身领着小雨和一大帮人,离开别墅,蒋美珍女士一直追出去,小雨上车的时候,伸出手来挥了挥:“祖奶奶再见,祖爷爷再见。”

    两个老人开心得不得了,望着成排的车子离开水上别墅,忍不住相扶着抹眼泪,阿秀和鲁小雅走出来,扶着两个人。

    “进去吧老夫人,别伤心了,他们很快便会回来的,不会有事的。”

    “我好担心啊!”蒋美珍女士心情过于激动,好久难以平复,心脏跳得很厉害,可害怕小雨出什么事,久久的不能呼吸,好半天才平息下来,走进别墅等候消息。

    两帮人交接的地方,远离市区,在郊外的月伏山。

    树影婆娑,暗夜一丝儿声响也没有,皇甫诺让江夜寒带着一部分人在周围埋伏好,其余的人跟着他在月牙口等着,久久没有一点人影。

    直到冷沉的声音响起:“都别动,举起手来。”

    漆黑的夜里,那个刀疤男再次出现了,虽然夜漆黑,但是皇甫诺不是一般人,虽然能力没有,但是视人却不同于常人,蛇瞳可以看出很远的距离,早把半山腰的情况打量得清清楚楚。

    对面一共有二十多个人,也许还有埋伏在暗处的人,但是乔乔正在他们的手里,被两个人拉着,皇甫诺一看到她的影子,周身染起狂怒,黑瞳陡的凌寒,杀机四起。

    “人呢?”

    小雨从皇甫诺的身后走出来,冷冷的望着对面的一帮人,因为愤怒,此时他的眼瞳染上紫色的光芒,像晶石一样璀璨,对面的那些男人看呆了,果然是真的,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的眼睛是紫色的,太好了,这可是重大的发现啊,呼吸都不匀均了,就连皇甫诺带来的人也都呆了,没想到小少爷真的是紫瞳,那双眼睛好漂亮啊。

    “我在这里,把我妈咪交过来,我过去。”

    小雨冷冷的开口,自有一股帝王的霸气,盛气凌人,那些人愣了一下,这孩子真是不一般啊,到底是紫瞳的孩子啊,你看一点也不怕生,是别的小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早吓哭了。

    一直站在那些人身边的董乔乔,因为天色太暗,根本看不清楚人在什么方位,此时一看到这紫色的光芒,当下愣住了,再听到儿子的话,早生气了,冷沉的声音响起。

    “小雨,你在做什么,和妈咪说了什么,立刻回去,皇甫诺,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把他带过来,立刻把他带回去。”

    旁边的人一听乔乔的说话,立刻有人踢了她一脚,狠声的开口:“你再说杀了你。”

    寂静的夜里,皇甫诺的眼神冷得像冰一样,手一伸雷冬手里的枪到了他手上,他一枪过去,刚才踢乔乔一脚的男人立马中枪而亡,那刀疤脸一看,当下枪指着乔乔:“好啊,你再试一下看看,我打死她。”

    “你敢碰她一下看看,是我的枪快还是你的枪快!”皇甫诺阴森如地狱中的鬼魅,冷冷的不带一丝气息,风从林子里穿过,呜呜作响,甚是恐怖。

    小雨早挡住了他的话:“你别开枪,快放了我妈咪,我过去就是了。”

    “不行?”乔乔在对面喊叫着,这一次没人敢打她,只恼恨的瞪着她,这女人还真不怕死。

    刀疤脸怕事情有变,飞快的命令:“好,我们各自派一个人带到中间交换。”

    皇甫诺略一沉思,望向一边的雷冬,朝他点了一下头:“好。”

    乔乔一听他答应了,哪里答应,早叫起来:“皇甫诺,还不带小雨回去,你这个疯子,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快带他回去?”

    可惜雷冬已拉着小雨往中间走去,对面的人也拉着乔乔往中间走,乔乔死命的赖着身子,坚决不动,可是那人高马大的汉子,一伸手提起她的身子,往中间走,根本不顾她的撕咬,一直走到中介线,这时候雷冬也走到了中介线,两个人互视着对方,纷纷的绝松开手。

    “交换。”

    那汉子一开口,雷冬一伸手去拉乔乔,而另一只手却仍拽着小雨的身子,三个人动作俐索的往旁边一滚,几乎同一时间,枪响了,那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应声而倒,皇甫诺邪冷的一挥手,江夜寒从外围包住了刀疤脸他们,那些人也不慌乱,一挥手,又从后面跃出一大批人,原来两边都埋伏了人。

    一时间林中枪声大作,杀声震天,雷冬示意乔乔和小雨趴在旁边不动,自已拿起枪对着对面射击,乔乔紧拉着儿子小雨,不满的嗔怪着:“你答应了妈咪什么事?”

    小雨抿紧唇,紧抓着妈咪的手,只要妈咪没事就好,正想着,忽然感受到身边多了一抹气息,还没来得及回头,便听到身边一声闷哼,妈咪竟然被人打昏了。

    “妈咪,妈咪。”

    小雨叫了起来,雷冬一惊,迅速的后退回来,只见先前的地方只有昏迷着的乔乔,小雨却不见了,他的脸色难看异常,一伸手扶起董小姐的身子,飞快的往后退。

    有人迎了上来,把董乔乔架了过去,皇甫诺扫视了一眼,立刻发现小雨不见了,那吃人的眸子望着雷冬:“说吧,小雨呢?”

    “小少爷不见了?”

    “什么?”皇甫诺怒吼,吼声惊动了乔乔,她摇了摇头睁开眼,望了一眼皇甫诺,低下头四处寻找自已的儿子:“我儿子呢?小雨呢?我儿子呢?”

    雷冬哪里敢说一个字,头垂得低低的,而皇甫诺的脸色阴骜,一言不发,乔乔立刻像疯了似的冲过来,抓住皇甫诺的手臂,尖锐的叫起来:“我儿子呢?我儿子呢?”

    “他不见了。”

    皇甫诺低沉的声音响起来,乔乔的身子晃了两晃,差点昏过去,皇甫诺一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心急的叫起来:“乔乔,乔乔,小雨不会有事的,你放心,我会救他的?你放心吧?”

    乔乔的一双眼睛血红一片,早失去了理智,一把抓住皇甫诺的手臂,直直的咬了下去,疯狂的咬着,就是不松口。

    这时候,江夜寒领着人过来了,一看眼前的场面,望向一边的雷冬:“发生什么事了?”

    “小少爷被人劫走了。”雷冬回话,望了一眼死咬着少爷不放的乔乔,扑通一声跪下来:“董小姐,你别咬少爷了,是我的失职,是我该死。”

    雷冬说完一伸手拔出枪对准自已的脑袋,准备举枪自杀,站在他身边的江夜寒一伸手击掉了他的枪:“这是在干什么?现在还搞内乱,赶紧想办法救小雨才是真的,乔,你在干什么,要救回小雨才是真的?”

    这句话总算唤回了乔乔仅有的理智,她松开嘴,抬起头冷冷的望着皇甫诺,一字一顿的开口:“如果小雨真的有什么事?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原谅你了?”

    说完掉头离开,看也不看皇甫诺一眼,皇甫诺的心抽疼,望着那娇弱的本影,脚步都不稳了,想起她其实很坚强,儿子就是她的命啊,可是谁会想到小雨被人给劫走了,究竟是谁动了这个手脚?

    皇甫家,蒋美珍女士一听到小雨被人抓走了,立马抽了过去,好半天没醒过来,整个宅子都乱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威廉赶了过来,给蒋美珍女士检查,最后竟然发现蒋美珍女士的大限已至。

    皇甫诺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怎么也没爬起来,没想到这件事对蒋美珍女士的刺激如此之大……

    “奶奶,你别离开我,奶奶。”

    想到一直陪着自已的蒋美珍女士竟然不行了,皇甫诺再也忍不住流泪了,紧抓住蒋美珍女士的手:“奶奶,你留下来陪着我吧,千万不要走。”

    一旁的老爷子更是泪流满面,望着床上的蒋美珍女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蒋美珍女士醒过来,望着宝贝孙子,拉着他的手,好久才开口:“诺,奶奶老了,早就该走了,知道吗?虽然奶奶看不到你们一家子团圆,但诺一定要做到,要救回小雨,然后一家人在一起好吗?”

    “奶奶,是我不好,不该让小雨去。”

    “诺,让阿秀去叫乔乔,奶奶想和她说话儿!”蒋美珍女士回光反照,精神似乎很好,只是那脸色毫无血色可言,唇也是灰白灰白的。

    阿秀站在门边,一听到老夫人的话,赶紧拉开门,乔乔就站在门外边,早听到奶奶的话了,推门走进来。

    “奶奶?”

    蒋美珍女士伸出手招了招,示意她过去,掉头望向诺:“我想和乔乔单独说一会儿话好吗?”

    “嗯!”皇甫诺扶着老爷子,两个人一起走出了房间,守在外面。

    房间里,乔乔坐在床边,望着蒋美珍女士,只见她伸出枯瘦的手指紧拉着她,那呆滞的目光里,慢慢的流出泪来,一字一顿的开口:“乔乔,原谅奶奶的自私好吗?在奶奶心目中,你是除了诺之外,最让我喜欢的孩子,如果奶奶有什么地方曾经伤害过你,请原谅我这个老婆子好吗?”

    乔乔看到这样苍白的老人,哪里还记得从前的事,连忙摇头:“奶奶,都过去了,没事了?”

    “乔乔,能答应奶奶一件事吗?”

    乔乔点头望着蒋美珍女士,想起最初两个人的见面,那时候蒋美珍女士是一个开明的老夫人,疼宠喜欢她,其实对于她后来所做的事,她一点也不恨她,因为她也有孩子,如果有一天自已走着蒋美珍女士的人生,她也会和她做着同样的事,因为天下父母的爱都是自私的。

    “奶奶,你说?”

    “如果,你不能爱诺,请尽量不要伤害他好吗?这是一个临死老婆子的请求?”

    蒋美珍女士睁大眼,用力的望着乔乔,那样深,生怕遗漏掉一点的表情,乔乔愣住了,面对着眼前这张企盼的垂死还在惦记着孙子的老太太,眼泪终于流下来。

    “好,我答应你,奶奶。”

    “谢谢,谢谢,乔乔,你是个好女孩子。”

    她说完,松了一口气,笑了,苍白的脸竟然那么轻盈,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我想见爷爷了,还有两句话和他说。”

    “好!”乔乔握着她的手慢慢的放开,这一放就是一生,她曾经对她的宠爱。对她的敌意,都不见了,可是此刻记住的竟都是她的笑靥,她说,女孩子有任性的资本,她说,乔乔就像中国娃娃,她说,就像要一个这样的孙女。

    奶奶……

    乔乔拉开门出去,皇甫老爷子立刻冲进去,皇甫诺跟着老爷子想进去,乔乔一伸手挡住他的去路:“她想和老爷子说几句话,你别打扰他们了。”

    皇甫诺转身靠在一边的墙上,头抵着墙角,高大的背影,那样孤寂,无助。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