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无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乔乔的脸色难看至极,好半天没说一句话,房间里一阵沉闷,血灵和青翼奇怪的互视一眼,最后小心的开口:“主子,你认识这个女人?”

    乔乔缓缓的点了点头。

    镜中的女人竟然是以前打过她,后来还绑架过她的王莹,那王莹不是做牢了吗?怎么在庵堂里出家当了尼姑,还是一个无情之人,就算她想她的无情丝,她根本是没有头发的。

    这时候,乔乔感到从未有过的烦燥,站起身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的,脚步沉重。

    血灵和青翼只能静静的望着她,也不敢多说什么,直到她走累了,停下身子望着她:“这个女人以前喜欢的人是夏桀,我以为她只是一时的迷恋,没想到她竟真的爱夏桀,为了他,竟然去当尼姑了,世事真是难以预料。”

    “主子,别担心了,会有转机的,即便是无情之人,她也有困扰的时候,难道没有办法可以拿到无情丝吗?”

    “可是她是个尼姑,那里来的无情丝,如果我没记错,无情丝是一个人的头发吧。”

    乔乔停住身子,望着血灵,血灵默然不语,一旁的青翼提醒两个人:“说不定她有以前珍藏着的头发。”

    “这倒也是。”

    两个人同时松了口气,可现在那王莹怎么可能会帮助她呢,还把珍藏着的头发送给他,既是无情之人,怎么可能把这些东西还收着,如果收着就是眷念凡尘了。

    乔乔越想越乱,越想越烦。

    “好了,天快亮了,我上床休息一会儿,回头再说吧。”

    她不想再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因为夜里的折腾,天亮后,乔乔还没起来,可是外面却变了天,T市的晨报报道了向伯买凶杀人的事,因此一大早,关心乔乔的人便都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江汉成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而江夜寒和夏桀也纷纷赶了过来,尤其是江夜寒,不顾医生和鲁小雅的阻止,立刻命萧强把他送了过来。

    此时皇甫庄园的大厅里坐在神态严肃的三个男人,而乔乔还没起来,阿秀恭敬的上了茶水,候在一边。

    江汉成关切的询问:“昨天晚上,那个杀手有没有伤到乔乔。”

    “回老爷子的话,杀手没伤到少奶奶,倒是自个儿死了,大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等冲进去的时候,他就死了。”

    阿秀把当时的情况禀报了一声,客厅里三个男人的脸色同时变了,重重的喘着粗气,此时光用想的,便可以感受到当时的惊险,如果出了事怎么办?

    “那你们少爷呢?”

    “不知道,昨天晚上少爷出现了一下,后来便没看到少爷?”

    阿秀摇头,少爷出来一下,好像又失踪了,不过现在庄园里的下人不多了,除了雷冬他们十几个手下,还有几个打扫的女佣花匠,再没有其她人了,因此安份了很多,也没人议论这些事。

    “什么?”

    这次的声音是江汉成和江夜寒发出的,而夏桀却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江夜寒狐疑的掉头望向夏桀:“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夏桀没说什么,先望向一边的阿秀,轻声的开口:“阿秀,去看看你们少奶奶起来了没有?”

    “是的,夏先生。”

    阿秀知道他们有话要单独说,飞快的退了出去,上楼看看少奶奶有没有起来。

    客厅里,江汉成和江夜寒一起望着夏桀,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说吧,怎么回事?”

    夏桀的脸色无比的凝重,眸光幽沉的望向江夜寒,最后是江汉成,好半响才开口:“小雨和皇甫诺因为违背天义,所以遭到了天劫,被打回了原形,现在他们在蛇族的圣湖中,乔乔在这里是为了拿到救他们的东西。”

    “什么?”

    江汉成和江夜寒目瞪口呆,唯有一个念头,皇甫诺和小雨一定是为了救寒强闯阎王殿,把他的灵魂带回来,所以遭到了天劫……

    二楼,乔乔睡得正香,阿秀轻手轻脚的走进去,拉开了窗帘,阳光轻轻的洒在大床上。

    少奶奶慵懒的睡在上面,蕾丝被被她踢到了一边,整个人歪睡在床上,阿秀叹气走过去准备给她盖好,却惊动了她,慢慢的睁开眼,瞧了一下窗外,伸出手揉揉自已乱糟糟的头发:“阿秀,天大亮了吗?”

    “是,少奶奶,楼下有客人等着你呢?”

    “喔,谁啊?”

    乔乔坐起身子,拉了拉身上的睡衣,抬头望着阿秀,阿秀笑着禀报:“是老爷子还有江少爷和夏先生。”

    “他们都过来了,为什么啊?”乔乔有些不明白,正在收拾蕾丝被的阿秀停下手里的动作想了一下,恭敬的告诉她:“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被今天的晨报登出来了,所以他们便过来了。”

    “啊!”乔乔皱眉,看来那警察局里有记者的内线啊,要不然怎么会一出事便登了出来呢,这些记者可真是无孔不入啊,慢腾腾的起身,盥洗一下,换了一件套头的毛衫,下身是呢格子的短裙,头发简单的绾起来,露出一小揖自然的滑落下来,整个人倒是美丽动人,阿秀忍不住赞了一声。

    “少奶奶真漂亮,不过好像胖了。”

    阿秀的眸光望向乔乔的肚子,那里怎么看都有些发福的样子,为什么别的地方不胖,只有肚子胖了起来,困惑的想着,乔乔知道她在想什么,唇角浮起玩味的笑,手不自觉的抚上肚子,另一只手拉开门,走了出去,远远的还听到她的声音。

    “我怀孕了。”

    阿秀好像被电击中了,好久没反应,等到反应过来,哪里还有少奶奶的影子,心急的追了出去:“少奶奶,你真的怀孕了。”

    一路狂奔下楼,而乔乔已经进了客厅,一看到她走进去,夏桀和江夜寒便关切的站起身,走了过来,上下打量她,直到确定她完好无缺时,才安心下来,最后关心的询问:“没事了吧?吓死我们了。”

    乔乔没说什么,打量江夜寒,似乎没什么事了,而且脸上也没什么损伤,大明星还是漂亮的大明星,满意的点头:“寒,没事了吗?”

    江夜寒温文尔雅的脸庞浮上一抹笑,点头:“嗯,没事了,你放心吧。”

    乔乔朝夏桀笑了一下,表示自已没事,最后一直走到江汉成的面前去,伸出手拉着江汉成的手,她可以看出爸爸受惊不小。

    “爸爸,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了?”

    江汉成叹气,好半天才开口:“乔乔,怎么发生了这种事,也不告诉爸爸呢,你还当爸爸是你的亲人吗?”

    “爸,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乔乔知道江汉成指的是什么,看夏桀的神情就知道,夏桀把事情告诉爸爸和哥哥了,身为她的亲人,他们应该早就知道她和诺之间的事情,现在看来也没多大的惊讶,只是亲人间浓烈的关心。

    “那现在东西找得怎么样了?”

    江汉成不想多说什么,这时候乔乔的心情不好,他们能给予的就是深深的理解,支持着她,真心的祈祷着皇甫诺和小雨没事,要不然乔乔有多伤心呢?

    “现在只差两样东西了,只要东西找全了,他们就会没事了。”

    虽然乔乔没什么十分的把握,但因为不想让爸爸和别人担心,所以语气相当的肯定,令人听到很安心,江汉成和江夜寒松了一口气。

    江夜寒定定的望着乔乔:“乔,让我和夏桀帮你吧。”

    乔乔挑了一下眉,今天她真的要去找无情丝,本来这样的事情,她不想惊动他们的,但既然他们有这个心,正好陪他一起去吧,最重要的是今天要见的这个人,正是王莹,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不知道夏桀出面会不会好一点。

    “好,正好我今天要去一家庵堂,你们两个陪我一起去吧。”

    乔乔淡淡的开口,江汉成听了女儿的话,立刻起身:“好了,你们都去忙吧,爸爸先回去了。”

    “爸,吃完早饭再走吧。”

    乔乔唤他,阿秀已经去准备早饭了,吃完了再走也不迟,可是江汉成哪有心意吃早饭啊,一边摆手一边走了出去:“你们一起吃点,出去吧,爸爸回去再吃。”

    “好。”

    乔乔点头,回身扫向夏桀和江夜寒:“一起吃点再去吧。”

    餐厅里,三个安静的用餐,乔乔把今天要见的对象告诉夏桀:“你知道王莹吗?以前你打过的那个女生?”

    夏桀想了一下,费了好一番功夫,总算想起了王莹,一脸不明所以的开口:“怎么了?好好的提到她做什么?”

    “今天我们要见的人就是她,没想到本来该做牢的人竟然做了尼姑,想来这是她有权的父亲按排的,可她为什么要做尼姑呢?”

    乔乔不太理解,夏桀的脸色闪了一下,那个王莹以前一直很祟拜他,给他写过很多次情书,给他做过爱心便当,一直求他让她当他当女朋友,可是那时候的他心里只有乔乔,哪个女生也不放在眼里。

    后来她打了乔乔,而他打了她,想不到今天要见的竟是那个女人。

    一想到这个,夏桀便吃不下去了,自已负了一个女人,一直以为是年少的轻狂,没想到那女人竟然真的喜欢他,现在还做了尼姑,心头沉甸甸的。

    “夏桀?”

    乔乔开口,如果夏桀为难,就不要他去了:“如果你不想去,就别去吧。”

    “不,为了帮你,我更应该去,你们谁去,都没有我去合适,还是我去吧!”夏桀站起身,语气坚定的开口,身子一掉往外走去:“我在外面车上等你们两个?”

    “你不吃一点。”

    乔乔唤了一声,那男人已经走了,乔乔望向江夜寒:“我是不是不该让他去?”

    “别想多了!”江夜寒能理解他的心情,即便不能爱,也不想真的误了那个女人,就像他一样,不爱鲁小雅,看她无怨无悔的付出,他的心头便觉得沉重,好似不用情还,真的会很难过,可是心里又真真实实的放不进去她那样的一个人。

    “小雅好吗?”乔乔不知道他心里的千肠百结,关切的询问江夜寒,江夜寒喉头一紧,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放下碗筷,站起身开口:“你慢点吃,我饱了,去看看夏桀怎么样了?”

    乔乔放下筷子,心里同样的不好受,她是真心希望这两个家伙幸福的,可现在都叫什么事啊?哪里还吃得下早餐,算了吧,还是去办正事要紧。

    “少奶奶?”

    阿秀看餐桌上根本没动什么筷子,赶紧唤了一声,乔乔挥了挥手:“收了吧,我出去办事了,你收拾下去吧。”

    “那好吧。”阿秀见少奶奶有事,也不好多说什么,赶紧点头,把外面的两个女佣招唤进来,三个人一起收拾东西。

    乔乔走出去的时候,两个男人正斜靠在车边吸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吞云吐雾的样子好魅惑,城堡里仅有的几个女佣无不被吸引得呆呆的忘记了反应,乔乔走过去咳了一声,两个男人回过神来,扔掉手里的烟蒂,干笑一声:“乔出来了,没吃早饭吗?”

    “没胃口,我们走吧。”

    乔乔拉开门上车,掉头便看到还跪在门边的雷冬他们,奇怪的挑起眉,趴在窗户前望着外面:“雷冬,你一大早的又唱的哪一出?”

    雷冬头也不抬,一脸恭敬的开口:“请少奶奶留下我们吧,我们是和少爷契了约的,终生郊忠皇甫家。”

    乔乔翻了一下白眼,无奈的叹气:“好了,起来吧,好好守着庄园,既然干,就干好了,别像昨天一样,再有人闯进来。”

    “谢少奶奶。”

    雷冬和手下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望过去,乔乔已经摇上了车窗,看着前面的司机,冷冷的吩咐:“开车吧。”

    “是!”车子缓缓的往外驶去,经过大门时候,和另外一辆进来的车子错身而过,乔乔望了一眼,知道是雷克斯的车子,她看都懒得看那家伙一眼,车子驶出皇甫庄园去。

    车子驶进连山,山脚下,一行人下了车,抬头往山上瞧去,这山并不高,景色秀丽,满山的郁郁葱葱,枝头的绿叶轻晃,鸟雀飞过,好一派怡然之景。

    半山腰浮起袅袅的轻烟,缭绕在枝头之上,很显然是庵堂里的香火在燃烧。

    乔乔领先往山上走去:“走吧。”

    三个人上山,留下司机在山下守着车子,而且他们的事也不宜让别人知道。

    庵堂在半山腰,白墙红瓦,一座围墙阻隔了,山与庵,围墙外是一汪碧湖,湖边栽种着垂扬柳,丝丝轻风吹过,那柳枝儿在围墙上空轻晃着,有一半儿垂挂在墙园内,给庵堂增添了无限的情趣。

    庵堂的门是古老的雕花门,半敞开,此时并没有什么人,有小尼姑在门前的空地上扫地,一看到有人过来,忙恭敬的开口:“见过施主?”

    那声音冷然平淡,听不出一丝儿的波动,乔乔弯腰还了一礼,正等开口询问,那小尼抬起头来,竟然就是王莹,王莹望着眼前的乔乔,只一瞬间,便低下头来,继续手里的动作,而身后的夏桀也看到了王莹,一时怔住了,没想到王莹真的当了尼姑。

    “王莹?”

    乔乔没想到一上山便看到了王莹,激动的一伸手拉住王莹的袍子,王莹脸色陡的冷沉下来,不悦的开口:“施主认错人了,小尼不叫王莹,小尼叫无情。”

    “无情?”

    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难道无情丝并不是一个人无血无情,而是因为名字叫无情吗?不管是什么,他只想拿到她的头发,可是看她的头,一根头发也没有,乔乔呆愣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身后的夏桀一个箭步走上来,淡然的开口:“王莹,我们找你是有事,请你无论如何要帮我们一起?”

    王莹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颤。握着扫把的手指紧握起来,指尖青白青白的,好久才镇定下来,抬起头,看到少年时候便在意的男人,他生得越发的成熟而有魅力了。

    “施主认错人了,小尼叫无情。”

    说完一收手拿着扫把准备离开,不想和这些人纠缠不清,那些曾经的过往早已过去了,现在她只想安静的过日子,无情无欲,无欢无求。

    可是夏桀和江夜寒哪里让她离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挡住她的去路,恳切的看着她:“无情,请帮帮我们吧,我们想要你的头发?”

    无情忽然笑了起来,虽然笑,却一点的表情都没有,平和得就像听了一个笑话,一伸手拿掉自已的帽子:“施主,我有头发吗?我是个尼姑。”

    “王莹,你之前的头发呢?请给我们一点吧,求你了?”

    夏桀的声音一响,带给无情一股压力,她现在只想逃开他们,可是如果自已不说出点什么,他们一定会没完没了的缠着她的,无情不想和他们再有纠缠,飞快的开口:“右首的第五棵柳树下,是我的头发,如果没有,只怪你们造化不好,千万不要来找我,我说的是真话。”

    说完也不理会几个人,掉头从另一侧飞速的闪身离开。

    乔乔和夏桀望着她急急的离去的背影,那背影纤细瘦弱,眨眼便不见了。

    江夜寒早急速的走过去,沿着庵堂的门往围墙外走去,右首第五棵柳树,几个人动作俐落的动手扒落起来,很快便扒出一棵铁盒子,拿出来,里面竟然真的有一小揖的秀发,还有一张卡片,上面清晰的写着一句话。

    爱已逝,柳丝去,此心无垠。

    乔乔叹息,轻轻的触摸着手中的秀发,这是一个女人最美的年华,偏偏葬送在一段情事上,仔细想来,王莹真的让人同情,她贵为市政府高干的女儿,爱上了一个男人,委屈自已,到头来却是一无所有,她那样刚强的一个人,恐怕只有这样的路是适合她的。

    “太好了,终于拿到这头发了,现在还差什么呢?”

    江夜寒兴奋的开口,他现在只想尽快的找到东西,这样皇甫诺和小雨便可醒过来了,他们可是为了他才受到这种对待的,如果他们不好,只怕他永远不能安心。

    “雪莲花?现在只剩下雪莲花了!”如果能拿到雪莲花,她们就可以安心的等待宝贝的到来,只要她一出现,诺和小雨便会没事了。

    “雪莲花?”夏桀和江夜寒一愣,这种东西听起来就是无比珍贵的,好像是生长在雪峰之上,开在山岩上的花朵,这可是传说,传说怎么能当真呢,一朵花怎么会无端开在岩缝之上呢?

    “好了,我们回去吧。”

    能拿到这个东西,她就已经很高兴了,而且根本没费什么,现在只差一样了,她的信心大增,老天一定不会负她的,不管吃多大的苦,她也要拿到雪莲花?

    三个人连庵堂都没进,便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又顺着来时的路下山,山下司机正趴在驾驶座上打磕睡,一看到他们下来了,立刻打起精神,回皇甫庄园去。

    皇甫庄园里,乔乔拿着包裹得好好的头发,笑着谢过夏桀和江夜寒。

    “你们回去吧,如果有事,我会叫你们的,别担心了。”

    “嗯!”两个男人点头,转身上了各自的车出了庄园……

    圣皇医院里,自从江夜寒离开后,鲁小雅便闷坐在椅子上生气,她的心里真的不舒服,自已侍候了那个男人那么长的时间,也不见他有一丝一毫的感动,一听说姐姐出事了,他便心急火燎的赶了过去,最过份的是,他不让她去,她也关心姐姐,凭什么不带她去。

    鲁小雅因为最近来身心皆劳累,再加上气怒攻血,终于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走廊里的有人发现了,赶紧叫护士,那些护士有和鲁小雅熟悉了的,赶紧扶她进病房,请来医师给她诊治,谁知道最后竟然是?

    “鲁小雅,你怀孕了?而且有两三个月了,怎么这么不当心呢,怀了孩子还如此劳累?”

    医生不赞同的训斥她,鲁小雅整个人呆住了,她怀孕了,听了医生的话,她才想起来,有好几月那玩意儿没来了,她都没注意到,这个孩子是江夜寒的,他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她此刻和江夜寒的关系,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朋友的关系,或者在他的心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呢,怎么能把这件事告诉他呢?一想到这个,鲁小雅第一个反应便是,举起手来哀求着医生。

    “求求你们帮帮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因为我还未婚呢,如果说出去,我怎么嫁人了。”

    她的话音一落,医生和护士的脸都绿了,好半天才听天医生无比沉重的开口:“孩子的爸爸呢,应该把他找出来负责。”

    “我们分手了。”

    鲁小雅愁苦的出声,其实是根本没谈过,那个男人对她不屑一顾,可是她和别人说不清楚,只能如此撒谎,病房里的两三个护士一脸的同情,先前还以为她是寒寒的女朋友,照现在看来,她根本就像寒寒说的,是他的小助理罢了,几个护士喜笑颜开,连连的点头。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谢谢,谢谢!”鲁小雅松了一口气,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能呆在江夜寒的身边了,因为孩子两三个月了,再大一点的话,肚子就会明显了,她不想让他发觉,也许到时候,他会负责,但让他不快乐的事情,她不想让他去做,两个不相爱的人结合在一起,只是两个人都痛苦罢了。

    江夜寒回来的时候,鲁小雅正坐在他病房的沙发上,冷冷的望着他。

    “回来了。”

    江夜寒先前心里还有一丝的愧疚,因为之前太心急,没带这丫头,想必她一定很生气,回来的时候,一定说些好听的话哄哄她,可此时一看到鲁小雅冷冰冰的嘴脸,到嘴的话立马缩了回去,不悦的挑眉。

    “是,怎么了?”

    鲁小雅噌的一声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的开口:“江夜寒,我算是看清你了,从此后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了,你不喜欢我是吗?喜欢姐姐是吗?那你尽管喜欢去。”

    江夜寒愣愣的望着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鲁小雅,女人是不是一旦你对她好一点的时候,她便蹬鼻子上脸了,眼神幽暗下去,可是一边的鲁小雅仍有说着。

    “我烦了!”

    “那就滚!”江夜寒再也忍不住吼了起来,鲁小雅笑了,点头:“如你所愿,大明星,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了,再见吧。”

    说完拉开门急急的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随着房门掩了起来,她的身子忍不住的轻颤起来,扶着墙,缓缓的滑落下来,手扯着自已的衣襟,大口的吸气,调整自已的呼吸。

    这时候萧强领着人走了过来,一看到鲁小雅脸色苍白的蹲在墙边,奇怪的挑眉:“小雅,怎么了?”

    鲁小雅站起身笑笑:“没事,刚才肚子有点疼。”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等到没人的时候,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寒,对不起,我不能守着你了,现在有了一个你血脉的小宝宝,我此生别无所求了,我们终究是不适合的,你不会爱上我的,我跟在你身边那么累,还让你痛苦,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萧强望着鲁小雅走远了的身影,迟疑的摇了摇头,鲁小雅好像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寒寒正站病房中间冷沉着脸喘气,不由自主的开口:“寒,小雅她?”

    他的话还未说完整,江夜寒阴森森的怒瞪过来,吼叫着:“以后别提她,那个该死的女人,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提到这个女人?”

    江夜寒凉飕飕的开口,他讨厌此刻的自已,明明是那个女人善妒,可是听说她以后再也不出现了,他的心里竟然不好受,正因为讨厌这样子的自已,他才会失控。

    “寒,发生什么事了?”

    萧强直觉上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出事了,虽然寒什么都没说,但他看出他心底其实软化了,为那个执着的女孩子,他知道他们早晚有一天会走到一起的,只是时间问题,鲁小雅的热情会融化寒心中的冰山的,可现在似乎出问题了。

    “没事……”

    江夜寒不想再说这件事,他有点累,上床躺好,挥了挥手:“萧强,去给我整理一下,我要出院。”

    “好,你等一下。”

    萧强点头,他已经咨询过医生了,寒寒完全可以出院了。

    萧强很快办好了出院的手续,大明星江夜寒要出院,院里很多的护士和病人送来鲜花,病房里围满了人。

    江夜寒微笑着望着这些热情的粉丝,拿出笔来给她们每个人签名,有签在衣服上的,有签在本子上的,其中有一个护士竟然要求签在护士帽子上,寒寒微笑着签完递到她手上。

    这护士一脸笑意的望着江夜寒,双眸泛着爱慕的光泽,没话找话说。

    “那个小助理呢?”

    “走了!”江夜寒低垂着的脸上有些不悦,那护士并不知道,接着往下说:“也是,她应该没脸见人了吧,年纪轻轻的竟然怀孕了?”

    “怀孕了?”

    江夜寒呆住了,好半天没反应,鲁小雅怀孕了,鲁小雅怀孕了,她本来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只有那天晚上的一夜情,难道那个孩子?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