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 > 天劫幻成蛇身

天劫幻成蛇身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是的,我扯你的胡子了!”灵儿认真的回答阎王的话,说完走下高台,和父亲大人站在一起,阎王这时候才有空看清楚皇甫诺,打了一个哈欠,不甚在意的开口:“原来是蛇王驾临,不知道蛇王到阎王殿来所为何事。”

    “我想把江夜寒的魂魄带走,请阎王成全。”

    “什么?”阎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把魂魄带走,既然拒了魂,怎么可能把他带走呢,这蛇王还真是胆大妄为呢,竟然敢让人把魂魄带走。

    “蛇王好大的胆子,这是不可能的,没听说阎王要人三更死,不得留人到五更吗?何况上次你儿子已经两次从鬼差手里救下魂魄了。”

    一说到这里,那阎王有些后知后觉的瞄向灵儿,小声的嘀咕着,不会就是这小子吧。

    “既然有了两个魂魄,我就不介意带走三个魂魄。”

    灵儿怒了,只怕今天和他们好言相向也带不走魂魄了,不如打他个阎王殿天昏天暗,看他还敢说什么,当下身子一动,跃到半空,冷沉的开口:“阎王,今天你不放也得放,放也得放,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毁了这阎王殿,烧了你的薄命司,你不想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那薄命司,可是阎王的命根子,如果薄命司被烧了,天下就大乱了,他阎王小命就别想要了。

    灵儿话音一落,紫色的光芒罩着整个大殿,这时候判官和莫离听到里面的动静,已停住手脚跑了进来,一看那漂浮在半空的家伙,周身紫色的光芒,一波一波的晃动着,如海水一样汹涌,就是远远的站着,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气,阎王和判官脸色大变,难怪那两个鬼差害怕他,原来这小子是一个圣灵,眼下还未成熟,如果成熟了,只怕五界内少有对手,不过就是现在的身手要想毁一个阎王殿也是小菜一碟。

    “现在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放还是不放,如果再不放,这阎王殿可就没了,接下来就是薄命司!”

    没了阎王殿和薄命司,还有他阎王吗?阎王心急如焚的望着判官,判官点了一下头,示意阎王把他们要的魂魄给他们带走,要不然就别想安宁。

    看来这家伙不是吃素的。

    阎王赶紧点头:“你快下来,放他,马上放,你先下来吧。”

    “好。”灵儿满意的降落下来,收起紫光,定定的望着阎王,一旁的皇甫诺看着眼前的一切,简直是无语了,本来想好言相劝,结果没用,反而是灵儿的威胁更有用一些,不过他们总算把魂魄放了。

    “去把今天拒来的魂魄带来,交给蛇王带走。”

    阎王恨得牙痒痒的却没办法,不过这小子一定不会好过的,呆会儿他就上天,找人收拾这小子,眼下他还不成熟,还有机会,只怕天帝知道,也不会让这小子成熟的。

    对于阎王的心意,灵儿唇角浮起一抹笑,不阴不阳的开口:“阎王,如果你敢胆找我的麻烦,我还会回来的。”

    此言一出,那阎王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赶紧讪笑着:“不会的,不会的。”

    小鬼已把江夜寒魂魄带了过来,江夜寒一看到皇甫诺和灵儿,奇怪的追问:“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带你回去。”

    皇甫诺不想多说什么,一伸手拉着魂魄闪身离开,一个字也不说。

    诺大的阎王殿里,上到阎王,下到小鬼,全都面面相觑,难道就这样让人把魂魄带走了,一旁的判官阴沉沉的开口:“阎王,难道就让他们如此嚣张?”

    “你以为呢,如果现在不顺着他点,今日定会毁了我们阎王殿的,但是他们父子二人别想好过。”

    阎王冷哼,一甩手往内殿走去……。

    圣皇医院的贵宾房里,皇甫诺和小雨一现身,乔乔紧张的追问:“你们怎么样?没事吧。”

    灵儿摇头,安抚着乔乔:“母亲,我们没事,你放心吧。”

    “真是太好了!”乔乔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吓死她了:“对了,寒怎么样?”

    “母亲请看?”灵儿指了指床上的江夜寒,虽然他的脸色仍然苍白,唇也没有血丝,但是他却有了丝丝的呼吸,当下高兴的叫了起来,飞快的冲出去拉开门:“小雅,快去叫医生,寒有呼吸了。”

    “啊!”通道上的人全都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的冲了进来,在确定寒真的有呼吸以后,萧强飞快的冲了出去找医生,院长听到这件奇闻,第一时间领着医院所有有能力的医生赶到顶楼的贵宾房。

    贵宾房里,围了一群人,院长亲自给江夜寒检查,最后确认,这本来心脏停止跳动的人,竟然恢复了心跳,虽然身上仍有多处外伤,但基本上可以排除死亡的迹像,这就说明被医院诊断了该死的人却活过来了,院长和手下的主任医师,不由得面面相觑,惶恐不已,径自走到皇甫诺的面前请罪。

    “总裁,看来我老了,该下岗了。”

    “好了,这是意外,你们立刻按排人给他治疗外伤吧!”皇甫诺冷硬的开口,掉头望向一边的萧强:“立刻到医院门前宣布,大明星江夜寒已经苏醒,脱离了危险,希望粉丝和记者还给他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他好好静养,等他身体好了以后,会召开记者会告诉大家详细的情况。”

    萧强恭敬的点头:“是,我这就去办。”

    转身大踏步的走出去,而另一方面房间里,院长已经命人把江夜寒重新送入手术室进行外伤处理。

    而回过神来的乔乔立刻和皇甫诺还有小雨去下面的病房看望爸爸,希望爸爸没有什么事。

    一家人走出病房,看到鲁小雅立在门边,感恩的望着半空,不知喃喃自语些什么,乔乔推了推她的身子:“小雅,快跟上去,如果寒出来,好好照顾他,好吗?”

    “嗯,我知道了。”

    鲁小雅回过神来,飞快的跟上前面的手术车,一行人进入了专用电梯,而皇甫诺和乔乔还有小雨乘普通的电梯,到病房去看望爸爸。

    江汉成已经醒了过来,眼睛一片死灰,望着窗外的天空,乔乔推开门走进去,心疼不已,伸出手拉住爸爸的手,柔声的开口:“爸爸,你放心吧,寒,什么事也没有,他又有呼吸了,是医院误诊了。”

    江汉成一听,飞快的掉头,忽然想到一件事,皇甫诺是蛇王转世,而小雨也有着超能力,那么一定是他们救了寒寒。

    “乔乔,是不是你们?”

    “爸爸,只要他恢复过来就好,你别担心了,什么事都没有。”

    江汉成抬头扫视过去,皇甫诺的俊逸的脸上布着少见的认真,眼瞳幽深,一波一波的荡着海水一样深沉的暗芒,那样的光泽是属于王者之气的,让人深信不疑。

    “嗯,真是太好了,那孩子太苦了,如果他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爸爸真的生不如死了,他能活过来就好了,从小没亨受到母爱,连喜欢的女人也不能够拥有,这样的人生,他一定觉得无趣极了,所以才会连替身都不用,亲自上阵,他对人生是真的无所眷念了。”

    江汉成说着流下泪来,乔乔更是陪着他一起流泪,小雨伸出手细心的擦干江汉成的泪,轻声的开口。

    “爷爷,舅舅不会有事的。”

    “是啊,你们别伤心了,爸爸还是安心休养身体吧,别到时候寒的身体好了,爸爸再倒下来,又任到他为您担心了。”

    皇甫诺劝解着,江汉成点头,既然寒没事,他就放心了:“那我什么时候能去看他。”

    “等你好一点就去看他吧,他在顶楼的贵宾房里。”

    乔乔扶着江汉成躺下,轻轻的为他推掖好被角,示意他睡一会儿,江汉成真的累了,点头,可是刚闭上眼睛,忽然惊惶的睁开,认真的望着乔乔:“乔乔,你别骗爸爸,寒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爸爸。”

    乔乔一再保证,江汉成才放下了一颗心,轻轻的闭上眼睛虚软的睡着了。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江夜寒醒了过来,看着围在床边的爸爸还有皇甫诺等人,眼里浮起了热盎之气,那俊美得如神抵一样的脸庞上,染上温暖的气息,慢慢的望着大家,一字一顿的开口。

    “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什么呢?”几道声音同时响起,江汉成松了一口气,轻颤着走近前,拉起寒的手,慈爱的开口:“孩子,是爸爸的错。”

    “爸,你说什么呢?”江夜寒心里暗暗自责,看看自已出事后,爸爸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他真是太任性了,只顾着自已的情绪,却没想到活着的人,该为他多担心啊,还有乔,即便不能成为她心目的爱人,但他知道她是当他像哥哥一样尊敬着的,他们都是他的亲人。

    “对不起,爸爸,以后我一定会小心谨慎的。”

    “那就好。”

    江汉成点头,松了一口气,直到这一刻,他看出寒的心里真的松动了,他似乎下定了决心把乔当成妹妹来对待了。

    一直站在病床边不说话的鲁小雅,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大家全都望着她,江汉成疑惑的指了指她,问乔乔:“这位姑娘是谁啊?”

    “喔,爸爸,她是鲁小雅,寒的助理。”

    乔乔说完眼神闪烁了一下,江汉成便明白过来,看来这姑娘喜欢寒啊,真是太好了,一直看着她跑来跑去的,而且寒寒一出事,她哭得最伤心了,看来寒还是遇到了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也许这一次的姻缘是属于他的。

    江汉成不在说什么,望了望江夜寒,又望了望鲁小雅,最后轻声的开口:“寒,爸爸累了,我先回去了。”

    “好,爸爸回去吧,我没事的。”

    江夜寒的脸恢复了一些气色,不像先前那般苍白,漂亮的眼睛泛着一层蓝莹莹的光芒,就像闪光的宝石,吸引人的视线,乔乔一看到爸爸走出去,紧接着开口:“寒,我们也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不忘跟鲁小雅打照呼:“小雅,你留下来照顾寒,如果累了就打电话给我,换我来照顾他。”

    “姐姐,没事的,你回去吧!”鲁小雅一边吸鼻子,一边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乔乔拉着皇甫诺的手往外走,皇甫诺回望了床上的人一眼,点头离开,就在他们出房门的一瞬间。

    只听到寒轻轻的开口:“谢谢你诺。”

    房门合上来,一切尽在不言中,有些事不需要说得太白,那深厚的情谊皆在其中,而房间内鲁小雅扑到江夜寒的身上伤心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指责着。

    “寒,你吓死我们大家了,下次千万不要做这种事了。”

    江夜寒闭上眼睛,看也不看那哭得伤心的女人,直到她趴到他的身上,扯到了他的伤口,他才忍不住的开口:“鲁小雅,你再压,我就没气了。”

    “喔,那你别气,我不压你就是了。”

    房间里的说话声远远近近的传出去很远,江寒城和乔乔他们乘电梯下楼,电梯里,江汉成忍不住打听鲁小雅这个人:“乔,那个女孩子,家世还好吧?”

    “清清白白的人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却很喜欢寒,寒那样内向的人就需要阳光一般的女子来温暖他,爸爸放心吧,总有一天,她会把寒的心捂热的,爱情是早晚的事,所以你别担心了。”

    “那就好!”如果寒也有了属于自已的爱情,他才真的放心了呢?

    医院门前,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虽然如此,但院方仍然不敢大意,保安一直守在门前,看到皇甫诺领着人走了出来,恭敬的点头:“总裁。”

    皇甫诺和乔乔回皇甫家去了,而江汉成一个人回江家去了。

    豪华的轿车内,乔乔一言不发,掉头望向车窗外的夜景,霓虹灯闪烁,一个迷离旋旎的夜,暧昧不休,那些闪闪烁烁的灯光有多少是幸福的呢?

    皇甫诺看乔乔的心情有些沉重,伸出手搂她入怀,关心的询问:“乔乔,怎么了?”

    乔乔把眸光移向身边伏在她腿上睡着了的儿子,轻轻的开口:“我总觉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会发生一样?诺,我害怕,要是小雨他?”

    “你别想多了,不会有事的……”

    皇甫诺虽然如此说,可是心里同样沉重无比,紧搂着乔乔,两个人的慈爱的眸光一起望向身边小雨,但愿老天开眼放过他吧,他只是太善良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空明洁清朗,阳光带着一抹热气洒向大地,到处升腾起火辣的暖气流,盛夏眼看就要来临了。

    乔乔有些昏昏欲睡,她最害怕炎热的夏在天,因为体质的原因,一到夏天,她就像一只冬眠的青蛙一样,呆在有冷气的地方,不想出来,可是今天她还要去看望寒,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大早小雨便去江家陪爷爷了,皇甫诺要处理事情,看来只有她一个人去医院了。

    吃完早饭,乔乔吩咐皇甫家的司机送她去圣皇医院……

    雷冬他们陪她一起前往圣皇医院,医院门前,有很多捧着花的粉丝阻在门前,不过被保安拦了下来,只说江夜寒要静养,请大家支持一下,可是那些铁粉根本不离开,一直站着不走。

    保安只好由着他们了,乔乔的车子一到,保安便打打开了门,放她们进来,因为皇甫家的专车谁不认识啊。

    “夫人,您来了。”

    “嗯!”乔乔点头,雷冬拉开车门,她缓缓的下了车,很多人向她致敬,她微点头,优雅高贵,掉头领着一帮人往圣皇医院的贵宾房而来。

    远远的听到贵宾房里有人说话,鲁小雅的,另外一个,好像是,乔乔想了一下,竟然是夏桀的,看来他也听到消息了,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

    乔乔一走到贵宾房门前,萧强恭敬的开口:“夫人来了。”

    “寒的情况还好吗?”乔乔人未进去,先关切的询问萧强,萧强笑着点头,没想到寒竟然躲过了一劫,这整个医院的人都传遍了,大家认为这可真是奇迹啊,没想到被医生宣布死亡的人,最后竟然又活了过来,那些外伤根本不会碍事。

    房间里的人都听以了外面的说话声,知道乔乔来了,江夜寒的眼里暗芒一闪,脸色的光彩照人,夏桀也不由自主的望向门口,几日不见还真有些想她了,不知道她好不好,想到这里,不禁自嘲的一笑,她怎么可能不好呢?

    鲁小雅早冲到门边,拉开门,热情的叫起来。

    “姐姐,快进来,快进来。”

    伸出手拽着乔乔走进去,雷冬他们站在外面候着,房间里,江夜寒不悦的瞪向鲁小雅:“你能文雅一点吗?”

    “我就这样,姐姐都没说话,你说什么啊?”

    鲁小雅根要不理他的话,笑眯眯的望着乔乔,现在她已经看得很开,知道他的心里有姐姐,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事情,但她是什么人?她是鲁小雅,无孔不入的鲁小雅,所以她会攻破他的心房,最后让他的心里只有她。

    鲁小雅贼贼的笑,一旁的乔乔笑着摇头:“没事,小雅这么可爱,我就喜欢她的自然不做作。”

    “听听,听听,姐姐说的话,知道吗?我自然不做作。”

    江夜寒无奈的叹气,还有比这女人脸皮厚的人吗?一旁的夏桀却笑起来,望着江夜寒,看来寒也是遇到了命定的女人,那么他呢,他命定的女人难道是简思妮不成?可是?眼光望向乔乔。

    黑瞳幽深不明,闪着一抹小亮光,不动声色的笑着:“乔,还好吗?上次的事谢了。”

    “和我说什么谢啊!”乔乔自然的捶了夏桀一下,就好像很久以前,两个人的心一下子放松了很多,这其中所有的事似乎彻底的化解了,亲热的相视而笑。

    病床上的人那双像宝石一样炫耀的眼睛望着她笑,乔乔走到近前,伸出手来,那手纤长细小,江夜寒伸出大手紧握在其中,乔乔责怪的开口:“你啊,把所有人都吓死了,以后可别做这种事了。”

    “是,不会了,让你和爸爸担心了。”

    寒磁性迷离的声音响起,带着浅浅的自责,一边的鲁小雅眼神纠结起来,绞着自已的手指尖,乔乔抿唇笑,抽出手给他掖好被角,低低的警告。

    “还有一个人你忘了说,别把人家忘了,小雅可是我们当中最担心你的,从你出事到你醒过来,直不停的哭呢,我记得寒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喔。”

    江夜寒听了乔乔的奚落,脸色一红,鲁小雅确实对他挺好的,自已似乎做得有点过份了,抬起眼扫了过去,面无表情的工口:“谢了。”

    鲁小雅立刻笑了起来,刚才的阴骜一扫而过,连连的摆手:“没事,没事,我是他的助理,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看他们两个人的样子,就好像闹别扭的孩子一样,乔乔望向身后的夏桀,两个人相视笑了,看来这两个人是有希望的,现在只剩下夏桀是孤家寡人了,不过上次好像看到过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那孩子叫,叫简思妮,看来大家都会遇以命中注定的一半。

    这样她们一家离开的时候,就安心多了,尘缘了尽,他们便该回蛇族了。

    几个人又围着江夜寒说了一会子话,因为病房里需要安静,所以夏桀和乔乔一起告辞回家,鲁小雅把他们送出来,乔乔探过半边身子,轻声的叮咛:“小雅,有进展喔,再激再励,一定会成功的。”

    鲁小雅用力的点头,唇角浮起自信的笑容。

    “我知道,姐姐!”说完抽身走进去,里面立刻传出来江夜寒质问的话:“你和乔说什么了?”

    “那是女人的私密话,关你什么事啊,真事的,哪有男人这么八婆的。”

    乔乔和夏桀领着雷冬他们一起往楼下而去,电梯里,乔乔乘机问夏桀:“最近还好吗?去看过苏东明院长了吗?”

    “看过了,多谢小雨所做的一切,爸爸和我说了!”夏桀笑起来,眼眸深邃,唇角紧抿,自有一股男人成熟的魅力,他终于成长为个真正的男人了,乔乔欣慰的笑起来。

    “夏桀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高兴,在我心里,你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从小我就像着,要是有个这样的哥哥该多好啊。”

    夏桀双手插着口袋,姿势优雅,脸色柔和,唇角扯出迷人的笑:“我就是你的亲哥哥。”

    有这样的妹妹也足够了,那些曾经年少时的事,都远离了,他把她放在心底的一角封存起来,也许在年老的时候,还会想起她来,便想起青涩的少年。

    至于前生,已离他很遥远很遥远了……

    一行人走出医院,引人瞩目,都是高贵不可方物的人,走到哪里都是最引人的。

    “保重。”

    “保重!”两个人道别,掉头上了自家的轿车,一起离开了圣皇医院。

    乔乔安静的坐在车内,掉头望着窗外,街上车水马龙,车辆汇集成一条银龙,尘埃落定,心头没有感觉到应有的轻松,相反却浮起了让人窒息的不安,抬头望天,本来好好的天气,忽然黑沉沉的,乔乔摇下车窗,只见天际,乌云翻滚,层层叠叠的翻卷而至,眼看就压顶了,可是却无风无雨,只有黑云翻滚,好似盛怒咆嘟的巨人,眼看便有灾难降顶似的。

    乔乔心下暗叫不好,难道是天劫将至。

    当下脸色大变,飞快的命令前面的司机:“立刻回皇甫庄院,不管红灯绿灯,照闯不误。”

    “是,夫人?”

    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好难看,让人害怕的神色,既然夫人如此命令了,他可不敢不听,身子闪疾而出,不管红灯绿灯,一路疾驶而过。

    车内,乔乔打电话给阿秀,知道小雨已经回到皇甫庄园了。

    收了电话,手心全是冷汗,周身的虚脱,再看天边,刮起了狂风,电闪雷鸣,那闪电白花花的好似银色的铁链,划过一道弯钩,似毫不同于平常的电闪雷鸣,乔乔心里越来越焦急,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

    这就是天劫……

    皇甫家的二楼书房,小雨和皇甫诺面面相觑,两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心里有些烧灼之感,而且周身的不舒服,那种心慌不安的感觉强烈的漫延在周身,皇甫诺伸手拉过儿子:“小雨,只怕我们父子都难逃一劫,你怕吗?”

    小雨镇定的摇头,要来他心里是害怕的,可是看到爹地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就忽然不怕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浮起一些桀傲不训,唇角浮起冷笑:“爹地,看来我们被阎王摆了一道,如果真的重生过来,我一定要好好会会那家伙,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的拔光。”

    皇甫诺忽然笑了,气氛活络起来,不过眼瞳是深幽的伤痛,缓缓的开口:“只怕你妈咪,会心痛死的,儿子。”

    提到妈咪,小雨也不出声了,可是天劫根本抵制不了,就是他们也没办法,小雨虽然是圣灵,可是还没成长到那么强大的力量,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只怕天劫根本影响不了他。

    窗外天色黑沉沉的,似乎一张黑色的布幕罩住了整个皇甫庄园。

    庄园里的佣人人心惶惶,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不安,很多胆小的女人都抱成一团,拥抱在一起。

    一道银白色的暗钩划过,刺穿透明的玻璃,击向房内。

    一下子击中了房内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好似有电流穿透过全身,两个人蹲到地上,倦缩起身子,彼此伸出手相互紧握着,最后那身躯儒动着,一条浪海似的风花卷过,一条蛇尾掀起了半天高,室内的很多东西都打碎了,紧接着一切归于平静……

    这时候,天忽然放晴了,阳光依然明媚的照在头顶上空。

    庄园里的下人,涌到外面的去张望,好久才松了一口气,相互议论着:“天哪,刚才是怎么回事?一下子又好了。”

    “是啊,刚才真碜人啊,吓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阿秀疑惑的抬头望着天,难道是因为夏天快到了,天说变就变,一群人正围在门前议论纷纷,少爷的专用豪华轿车停在门前,女仍们飞快的分列在两边站好,有人恭敬的上前开门。

    “少奶奶回来了。”

    乔乔心急的从车上下来,一张脸难看异常,一伸手拉住阿秀:“少爷和小少爷呢?”

    “在二楼呢?怎么了,少奶奶?”阿秀奇怪的挑眉,看少奶奶似乎很害怕,发和什么事了,阿秀赶紧追问,乔乔来不及和她多说什么,掉头往楼上跑去,冷冷的命令:“所有人都留在楼外,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

    她真怕有什么不堪的场面,到时候这些人吓着,而有他们说到底只是平凡的人类,有些事他们根本无可想像,所以乔乔才有此叮咛。

    众人一起应声:“是,少奶奶。”

    乔乔急急的往楼里冲去,直奔二楼而去……

    二楼安静得可怕,连一点儿的声响都没有,只有她走路时的轻碎声,空气中弥漫浓烈的腥味,还有潮湿之气,那气味她是熟悉的,乔乔的身子快虚脱了,用手扶住脚,明明是一小段的路程,可她就像走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走到房门前,慢慢的静立了一会儿,深呼吸,调整一下气息,尽量用轻快的声音开口。

    “诺,小雨,我回来了。”

    可是却一点声响也没有,她伸出颤悠悠的手,轻轻的推开门,触目所及的是遍体的狼籍,整个书房里的东西散落得到处都是,这样的状况她是知道的,伸出手捂住嘴,慢慢的走进去,只见宽大的书房里,地上盘旋着两条蛇,一动也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乔乔再也控制不住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

    “啊……”

    声音尖锐而残决,楼下的女佣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全都一起望向窗口,可是谁也不敢乱动,只有阿秀身子一动,飞快的奔上二楼,停在书房门外,紧张的追问。

    “少奶奶,发生什么事了?少奶奶?”

    乔乔跪在两条蛇身边,无力的开口:“阿秀,下去,不准任何人上来,马上下去。”

    阿秀握着门把的手缩了回去,疑惑的盯着那扇门,慢慢的往后走,鼻子皱了皱,好奇怪啊,这书房里似乎有什么怪怪的味道,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和平常都不太一样,而且乔的声音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她让自已下去,她也不敢随便的违抗她的意思,只得下楼去。

    书房里,乔乔眼含热泪,伸出指尖触摸上那柔软的光滑的蛇身,眼泪一滴滴的滑落下来:“诺,小雨,我该怎么办,怎样做才能帮到你们?老天爷,你真是太可恨了,他们做了什么十恶不赫的事了,你们竟然如此惩罚他们?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想到诺和小雨,她的眼睛赤红一片……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