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 > 我们怀疑你杀人了

我们怀疑你杀人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乔乔睡了一觉,觉得身体恢复了很多,虽然心里仍然有浓郁的伤心,但是只要一想以肚子里的孩子,心里便生出无穷的力量,诺和儿子还等着她去救呢,一个人不能总是亨受着别人的宠爱,还要付出,这是老天爷给她们一家人的考验。

    房内,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进来,映照在窗前的人身上,他正随意的歪靠在窗户上,抬头望天,那半侧的脸庞轮廓鲜明而立体,脸上柔和的光线,那黑瞳闪烁着坚决的光芒,唇角紧抿成一条线,此刻好像被石化了一样完美。

    乔乔叹息,谁会想到蛇族的守护神竟然是一个完美无暇的男人呢?

    她低低沉沉的声音惊动了窗台上的人,血灵飞快的掉过头,望过来:“你醒了?”

    他的话音里有浓浓的担忧,身形一动飘到她的身边,伸出手自然的拭了拭,动作自然而亲昵,乔乔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千年前的事,他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蓝颜知已。

    “嗯,现在有什么办法知道其他三样东西在什么地方?”

    “魔镜?魔镜可以找到其他三样东西?”

    血灵冷静的开口,乔乔的眸子跳起火花,纤细冰凉的手抓住血灵:“那魔镜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莫离身上,我让青翼去取回来了!”血灵的话音刚落,半空中便响起青翼硬朗的话:“我回来了,魔镜取来了。”

    一把小巧古色古香的镜子呈现在大家的眼前,乔乔伸出手取过来,这镜子原来正是她的梳妆镜,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回来了,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触摸,镜面依然光滑细腻,亮烁烁的一片,乔乔拿起来照了一下,轻轻的开口。

    “魔镜,现在我问你话,你要如实而答,因为事关重大,要救王和殿下的命,知道吗?”

    说完停了一下,魔镜闪出一道明亮的光芒,乔乔轻叹一口气,她知道魔镜答应了,松了一口气,缓慢而沉重的开口:“魔镜,告诉我善心泪指的是谁?”

    这善心泪有个说法,必须是天下最善良的人真心为你流下的眼泪,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曾经真心的无私的帮过那个人,这滴泪才会有功效,乔乔不知道皇甫诺那样的人有没有真心帮助过谁,而小雨那么小,就更别提帮助过谁了,还是天下最善良的人,这有可能吗?可是死马当活马医,只能试一试了。

    魔镜里立刻浮现出一个人来,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虽然满脸的皱纹,可那双眼睛却是慈善而睿智的,闪烁着最清明的目光,乔乔呆愣着,望着这个老者,慢慢的画面转动了一下,只见魔镜里面浮现出一个大大的招牌,马鞍山孤儿院。

    乔乔不由得捂住唇,阻止自已尖叫出声,天哪,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小雨的无心之举,竟然帮助了他一回,这个人恐怕是马鞍山孤儿院的院长苏东明,夏桀的亲生父亲。

    血灵看他激动的样子,探过身子望了一眼,沉着的询问:“主子认识这个人?”

    “血灵,原来有因必有果,还真是贴切,这个人正是小雨帮助过的对象,他是马鞍山孤儿院的院长,夏桀的亲生父亲,我想这件事很好解决了。”

    血灵和青翼同时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又找到一样东西,那么现在只差无情丝和雪莲花了。

    乔乔松了一口气,手心里全是冷汗,刚才真是太紧张了,正想继续问魔镜情况,忽然房门响了两下,血灵和青翼掩去身上的光芒,隐在暗处,乔乔呼了一口气,坐起了身子,清冷的开口:“谁?”

    “少奶奶,你睡了半天,要不要吃东西?”

    原来是阿秀担心她的身体,所以准备了食物拿了上来,她一说话,乔乔便感觉到自已很饿了,忙开口让阿秀进来。

    “阿秀,进来吧。”

    “是,少奶奶。”阿秀走了进来,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的一盏小灯,若隐若现的,看到少奶奶坐在床上,显然是刚醒过来,阿秀一伸手打开房间内的灯,顿时亮如白昼,少奶奶披散着黑发慵懒的坐在床上,淡然的看着她。

    “饿了吧?”

    “嗯,还真有点饿了,有什么吃的?”乔乔的肚子还真饿了,先前只顾着伤心,全然不感觉饿,现在因为心里有了希望,便感觉到了饥饿,现在她要养好身体,这样宝贝才会健康的生下来。

    阿秀笑眯眯的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摆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柔声的开口:“有莲子粥,还有辣溜雪菜,还有枣泥糕。”

    这几样都是乔乔平时爱吃的,难得的阿秀有心了,乔乔也懒得起床,直接开口:“端过来,我就在床上吃。”

    “好!”阿秀一边点头一边把矮几架在床上,把托盘端过去,乔乔早迫不及待的动手了,狼吞虎咽,好像饿了多久似的,阿秀心疼的开口:“少奶奶,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嗯!”乔乔一边点头,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没有人知道,她虽然饿,那些平时爱吃的东西吃在嘴里并没有什么味道,只是下了死命的吃,就是想把身体养得壮壮的,这样宝贝才会健康的生下来,爹地和哥哥的命可就在你身上了。

    阿秀站在一边看着,说不出来啥滋味,虽然少奶奶什么都没说,但她可以感应到她身上浓浓的悲伤,少爷和小少爷究竟怎么样了?

    整个城堡的人都议论纷纷的,大家都在猜测少爷和小少爷不见了,也没见少奶奶把人送到医院去,究竟是怎么会事,甚至有人私下里猜测,难道是少爷发现了什么,而害了小雨,而少奶奶一怒之下杀了少爷吗?

    总之城堡里人心惶惶的,大家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谁也不敢问少奶奶,只安份的做着事情,诺大的城堡透着死亡一样窒息的怪异。

    乔乔吃饱喝足了,接过阿秀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下手,又擦了一下脸,挥了挥手:“阿秀,下去吧,我饱了。”

    “好。”

    阿秀把东西收拾好,端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了下来,回望着乔乔,眸光幽幽的透露着关切:“少奶奶,你没事吧,有什么事可以告诉阿秀,无论什么事,阿秀都会帮助你的。”

    “谢谢你,阿秀,我没事。”

    乔乔摇摇头,阿秀走了出去,房门慢慢的关了起来。

    乔乔呆望着那扇门,血灵和青翼恢复了身形,站在她的身边,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紧张的询问:“主子,怎么了?”

    “我感觉到阿秀有心事,究竟什么事呢?这丫头似乎有话要说似的。”

    血灵脸色一怔,慢慢的开口:“这些人界的人,总会没事瞎想,肯定又乱想些什么了,主子不必理会就是了,今日早点休息,明日去取那善心泪吧。”

    现在他们三个人一条心,共同的目标就是救回王和殿下。

    “好!”乔乔乖顺的点头,躺下来睡觉,血灵和青翼守在她的身侧,见她躺在床上,并不好睡,相反的眉间还有着深深的忧郁,血灵一扬手,一抹红光像温暖的云彩一样笼罩在她的身上,使她身心舒服,眉不自觉的舒展开来,因为这红云,能映照出人之所想,乔乔正在梦中见到王和殿下呢,她怎能不高兴呢。

    青翼踱步走到窗前,望着天空中的月,硬朗的声音响起来:“但愿王和殿下早日醒过来。”

    “嗯!”血灵赞同的点头,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两个俊美各有姿色的男人缓缓的立地窗前,一起望着窗外,心情无比的沉重。

    如果蛇族毁了,也就没有他们的存在了……

    一夜好梦,乔乔早早便醒了,睁开眼想起了一切,原来先前的快乐都是做梦,从现在开始她要为诺和儿子努力,一定要救出他们。

    “血灵!”

    “主人。”血灵江并没有现身,只是淡然的话传出来,是从那只紫檀木锦盒里。

    “我拿什么装善心泪?”

    乔乔一开口,梳妆台上便多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可事实上那不是玻璃瓶子,是水晶做成的,在阳光中划过耀眼的光芒,静静的立在梳妆台上,血灵的声音响起来:“这是净瓶,你用它装眼泪吧。”

    乔乔不再说什么,起床,盥洗,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得让人心里发碜,动作俐索的收拾完毕,走下楼的时候,才发现整座城堡都很安静,大家各人做各人的事情,那些女佣一看到她下楼,目光都透露着小小的胆怯,乔乔有些莫名其妙,走到餐厅坐下来,阿秀立刻准备了食物送上来。

    乔乔边用早餐,边询问阿秀堡里的情况。

    “那些丫头是怎么回事?怎么看到我个个跟个鬼似的。”

    “少奶奶,你别和她们一般见识了,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啥。”阿秀轻轻的开口,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些丫头怕的是什么,她们是害怕少奶奶,少爷和小少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大家也没看到少爷和小少爷出去,也没听说住院的事,理所当然的众人把少奶奶当成了郐子手,所以害怕着。

    “说吧,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事?”

    “少奶奶!”阿秀一怔唤了一声,定定的望着乔乔,这时候餐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她们两个,阿秀也想问问少奶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忙轻声的开口:“少奶奶,大家对于少爷和小少爷莫名其妙失踪的事情,很有疑惑?因为少爷和小少爷突然的失踪了,所以大家心里不安着。”

    阿秀说完,垂下头,她的话一下子击中了乔乔的心里,她连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了,脸色黯然了下来,餐厅里,好久没有一点的声响,阿秀小心的抬起头瞄了少奶奶一眼,只见她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看到这样子失魂落魄的她,阿秀的心里咯噔一声响了一下,随即陷入了无边的深渊,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少奶奶不会真的是?

    但她很快否定了自已的想法,少爷和少奶奶那么恩爱,而且少爷人高马大的,少奶奶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杀得了少爷。

    阿秀的心思错综复杂,脸色由红变白,这时候乔乔已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冷静的开口。

    “阿秀,请你相信我,少爷和小少爷真的生病了,我把他们送到一个地方去了,他们很快就会好了。”

    “少奶奶?”阿秀还想再问,但看到乔乔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也就不再追问,站在一边候着,乔乔抬手抚了一下眉,握着手里的净瓶,回身吩咐阿秀“你下去吧。”

    阿秀退了下去,乔乔给夏桀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的有些诧异,不过只一瞬间,话语便柔和下来:“有事吗?乔。”

    “我想见见你亲生父亲,你能陪我过去吗?”

    乔乔一出声,夏桀立刻出声:“好,你在别墅内等着,我过去接你。”

    办公室里,夏桀的脸庞柔和,说话的语气自然而温柔,使得一直在旁边处理事务的简思妮挑起眉,还从来没看过总经理这样和颜悦色的时候,而且说话的语气轻柔,脸色线长柔和,眸光晕着淡淡的光圈,电话是谁打来的,那个人在他的心中一定极重要吧,是谁呢?

    夏桀已站起身,套好了外套,掉头吩咐一边的简思妮。

    “取消今天的一切活动,我有事出去,你帮我处理一下公司内部的事情。”

    “好!”简思妮点头,看着他高大的身躯走出去,眸底是一抹若有所思。

    夏桀很快便赶到了皇甫庄园,乔乔正站在城堡门前的石阶上候着他,微风拂过,她身上的长裙轻轻的摇摆着,一头秀发轻舞着,可是她的神情,却是悲壮而绝决的,夏桀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可是却那么真切。

    嘎吱一声,车子一直驶到门前,停了下来,乔乔走了过来,夏桀探过半个身子打开车门:“上车吧。”

    “嗯。”

    乔乔点头上了车,身后的城堡似乎很安静,下人们虽然立在门前,不过目光都有些不安,隐着着一股窒息的动荡,夏桀奇怪的挑了眉:“怎么回事?大家似乎都有些不安。”

    “没事。”

    乔乔顺了顺头发,坐直身子望向前面,车子很快便驶出了皇甫庄园。

    夏桀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皇甫诺从头到尾都没出现呢,还有小雨,乔乔的脸色那么难看怪异,还有城堡中下人的脸色,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乔乔为什么要见他的亲生父亲苏东明。

    夏桀一想到这么多的疑问,再也忍不住,车子的拐,靠边停了下来,认真的望着乔乔:“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乔眸光望向车外,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随意的开口:“怎么了?”

    “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说吧,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桀不乐意了,脸色沉下来,阴森森的望着乔乔:“不是说我是你的亲哥哥吗?有事怎么能瞒着我呢?说吧,只要是我能帮助你的,我一定会帮助的。”

    “夏桀?”

    乔乔的眼里浮起了雾气,听着夏桀关切的声音,她止不住的心痛,她们一起长大的,就像亲人一样,现在咋咋的听着这样关切的话,她的心头一热,眼泪都快下来了,可是这时候,她不能流泪,流泪代表着绝望,而她们还没有绝望,她有的是希望。

    “诺和小雨出事了?”

    乔乔知道她今天如果不告诉夏桀,夏桀是不可能放过她的,她了解他的个性。

    乔乔的话一落,夏桀的大手一伸,抓住她的肩,紧张的追问:“出什么事了?”

    “雷劫,因为他们的原神是一条千年的蛇精,所以被打回了原形,现在停在圣湖里,而我需要你亲生父亲苏东明院长的眼泪。”

    乔乔镇定的说着,她知道夏桀和别人不一样,即使他不说,她也知道,他已经忆起了一千年前的事情,也知道他们之间前世今生的缘,所以才会坦然的告诉他。

    听了乔乔的话,夏桀的眼神幽深下去,说实在的,他不希望诺和小雨出事,因为乔乔不会开心的,既然他喜欢她,当然希望他开心并快乐着:“好,我带你去,有了爸爸的眼泪,就可以救他们吗?”

    “不,还差别的东西呢?”

    乔乔摇头,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已的肚子,现在孩子还小,只怕有好几个月的时间要等,虽然她心急如焚,但现在只能等着,等待孩子的到来,而在这之前,她要把其她的东西全部的准备好。

    “那么让我陪着你一起寻找。”

    夏桀霸道的命令着,一边发动车子,两个人一起前往马鞍山孤儿院。

    夏桀的到来,苏东明院长和刘莲是最高兴的了,看他领着一个女人走进来,还以为是他的女朋友,一直拿眼打量着她,等到夏桀介绍完后,才知道是皇甫总裁夫人,不禁暗自责怪自已,不可想到皇甫夫人竟然过来了,两个人不竟诧异万分,最后乔乔告诉苏东明院长,儿子病了,想要他的眼泪时,苏东明院长虽然奇怪,这从未听说过的异事,但一想到那么可爱的孩子竟然生病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如雨而下。

    眼泪如珍珠一样滴落在净瓶里,眨眼便滴了小半瓶,乔乔伸出手接了过来,像珍宝一样的捧在胸前,看着眼前仍然伤心不已的苏东明院长,乔乔柔声的开口。

    “谢谢你,苏东明院长,我儿子不会有事的,我代他谢谢的。”

    “是我想谢谢他呢,那孩子真的是个小天使,老天一定会善待他的,你别太担心了。”

    “好,谢谢你。”

    乔乔站了起来,在苏东明院长和刘莲的陪同下走出马鞍山孤儿院,临上车的时候,夏桀回身抱了一下苏东明院长和刘莲妈妈,轻声的开口:“爸妈,我先陪乔乔回去办事儿,等过段时间,我就过来陪你们。”

    “好,去吧,去吧。”

    两个老人站在门前目送着儿子的离去,欣慰无比,没想到造化弄人,虽然他们受了很多的苦,可最终儿子还是得到了应有的善待,这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了,老天从来都是公平的,苏东明掉头往院内走去,抬首望着院内快建成了的新大楼,刘莲站在他的身边,小声的嘀咕着。

    “可是老头子,为什么眼泪可以治人命呢?”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很多事是理解不透的,但愿那孩子逢凶化吉,走吧。”

    苏东明和刘莲两个老人走进院子里去。

    夏桀把乔乔送回庄园去,庄园里的那些下人不时的小声议论,少爷不见了,这夏先生倒过来了,两个人看上去还好的,夏先生扶着少奶奶,那眸光别提多宠溺了,不会他们两个人有什么事吧,一下子女佣们又传开了另一种版本。

    乔乔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也懒得理会那些疑神疑鬼的丫头,即便现在她告诉大家整个事情的经过,恐怕也没人相信,只能说她疯了,所以她何必惹火上身,她只想安静的找到四样东西,然后救回儿子。

    “乔,这些家伙真该好好教训一顿?”

    夏桀冷沉下脸开口,一旁的乔乔赶紧摇头阻止他的大嗓门儿,她想上楼想一下,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诺大的诚堡里,有这么多的女佣,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还有雷冬和雷克斯他们,大家想必一定对整件事都有着疑惑,还是把人解散一些的好,只留下足够的人手打扫庄园就好了。

    “夏桀,你先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好,那我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要不然我不放心!”夏桀把乔乔送进房间,柔声的叮咛着她,乔乔点头。

    夏桀头也不回的往楼下走去,本来他是想陪着她的,但是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仍然留在皇甫庄园里,只怕会引人非议,大家会传得越来越凶的。

    夏桀离开庄院后。

    乔乔迫不及待的开口:“血灵,东西拿到了,又多了一样,现在只差无情丝和雪莲花了,只要再拿到这两样东西,他们就有救了?”

    血灵现出真身,伸手接过乔手里的善心泪,同样很激动,看来,他们蛇族不会有事的,老鬼说的话一向灵验。

    正在这时,房间内的电话铃声大作,乔乔眉毛跳动了一下,心头有些不安,轻轻的走过去接了电话。

    原来是雷克斯打来的,他的语气有些冷,高大的身躯罩着丝丝的寒意,一向温和的眼眸,此时布着阴冷,眼神不经意的扫向门边的雷冬。

    雷冬领着一批手下过来找雷克斯,禀报了少爷和小少爷失踪的事情,让雷助理帮忙查一下,少爷究竟去了哪里?

    可是雷克斯查遍了所有的医院,也没有皇甫诺的消息,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少爷和小少爷只怕凶多吉少,而这个罪魁之首一定是少奶奶,虽然不能理解少奶奶一个柔弱的女子怎么会害了少爷和小少爷,但现在的状况已不容他们的置疑,不管是生是死,他们必须马上见到少爷?

    房间里,乔乔冷静的询问:“雷助理有事吗?”

    “少夫人,我想找总裁有事,可是不知道总裁去了哪里,问一下少夫人?”

    “总裁病了,暂时不能处理事情,雷助理自行处理一下吧。”

    乔乔的黑瞳闪过冷意,没想到这短短的两天时间,不但庄园里的人,连公司那边的人都知道诺失踪的事了,最重要的是他们怀疑诺是她害死的,一个小小的助理竟然过来责问起她来了,真是可恶,乔乔的声音冷得彻骨,一点暖意也没有。

    “少夫人不能告知总裁的下落吗?”

    雷克斯为皇甫诺服务了很多年,两个人可说是朋友一样,如果总裁病了,也会给他消息的,而现在他一点消息都没有,少夫人的态度还如此的强势,这不能不让他起疑,因此语气自然的不好听。

    “不能。”

    乔乔冷冷的挂掉电话,望着桌子上的话机,越想越生气,这都是什么人啊,好歹她也是一个少夫人,怎么如此对待她呢,脸色苍白的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下来,血灵赶紧倒了一杯水递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雷克斯竟然责问我诺去了哪里?他那话里的意思,是我害了诺。”

    “这是人类的思维方式,你也别怪他们了,安心休养身体才是要紧的!”血灵提醒乔,乔回过神来,是啊,现在安心休养身体才是重要的,怎么能为那样的人而伤了自个的身子呢,现在她的身子可不是自个的,而是诺和小雨的。

    乔乔端着茶坐在一边喝,好半天没说话,一旁的的血灵有点担心,等到她说完,抬起头来时,脸色已经好多了。

    “血灵,别担心了,我没事,你放心吧。”

    “嗯,那就好。”

    房间里安静下来,血灵和青翼安静的候在一边,乔乔靠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想起什么,叮咛血灵:“你把东西收好了。”

    “好!”血灵刚把净瓶收起来,便听到门外拉响的警笛,尖锐而刺耳,血灵和青翼飞快的走到窗前,朝外面张望,只见楼下有一大批的警觉把城堡围住了,女佣和下人分站在两边,谁也不敢说什么,为首的正是雷克斯和雷冬两个人,不过这两个人也不敢大意,都静静的站在楼下等候着,不敢冒失的上楼,好歹乔乔还是皇甫家的少奶奶?

    乔乔的的脸色冰冷,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拉开门走了出去,血灵和青翼跟着她走出去,她停住身子命令。

    “你们两个就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说完挺直身子,脚步矫健的往长廊的尽头走去,拐弯下楼,高跟鞋踏地声悦耳而清脆。

    楼外,夕阳西下,挂在天边,慢慢的染上了血一样的红丝,照耀着整个城堡,这时候,城堡就像染上了鲜血一样沉浸到古老的庄严中,没落到暮色中。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乔乔冷冷的开口,并没有一丝的害怕,她可是蛇族的王后,怎么可能害怕这些小小的人类,可恶的家伙,她在费心诺和小雨的事情,他们竟然在这里找麻烦,乔乔的眼神狠厉的射向雷克斯和雷冬,前者的心突的沉了一下,后者迫于她邪冷的眸光,心里轻颤着垂下头。

    “今天我们是来见总裁的,少夫人还是让我们见见总裁?”

    “如果我说不行,你们想干什么?”

    乔乔的声音不大,却很有威仪,声音自带一股霸气,睥睨的冷睇向城堡之外的一干人,一直站在墙根边的阿秀,怕乔乔吃亏,小心的开口:“少奶奶,还是告诉他们少爷在哪里吧,要不然会麻烦的?”

    只要少爷出来,少奶奶就会没事了,而且她不相信少奶奶真的会杀了少爷,他们两个人感情那么好,少爷那么疼少奶奶,少奶奶怎么可能杀了少爷呢,可是现在少爷不见了啊。

    乔乔却不动声色,雷克斯和雷冬脸色一变,没想到一向柔弱的少夫人竟然说出这么冷绝的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而那些警察一起望向雷克斯,现在这事可是雷助理出面的,如果皇甫先生怪下来,可不干他们的事情。

    “雷助理?”

    雷克斯牙一咬,脸色一冷,陡的开口:“我们怀疑你杀了总裁?所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雷克斯的话音一落,乔乔的脸色瞬间白了,眼神化成千万根的利箭恨不得刺穿雷克斯的胸膛,但她并没有说话,可是一直站在她左手边的阿秀却尖叫了起来,像疯了似的冲向雷克斯,抓住他的前襟一番拳打脚踢,还加怒骂。

    “你这个疯子,怎么能如此对待少奶奶呢,你说话要凭证据的,少爷病了,少奶奶本来就够伤心了,你看不出她的脸色有多难看吗?混蛋,你这个黄毛鬼,太过份了,怎么能如此对待少奶奶呢?”

    阿秀打累了,蹲下身子哭了起来……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