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 > 血灵醒了前世今生

血灵醒了前世今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那男人单手支撑着她身后的椅背,把她圈在宽大的臂弯里,一脸的寒意的望着她。

    这男人不是皇甫诺又是谁?乔乔掉头扫视门口,这男人怎么就不动声色的走进来呢,她们竟然没有察觉,乔乔掀了一下唇,以示笑意:“诺,你怎么来了?”

    “听说某人想谈恋爱,所以我就当仁不让的来了。”

    “这个嘛?我和小雅正在逛街,没什么空?”乔乔恨不得咬了自已的舌头,为什么结巴,难道怕他不成,此刻她应该站起来大声的宣布,自已想谈一个单纯的爱,但和他没什么关系。

    可是那男人的慵懒的眸光一扫向鲁小雅,鲁小雅就像看到鬼一样,抓起自已的皮包,急急的开口。

    “姐姐,报社里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谈。”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乔乔掉头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叫:“小雅,小雅,我们还有事没谈好呢?”

    皇甫诺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的望着乔乔:“乔,要不我陪你谈恋爱?”

    乔乔只觉得周身的冰寒,高贵霸道有着帝王之气的皇甫诺陪她谈恋爱,这感觉怎么想怎么糟,用力的抽回手,定定的望着他,想看清楚自已的心意,明明是喜欢这个人的,可是为什么在想到要嫁给他的时候,心底却浮上来一抹强烈的悲壮呢,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感觉压抑着自已,很累……

    “诺,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一看到你就会觉得心痛,想流泪,甚至于总有一些东西似乎在脑子里,对了,有一天晚上我甚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子自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已哭得一蹋糊涂,真不知道自已怎么了?”

    乔乔说完苦恼的按着太阳穴,难道是最近太累了,可是都调整了好长时间啊。

    “乔?”皇甫诺脸上的戏谑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抹小心翼翼,眼光瞄向她手上的玉镯,松了一口气,那镯子还没有发光,说明血灵还没有醒过来,血灵不醒过来,她的记忆是不会复苏的,现在的他,既希望血灵醒过来,因为那样蛇族的人全都复苏了,可是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它醒过来,因为它一觉醒,乔的记忆便会复苏。

    到时候,她一定会恨他的,因为上一世的伤痛那么清晰,她绝望的眼,决然的把尖刀刺进自已的心脏,那有多痛呢?

    “没事,你想多了,最近多休息,别想了。”

    心中的恐惶超越了理智,皇甫诺的大手紧握着乔乔的小手,安抚她,这一刻他倒希望她什么都不要想起来,那样的话,他们就会和平的在一起。

    “算了,不想了,我想回去了!”乔乔抽出自已的手,最近脑海里总是很乱,本来今儿个约了小雅逛街,心情还好些,偏就这男人还出现,影响她难得平和的心情。

    乔乔拿了包包走出去,身后的男人眸光幽深下去,心痛无比,唇角紧挽,一言不能发,乔乔似乎不愿意看到他一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难道说她的记忆真的要复苏了吗?

    千万不要啊?光看她此刻的神情,只怕她恢复记忆了,两个人从此形同陌路了。

    皇甫诺高大的身躯站起,跟着她的身后往外走去,咖啡店里的客人脸红心跳的望着这男人,好俊啊,比明星还漂亮,直到他走出去,目光仍追随着他。

    门外,雷冬正立着,看到董小姐一个人出来,上了门前江家的车子,而少爷一脸落寞的走出来,目光中满是心疼,雷冬疑惑的想着,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先前两个人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江家,乔乔一回来便把自已关到房间里,总觉得今天自已做得有点过份了,看着他落寞心痛的眼神,她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乔乔趴在床上,望着手上的玉镯,对着光亮,奇怪的上下晃动着,这时候早忘了皇甫诺的事情,对这个镯子相当的感兴趣。

    “这是什么东西呢,只要我滴一滴血,它就变得很漂亮,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成,不如试试?”

    乔乔说做就做,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爸爸上班了,寒寒去拍广告了,小雨上学了,只有她一个人最无聊,不如找点事做,研究一下这镯子有什么稀奇古怪的。

    因为怕疼,最后只找了一根大头针,在自已的食指上刺了一下,血冒了出来,乔乔小心的滴在那镯子上。

    天哪……

    镯子果然亮了,耀眼的光芒,红色妖艳,对着阳光照过去,透明得如同上等的水晶,里面似乎还有东西在晃动着,是什么呢?乔乔惊喜以望着,好半天才开口。

    “要是一直这么亮,才漂亮呢!”想到这,不由对着镯子喃喃自语起来:“喂,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问完,自已竟然自发笑了起来,好傻啊,怎么感觉里面的东西会说话似的,这根本是个荒渺的念头,谁知道她的话音一落,一道悦耳轻快的声音响起来。

    “主人,是我,血灵。”

    乔乔一听,张大嘴巴,呼吸急促,第一时间从床上跳下来,尖叫起来,在房间里来回的跳动,最后摇晃着脑袋,一定是幻觉,她做梦了,她头晕了,才会出现幻像,镯子竟然真的说话了,这怎么可能,不过她很快想到一件事,儿子出生的时候是一个蛋,那么这事也没什么恐慌了,镇定下来,望着那晶莹剔透的镯子。

    “血灵?你倒底是什么东西?”

    “主人,我是蛇族的守护神啊?”里面的声音别提多好听了,乔乔翻白眼,这倒是个什么东西?鬼怪还差不多,竟然是守护神,乔乔翻白眼,不过猛然想到一件事,蛇族,蛇啊?眼睛睁大了,盯着镯子,尖锐的叫起来,声音都轻颤了。

    “你说蛇,是蛇吗?”

    “是的,主人?”

    那声音再次响起来,还伴随着慵懒的笑声,光听笑声,便想像出这守护神应该是个美貌倾城的人,这声音多好听啊,不过最重要的是,真的是蛇啊,乔乔心口一疼,差点抽过去,难道,小雨,小雨是一条蛇?

    乔乔翻白眼,呼吸都困难了,手脚全软了,难道皇甫诺也是一条蛇,而她竟然和蛇做了,想吐,只是吐不出来,因为中午没吃什么东西?

    “血灵,我要死了,这太让人震憾了。”

    乔乔趴在床上,望着那镯子,只听到那家伙愉悦的声音响起来:“主人,你不会死,因为有血灵守护着你。”

    “屁,你别害我了,什么血灵啊,出来让我看看吧,是男是女啊?”

    乔乔的话音一落,一道红光从镯子冒出来,慢慢的幻化成人像,一袭月白色的长衫,墨黑的发,用白玉簪绾着,肤色白晰,一双魅眼惑人心神,长长的眼睫引人注目,高挺的鼻和秀美的唇正泛着迷人的润泽。

    竟然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男,双手抱胸,优雅高贵,好像从古代的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你,你是谁?”

    乔乔的身子往后一跳,双手护住胸口,冷冷的出声。

    “主人,我是血灵啊?”

    乔乔做梦也没想到,一只破镯子里竟然冒出一个美男来,而且这美男一口一声的叫她主人,她要晕了,老天啊,让她昏过去吧,让他昏过去吧。

    可惜人没昏过去,老天却变色了,只见先前还阳光灿烂,这下子却乌云密布,雷声大作,整个天际黑沉下来,压抑得人快喘不过气来一样。

    乔乔顾不得害怕血灵,飞快的奔到窗户边望着,紧张不安的情绪笼罩在心头:“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美男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微蹙眉,就连蹙眉都是那么的好看,担忧的叹息。

    “蛇族复苏了,主人,你都忘了吗?邪灵出世了,只怕三界要有灾难啊?”

    “邪灵?”乔乔打了一个激灵,虽然不知道那邪灵是什么东西,可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竟然有窒息的感觉浮上来。

    “血灵究竟怎么回事,什么蛇族,什么灾难,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心里好恐惶,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好害怕的感觉!”乔乔伸出手抱住自已的肩,很冷很冷,忍不住轻颤起来。

    一旁的血灵,一伸手一抹红光罩着乔乔,让她感觉不到冷意。

    “主人,闭上眼睛,慢慢的感应,你会想起从前的一切的。”

    “是!”乔乔闭上眼,有些困,慢慢的似乎睡着了,血灵一伸手抱住她,轻手轻脚的放到床上去,守候在一边。

    一千年前,连熙是汾安城的才女,因为心高气傲,二十大龄而未嫁,爹娘心急如焚,最后决定让老天来决定这样的亲事。

    抛绣球……

    那一日,风和日丽,绣楼之上,她脱俗如仙,临风而临,迷了京城多少风流才子的眼,可惜她一个也看不上,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绣球,如云的墨发绾成逶迤髻,斜挺碧玉流苏,使得汾安城的人几乎爆动,可惜她无动于衷。

    那时候,她忽然决定不嫁了,因为没有人入得了她的眼。

    可是世事无常,一阵风过。

    她手里的绣球无端的被风吹远了,整个汾安城的人追着那球跑,形成了庄观宏伟的场面,最后听说那球落入了一池碧湖,无人能得。

    自那一日后,她忽然生了病,合府上下心急如焚,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心中的宝贝,为了女儿,年迈的爹娘一夜老了十岁,请遍了京城的名医,甚至连捉鬼的矛山术士,还有那念经的和尚都请了来,都无济于事。

    最后一夜,她拉着爹娘的手,不忍心两个老人家在自已逝后,伤心欲碎,因此编了谎话。

    “爹爹娘亲,莫要失望,孩儿虽逝,魂未归天,等孩儿走后,你们出了连府,向右走五十米,那里有一只白猫,孩儿的魂灵将附于它身上,让爹娘也有一个寄托。”

    说完,她闭眼离世,爹娘急急奔出府去,府外果然有一白猫,妩媚妖娆,甚有熙儿的风骨,因此虽然伤心,可有这猫陪伴,大抵撑了过去,那猫取名连城,一直陪着二老。

    其实那猫是她让一个丫头放的,生不能尽孝,死后何欢,她能做的只有这个了。

    她以为自已死了……

    其实那一日,绣球落在碧湖之上,是因为湖中盘着一只千年的大蛇,它是蛇族的王,因为游山玩水,这一日正好路过汾安城,看到绣楼之上的连熙,第一眼便心动了,所以掀起一阵风,刮飞了绣球,落于湖心。

    连熙没想到事情的经过竟然是这样的,她落入了这个叫蛇王诺的掌心,成了蛇族的王后。

    先前她反抗,争斗,和那个狂傲的家伙势不两立,但两个人在相斗的过程中,产生了爱意,她便心甘情愿的留在了蛇族,这一留过了两百年,两百年过去了,王后的肚子竟然一直没有动静,蛇族的人心急了,每天都有大臣向王进言,要王纳妃,因为王后是人界的女子,一定不是蛇王的命定女子,所以才会无所出。

    蛇族,只有命定的女子才会产下王的蛇子。

    她以为他们的爱情会天荒地老的,谁知,他最后背弃了曾经的爱,要纳妃,原因是那个蛇族的女子怀孕了,而那个女人是她最好的朋友,凤蛟。

    最后的一幕定格在婚礼上,那一日她身穿白色的罗衣,手执尖刀,闯进喜堂,众目睽睽之下,声言厉下,从此后与他恩断义绝,一刀刺心,可是她没想到,那时候,她已孕有蛇子,那刀刺穿的不仅仅的是她的心脏,还有蛇子,一尸两命……

    冥思中的乔乔泪如雨下,拼命的挣扎着,一千年前那冰冷的刀峰似乎还生生的留在她的心脏里,刺骨的冷啊,二百年的情分,抵不过一个女子的谎言,这真是太可笑了,她哭了又笑,守在床边的血灵轻声唤她。

    “主人,主人。”

    乔乔陡的睁开眼,那双眼瞳一点温度也没有,冷酷无情,她忆起了前世的一切,原来那个梦里的女子正是她,她的前世连熙,而皇甫诺正是蛇王诺,一想到那个男人,乔乔的唇角浮起一抹冷笑,阴狠一点感情也没有,那个男人想勉补吗,可惜一千年后,他同样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不会原谅你的。”

    她的眼神映在玻璃窗上,冰冷空洞,窗外正下着瓢浇的大雨……

    皇甫庄园的书房里,皇甫诺端着一杯酒,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和瓢浇的大雨,心头闪协雷鸣电轰,为什么他的心头有深深的不安呢,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少爷?”

    “下去吧!”书房边雷冬看主子心神不安的样子,这是极少见的,主子一向雷打不动的表情,虽然有时候和董小姐在一起,会被气得痒痒的,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啊。

    “是!”雷冬不敢说什么,退了下去,守在门外。

    书房内陷入安静,忽然一道幽冷的声音响起:“皇甫诺,你好啊?”

    “谁?”皇甫诺急切的抬头,只见半空中一个身影飘浮着,上下晃动,那分明是小雨啊,不由得大惊,叫了起来:“小雨?你怎么了?”

    “小雨?现在不是他,是我,是我,我回来了,皇甫诺,你等着吧,我会报仇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不见了,这时候窗外的雨停了,黑云散去,天际一片明朗,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幻像,可是皇甫诺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邪灵觉醒了,而小雨被屏敝在自已的身体内出不来。

    这该如何是好,难道血灵醒过来了?那么蛇族呢,那么乔呢?

    这时候电话铃激烈的响起来,皇甫诺一扬手便感应到,这电话正是乔打来的,她恢复记忆了,眼神里一闪而逝的惊谎。

    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拿起电话。

    “乔?”

    “我叫连熙,诺,我们又见面了!”电话那端是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完全不同于先前,她果然忆起了前世的一切,而且她恨他,他可以从那一点感情也没有的话里意识到这一点,她恨他,这想法如蚀骨毒酒一样浸透到他的四肢,让他不能言不能语,却痛得恨不得死过去,经历了多少番的轮回,最终两个人成了如今的场面,为什么?

    “乔,你听我说?”

    “从此后恩断义绝,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皇甫诺本来想告诉乔,小雨的事情,可是电话那边的人并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叭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皇甫诺手里的酒杯失手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身子重重的跌落到身后的沙发上,脑子嗡嗡作响,这真是一场罪孽啊,他知道连熙心里的恨,不仅仅是因为他背叛了她,还有他毁了她人身之过,一千年前,她本是一个人类,将会有自已美满的姻缘,要孝敬的父母,但是他用了诡计,生生的毁了她的人身,可是到头来却付给她一场痛,而不是真心相守啊。

    门外,雷冬听到屋内的响声,惊叫起来:“少爷。”

    “滚。”

    皇甫诺狠厉的叫起来,低下头,俊毅的脸埋在掌心里,现在他该怎么做才能挽救从前犯下的错啊。

    这一世连前生的,只要能赎罪,让他做什么都行啊?

    忽然空气中飘浮过腥浓的味道,正是蛇类的体味,抬眸,黑瞳凌厉:“青翼?”

    “王?”一个黑袍男人现身在他的面前,恭敬的开口:“王,蛇族苏醒了,族内的四大长老让王尽快回去,邪灵觉醒了,很可能会对付蛇族。”

    “让他们统统去死,当年若不是他们一意妄为,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今日竟然有脸如此说,如果邪灵要灭蛇族,那也是他们应得的报应,以后没有我的传唤,不准出现。”

    皇甫诺说完,一扬手,一股强劲的黑风卷起,把青翼掀飞出去,现在他的能量已上升到顶端,没有人可以轻易的打败他,可这有什么用,乔一句话便可以伤得他遍体鳞伤,而这是他该得的。

    乔此刻一定很伤心,绝望,而他不敢出现去安慰她,只能让别人过去。

    皇甫诺呆愣半刻,打电话给寒,让他回去陪乔乔。

    他做着这些事的时候,心里好像在滴血一样,一滴一滴,清晰的听到自已心碎了的声音……

    寒寒接到皇甫诺的电话,以为自已听错了,那霸道占有欲特别强的家伙,竟然打电话给他,这可能吗?说乔心情不好,让他回去陪陪他,江夜寒以为自已听错了,或者在做梦,直到最后皇甫诺冷戾的低吼声传来,他才相信是真的,可他为什么不去陪她呢,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在电话里,他听着他的声音,呜咽的就像一只受伤的狼。

    本来想问他,谁知他竟然挂了电话,再加上他真的担心乔乔,立刻取消了接下来的行程回t市。

    江家。

    乔乔关在房间里,不管琴姐如何叫她,她也不理,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一边坐着的是血灵,谁会想到血灵竟然是个活色活香的大美男呢?

    “血灵,你说我为什么要遇到那个男人呢,难道我必须从前世到今生都要遭受他的这种伤害吗?如果时光重来一回,我当日就是魂飞魂散也不会爱上她的。”

    乔乔痛心的开口,她说的不知是前世,还是这一世,两世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两世还都受到同样的伤害。

    血灵,慵懒的斜依在床上,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魅惑人心,纤长的手指轻飘飘的抚着她的头发,爱如珍宝似的。

    “你啊,何苦来着,这样会更心痛的。”

    “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和他有一丁点的纠结,血灵,有什么办法没有,我要忘掉他这个人,就是他这个人?”

    两个人,不,一人,一神的谈的正热切,门外再次响起了急切的敲门声,伴随着敲门声的是磁性暗沉的叫声:“乔乔,乔乔,我回来,开门?”

    乔乔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扫了旁边的血灵一眼,那家伙自动化成一抹红光,闪进手镯中,不过因为血灵醒过来了,所以那手镯鲜艳的像水晶一样透明耀眼,漂亮极了。

    乔乔收拾了一下下床开了门。

    看也没看从门外走进来的江夜寒,转身照旧趴到床上去。

    “怎么了?诺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似乎很伤心,我还从来没听过他那样低沉绝望的声音,乔乔,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江夜寒见乔乔趴在床上,只看见她的脑袋,也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心里急得不得了,一伸手,纤长的手指扳正她的脸,只见乔乔的眼睛红红的,有泪水在里面氤氲,不由心疼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乔乔摇头,不知道如何和寒说,他是现代的人类,根本无法理解,他们这种前世今生的传说,也许说出来很多事他都不会相信的,说不定当她说糊话。

    “寒,你相信前世今生的传说吗?你相信世界上有蛇族吗?还有守护神什么的?”

    乔乔伸出手抓住江夜寒的手,希望他能给自已纠正一下,也许她是太累了,所以做梦了,其实什么都没有,没有血灵,也没有皇甫诺,更没有什么蛇族,一个蛇,就是人剥了吃,煮汤喝的低等动物,怎么可能变成强大的生灵呢,也许她真的做梦了。

    “乔,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那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大自然中,有很多生灵的存在,只是每一种生灵都维持着和谐,不会破坏其他的平衡,这样想来,即便他们存在着,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想到江夜寒并没有大惊小怪,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两个人正说着话,那江姐从外面跑进来,脸色难看异常,扶着门框站好,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小姐,大事不好了,市一小的老师打来电话,说小少爷从教室里冲了出去,跑走了,再也没有回去,他们让人四处寻找,也没找到他的下落?”

    “什么?”

    江夜寒陡的站起身子,乔乔心急的从床上爬起来,两个人相视一眼,往外跑去。

    乔乔又打电话给市一小的校长,确认这消息是真是假,最后得到消息,确实是真的,小雨正上课,忽然脸色难看的冲了出去,一去就没有回头,他们派了很多的老师出去找,也没有找到人影,此时整个学校的人都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了?

    乔乔没想到儿子会不见了,小雨会去哪儿呢?

    “怎么办?怎么办?”

    江家的客厅里,乔乔焦急的来回走动,不时的抬头往外看,眼睛瞄到自已的手镯,想到血灵来,可是现在江夜寒在面前,她无法开口询问血灵。

    “你别急了,不会有事的,现在又没什么人动他,很可能是他肚子疼了,或者有什么情况,小雨不比别的孩子,相信他很快便会回来的。”

    “可是?”

    乔乔的心里始终不踏实,走累了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江夜寒蹙眉沉思,最后决定出去找,让乔乔守在家里等候,如果小雨回来就打电话给他,另外他会通知夏桀一起分头去找的,让她不要担心,本来江夜寒想通知皇甫诺的,但怕乔乔反弹,所以没担到皇甫诺的名字。

    “那你快出去找吧,别担心我了。”

    乔乔摧促江夜寒快出去,其实她想问问血灵,他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儿子就那么从教室里冲了出去?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等到江夜寒一走出去,乔乔便上了二楼的房间,关上门冷冷的唤了一声:“血灵,血灵?”

    “主人?”血灵冒出一道红光,在半空上下忽悠,并没有现在原形来,只是定定的停在那里等着乔乔的问话。

    “我儿子不见了,快帮我查一下,他现在在哪里?”

    血灵仍蛇族的守护神,对于蛇族内的事几乎了如指掌,所以知道小雨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不紧不慢的开口。

    “主子,邪灵出世了,他占据了小雨的大脑,也就是小雨现在既是他,也不是他。”

    “我不懂?”乔乔摇头,他说的什么话,她都听不懂,什么他既是他,也不是他,这是什么意思,她儿子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血灵,说清楚一点,我听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主人难道忘掉了一千年前的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了吗?当日主子穿心而死,蛇子也死了,但他的魂灵锁在血玉中,因为怨气太重,所以变成了一缕邪灵,邪灵就在小雨的身上。”

    “啊,在我儿子身上,那怎么行,他一定是个坏东西,我不能让他伤害小雨,我要杀了他。”

    乔乔气得跳脚,在房间里两回的走动,不时的怒骂一句,此时她是真的急了,一直漂浮在半空的血灵叹气,主子到人世轮回一千年,脑子好像变笨了,怎么忘了,邪灵也是她的孩子,而且就是她的儿子小雨,小雨是两魂一体的圣灵。

    “主子,他就是小雨,小雨就是那个邪灵,他们是一体的,你杀他,就等于杀儿子,这就好比人类的那种人格分裂症,一半好,一半坏,而现在坏的能量太强,所以占据了上风,所以现在他做什么事都是不可预料的,当日的怨气,他一定会报的。”

    乔乔总算冷静下来,也把血灵的话听进去了,可一想到儿子变得人格分裂了,而且还是坏的占据上风了,一想到这个她心里冰凉一片,小雨不会做出什么恶事吧,他心中有怨气,那么一定会对付皇甫诺的,这可怎么办?父子残杀,古往今来,都会被人不耻的。

    “这可怎么办?如果他要去杀蛇王,他的父亲怎么办?”

    “万万不可!”血灵红色的妖光波动起来,声音急促不平稳:“蛇子仍圣灵,如果他杀父的话,一定会遭到天劫,到时候就会灰飞烟灭的,所以主人一定要阻止他的行为。”

    乔乔的眼睛睁大,收缩,最后尖锐的开口:“那你帮我查一下他在什么地方?”

    “怨气重,阴暗潮湿的地方,那些地方我去不了,而且他的能量强大,就算蛇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如果他不想让我们知道,我们是决不会找到他的。”

    血灵叹气……

    屋子里死一样的沉寂,乔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江夜寒和夏桀出去找了一圈回来,空手而归,推开门望着屋子里闷坐在沙发上的乔乔,心疼不已。

    “乔,我们找遍了大街小巷,可就是找不到他,他一个小孩子会到哪里去呢?不如我们报警吧。”

    江夜寒建议,身后的夏桀点头,望过来,眸子是幽深的柔情,唇角挂着不舍,乔乔这是怎么了?脸色好难看,而且小雨那小子真不是个省心的家伙,哪有这样让妈咪难过的,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地教训这小子。

    “算了,你们别找了!”

    乔乔绝望的开口,吓了江夜寒和夏桀一跳,两个人闪身走到她的身边,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关切的询问:“究竟怎么了?”

    乔乔听着他们关切的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想到儿子变成一个坏儿子了,他不要妈咪了,她的心里便疼得抽气,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说变坏就变坏了,最重要的是他变坏了,还想去杀他的父亲,杀他的父亲没事,反正那男人也伤透了她的心,可是儿子会灰飞烟灭的,难道她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就是为了让他灰飞烟吗?所以她一定要阻止这件事,可现在他不出来,她们也找不到他啊。

    “寒,陪我去皇甫家,我要见皇甫诺。”

    “这?”江夜寒愣了一下,先前听到皇甫诺要死不活的话,乔乔也愤怒,既然不想见,何必再见了难受呢,等过两天大家心平气和的再见不好吗?

    “乔,不如过两天再去吧”

    “不。我要立刻去皇甫家,我怕赶不上了,寒。”

    江夜寒看她坚持,也不好说什么,望了一眼夏桀:“我们送她去皇甫家吧。”

    他们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两个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皇甫诺伤心绝望,乔乔也痛苦难过,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夏桀开车,江夜寒陪着乔乔坐在后面,一路上安抚她,到皇甫家的时候,一定要冷静,有话慢慢说,千万不要再崩起来,到时候又伤心。

    寒寒直觉上以为两个人吵架了,哪里想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皇甫诺竟然是蛇王转世,现在已经觉醒了,而乔竟然是他的王后,他轮回一千年就是为了把她接回蛇族去,可是被伤了的心,还能再偿试回到从前吗?

    皇甫家……

    雷冬一看到江夜寒和夏桀领着乔乔过来,眉挑了一下,轻声的开口:“江少,董小姐?少爷在二楼呢?”

    江夜寒点了一下头,扶着乔乔走进去,阿秀一看到乔乔,便不安的唤了一声:“董小姐。”

    不知道少爷和董小姐又怎么了?这两个冤家真能折磨人,他们这些外人看着都着急,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董小姐?”

    乔乔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想到这些事情,心里便难过,为什么这些人和事还要再凑到一起呢?

    二楼的书房紧闭着,门前守着几个保镖,一看到江夜寒等人走过来,张嘴刚想叫,江夜寒竖起手阻止他叫出声来,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下去,望向一边的乔乔,轻声的开口:“你进去吧,和他好好谈谈,千万不要吵起来。”

    “好,我会的。”

    乔乔一想到里面的男人,眼光都是冷的,唇角挂着凉薄的笑,一连温度都没有,江夜寒和夏桀看得触目惊心,先前还看到两个人很恩爱呢,这会子又发生什么事了?

    “咚咚!”乔乔轻叩了两下门,里面传来皇甫诺阴骜冷沉的声音,带着冰霜一样的寒意:“滚出去。”

    乔乔的脸色一怔,这男人如此暴戾,和一千年前还真有得一比,个性差得要死,自已竟然爱上这个差劲的男人,看来眼光有问题。

    “是我?”

    她清冷的声音响起,很快便听到脚步声,眨眼门被拉了开来,一张难以置信的俊脸呈现在眼前,头上的发丝被他拨拉得凌乱不堪,可却拥有不一样的妖娆,不过此时的乔面无表情,眼里是冰寒,冷淡的瞪着他,一看到这个男人,她便忆起那冰冷的剑峰刺穿自已胸口的疼痛,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亲手送一剑进他的胸口,让他知道那剑有多么的寒,还要用力的往下刺,剧烈的疼痛淹没了整个人。

    “乔乔?”皇甫诺轻声的叫,他的眼睛在晶亮之后慢慢的黯然下去,唇角紧抿着,一抹绝望挂着他的眼梢,整张脸都惨淡了下去。

    “你该叫我连熙。”

    乔乔越过他高大的身子径直走进去,坐到书房内的大沙发上,眼睛冷冷的望着他,慢慢的一字一顿的开口。

    “我来不是为了和你叙旧,我想你应该知道邪灵出世的事了,他心里有怨气,必然会来找你报仇。”

    “你关心我?”皇甫诺的眼里升起一抹希望,慢慢的燃烧着,可惜乔乔垂下眼敛,把玩着自已手指,慢条斯理的开口:“你的死活与我何干,我只是不想让儿子灰飞烟灭,如果他杀了你,必然要遭到天劫,到时候灰飞烟灭,他是我幸苦生下来的儿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灰飞烟灭,所以他如果一出现,我希望你立刻通知我。”

    乔乔说完,也不看皇甫诺,所以不知道那个男人在石化了之后,胸腔剧烈的跳动,一口气提不上来,血从唇角溢出来。

    这都是报应不是吗……

    “乔乔?”他的脸白得像一张纸,唇角的血越来越多,身子轻摇,原来一个人伤一个人,不用刀剑,不用枪炮,便足可以做到,那绝情冷言,就是世上最锐利的利器啊……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