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 第048章 收拾渣男 棋逢对手

第048章 收拾渣男 棋逢对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邪王绝宠蛇蝎嫡妃最新章节!

    府门外,三辆马车正候着,一辆是太子南宫元徽的豪华马车,一辆是花家的马车,还有一辆小丫鬟的马车。

    云氏和花如烟正在马车外面候着,看到花惊羽走了出来,花如烟唇角勾出志得意满的笑意,眼里释放着强烈的狠光,花惊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定然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花惊羽一瞄到花如烟,瞳眸中闪过幽寒的冷意,既然花如烟连连的设局对付她,她也不会让这女人好过的,花惊羽一边想一边心中有了计较,既然你们两个算计我,倒不如我送你们一局。

    花惊羽意念一落,望向花如烟时,脸上便有了些微的笑意:“二妹妹,不如我们坐一辆马车,路上说说话。”

    花如烟一脸的狐疑,这女人有这么好心吗?眼睛望向南宫元徽,南宫元徽同样满脸的若有所思,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花惊羽不理会这两人的神情,伸手拉了花如烟往太子府的马车走去,身后的一干人看得一头的雾水。

    一行三人上了太子府的马车,颜冰抱着小白坐到最后面的马车上去了。

    马车里,花惊羽唇角勾出似笑非笑,黑黝的瞳眸满是清澈,望着南宫元徽和花如烟,眼神看得两个人直发毛,总觉得这女人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似的,浑身不自在,两个人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殿下和二妹妹当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她说完叹了一口气,伤秋悲月的望向马车一侧的,不再看这两个人。

    两个人被她搞得莫明其妙的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花惊羽唇角一笑,长袖之下的指尖轻动了一下,一缕若有似无的清淡香气浮动在空气里,这抹香气和人衣服上的薰香特别的像,极难发现。

    花惊羽的眉忽地蹙了起来,似乎极难受似的,南宫元徽和花如烟两个人不由得奇怪追问:“你怎么了?”

    “我有些难受,好想睡下来休息一会儿。”

    花如烟望了望马车里的长榻,根本容不下人躺下休息,若是她躺下休息了,太子和她坐哪里啊?

    “殿下,这怎么办?”

    花如烟的脸色有些难看,就这女人事多,难道半道送她回去不成,不行,他们坚决不送她回去/。

    “要不,让她和花夫人同车,让她躺下来休息休息。”

    太子建议,总不能让他和花夫人云氏待在一辆马车上吧,花如烟一听南宫元徽的话,立马高兴了起来:“是的,殿下。”

    花惊羽眸光中一闪而过的暗芒,随之认同:“好吧。”

    花如烟见她同意了,吩咐了外面的侍卫停下马车,然后唤了丫鬟把虚虚弱弱的花惊羽扶上了云氏的马车,让花惊羽躺下休息一会儿,本来花惊羽建议她回去休息的,不过南宫元徽和花如烟如何让她回去啊,坚持让她在马车上躺一会儿。

    明王府在南城,有些偏远了,王府的位置轻易看出地位象征,从这一点说明明王府在燕云国已经渐渐的滑入下坡了。不过听说这一辈的明王府里却出了一个聪慧的人物,明王府的小王爷明碧晟,明碧晟被京城的小姐们称为清风公子,不但足智多谋,而且生得如琼花玉树一般,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

    听说不但是那些小姐们喜欢他,就是如画公主和如雪公主也喜欢他,如画公主是德妃娘娘之女,如雪公主乃是皇后之女,这二女一直较量着,都想嫁给明碧晟,不过明碧晟对二人都很好,究竟他喜欢的是如画公主多一点还是如雪公主多一点,没人知道。

    今儿个明王府很是热闹,府门前车辆停了不少,都是朝中的贵妇小姐们,听说今日不但明王妃宴请了女眷。小王爷明碧晟也宴请了不少的青年才俊在府中游玩。

    太子府的马车和花家的马车一停下来,便吸引了不少的人注意力,后面花家的马车上,小丫鬟俐落的下马车,侍候了云氏和花惊羽二人下马车,可是前面太子府的马车上,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同时隐约从马车里传来一些娇喘的气息,外面驾车的侍卫不由得脸色微暗,沉声恭敬的说道:“殿下,明王府到了。”

    马车里没人理会,四周的人不由得指指点点的,太子府的侍卫满脸不自在,再次沉声开口:“殿下,明王府到了。”

    可惜依旧没人理会,这下引得更多的人注意这边的情况了,不少人一脸奇怪的走近了一些,议论纷纷,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太子殿下没有来吗?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花惊羽唇角擒笑,一脸融融的走了过来,吩咐太子府的侍卫:“殿下和我二妹妹可能是睡着了,你掀车帘唤他们一声,明王府到了,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花小姐,这?”侍卫有些迟疑,马车内是有些动静的,殿下不像是睡着了,倒像是?倒像是在做激情的事情,四周围了这么多人,他们怎么好掀车帘呢。

    花惊羽脸色一沉,冷冷的瞪了侍卫一眼,然后走到太子府的马车前,手一伸掀起了车帘,然后整个人仿佛定住了,连车帘都忘了放下来,这一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马车里的情况。

    太子殿下和花二小姐衣衫不整的在马车里上演激情的一幕,两个人相互的亲吻着,疯狂的厮缠着,尤其是花二小姐竟然翻身坐在太子殿下的身上,正用力的扯着太子殿下的衣服。

    四周的议论声立刻响了起来,什么伤风败俗,成何体统,什么下流无耻不要脸,说什么的都有。

    花如烟一下子成了上流女子口中败坏风德的女子,说到最后,她都成了和青楼妓子一般的人物了。

    花惊羽恰如其分的放下了车帘,身子配合的倒退了两步,身遭不少人同情起她来,一脸怜悯的望着这位未来的太子妃,没想到太子竟然当着她的面和她的二妹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女人实在是太让人同情了。

    “花大小姐,别难过了。”

    “是啊,别太伤心了,男人嘛就是花心点。”

    不远处有几个贵妇模样的人走过来劝花惊羽,花惊羽一脸难过的点头,故作强自镇定,旁人眼里她是强自忍着痛楚的。

    却不知道这女人心中正冷哼,南宫元徽花如烟你们不是要送我一个大礼吗,现在我回你们一份礼。

    花如烟啊,不知道这伤风败德,下流无耻的事情发生后,你还怎么装你的白莲花样。

    云氏的脸色难看至极,身子忍不住发抖,四周人看她女儿完全一副青楼妓子的样子,令得她颤粟不已,同时的深深明白,女儿再要想嫁给太子做正妃是绝无可能的。云氏很快反应了过来,走到太子府的马车前,吩咐太子府的侍卫:“立刻把马车驶回太子府。”

    “是,”侍卫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了,赶紧的翻身上马,驾马车离开,云氏也没脸再待下去了,领着丫鬟离开,最后只剩下花惊羽一个人留了下来,她左右的望了一下,不免翻白眼,这一个个的都走了,她要怎么走啊?

    偏偏身侧的人还一起围了过来,不少人在劝她,花惊羽一一笑着点头回应,表示自已会大度的,不会生太子气的。

    除了安慰花惊羽,花如烟立马从高高在上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些个京中贵妇,都自喻身份尊贵,平时是最讨厌这些狐狸精似的女人的,现在花如烟便成了狐狸精的代名词,遭到了所有人的反感,说到她,个个深恶痛绝。

    一众人簇拥着花惊羽一路走进了明王府的后园。明王府的后园有一座碧湖,湖上开满了荷花,澄清的湖水,碧绿的莲叶衬着粉红的荷花,真是一幅美丽的画卷,岸边绿树成荫,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围坐在一起,不时的说着话,其中说得最热闹的两处,正是两位公主,南宫如画和南宫如雪两位,她们的身侧端坐着不少的小姐儿,吹捧着皇室的公主。

    南宫如画和南宫如雪二人,一人长得秀丽娇艳,一人长得妩媚动人,两个人都是不俗的美人胚子。

    这二人面子上很亲热,私下里却针锋相对,两个人都喜欢明王府的明碧晟,为了明碧晟,可说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明碧晟一直没表示更喜欢谁,与她们二人若即若离的,这倒是更吸引得二女为之神魂颠倒了。只要一有机会,二人便往明王府跑。

    此时正有人把花如烟所做的狐媚子事情讲给两位公主听,这后园里有不少人先前没看到那一幕,听到花如烟所做的事情,不由得脸色齐齐的变了,然后一起冷讽花如烟。

    “没想到这花二小姐这么贱,竟然做得出这种事情来勾引太子。”

    “是啊,皇后娘娘不是把她许给了太子做侧妃了吗?这几天就等不及了,这种女人若是进了太子府,恐怕也是祸水。”

    众人正说得热闹,一抬首看到花惊羽走了进来,不少人便心中同情起这女人来,还没嫁进太子府呢,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女人是有多倒霉啊。

    花惊羽只作装没看到,走到一边坐下来,其实要她说,她都不想参加这什么宴会,她今日之所以前来明王府,只不过为了教训太子和花如烟,先前看他们走了,她也想离开的,不过被这些贵妇给拽了进来。

    四周的人虽然同情花惊羽,但并没有人走过来,只管自顾说着话,花惊羽也懒得理会这些人,忽地身边响起了脚步声,一道袅娜动人的身影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唇角是清浅的笑,周身散发出淡淡的贵气,这女子正是江家大小姐江月雅。

    “花小姐,我可以坐下来吗?”

    花惊羽瞳眸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点了点头,双手交叠的望着对面优雅坐下来的江家大小姐,这位江大小姐果然是人美身材美,连做出来的动作也透着尊贵之气。

    两个人虽然端坐在一张小圆桌边,但是谁也没有说话。江月雅眯眼打量着花惊羽,仔细的观摩着,这女人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要不然凌天为什么会注意她呢。

    一直以来她都注意着南宫凌天的动静,南宫凌天对人不假辞色,从不和一个女人多言,但最近她得到的消息,南宫凌天竟然和这位花家大小姐有些牵扯,所以江月雅才会疑惑,想看看这女人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不成,不过仔细的打量一番后,江月雅心中有些失望,她实在是看不出来。

    是她眼拙,还是凌天与别人不一样,江月雅呆愣愣的捧着茶杯坐着,花惊羽也只顾端着茶杯喝茶,腿上坐着小白。

    她也在观摩江月雅,这个女人便是去年武魁之争的魁首,她若是想夺得今年武魁之首,不但要打败前面的选手,最终还要打败这个女人才能拿到魁首,据她得到的消息,这个女人的武功十分的厉害,一年前她是六重内力,还有很厉害的功法秘笈,一年过去了,只怕这个女人更厉害了,想到了江月雅的身手,再想想自已的,花惊羽不由得有些心急,看来她要努力了。

    今日若不是南宫元徵和花如烟巴巴的找她过来,她都前往书院去了,虽然先前算计了南宫元徽和花如烟,可是那两个人究竟设了什么局等着她啊,她倒是很好奇。

    两个人都沉默无声,江月雅终于忍不住开口:“花小姐,大家都去逛园子了,不如我们也去逛逛吧。”

    花惊羽醒神点头:“好,”她抱着小白起身,江月雅一下子看到她手里的小白,很有兴趣的说道:“看到这家伙我便想到了上次那倒霉的云纹豹,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输给这家伙了呢?”

    “也许是它的运气有点好。”

    花惊羽笑道,两个人起身顺着碧湖边往外走,此时碧湖边不少人都四下分散着逛了起来。

    明王妃在前面招呼着,咯咯的笑声不断,十分的热闹。江月雅和花如烟二人走在最后面,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观赏湖上的风光,江月雅清冷如水的声音忽地响起来:“花小姐,你认识北幽王吗?”

    “北幽王?”花惊羽错愕,飞快的抬首望向江月雅,不过此时这女人并没有望她,而是望着清澄的湖水,不过她脸上的那微妙的变化可逃不过花惊羽的眼睛,这个女人分明对北幽王南宫凌天有意思,不过她记得南宫凌天是个断袖啊,真是可惜了这么一朵花,痴心错付。

    花惊羽惋惜一声,温声说道:“见过两三次。”

    关于她和南宫凌天的事情,她不想多说,虽然她不喜欢南宫凌天,不过却不能否认,自已还是欠着他两次的救命之情,若是日后有机缘,她定然要还他此情。

    花惊羽心中想着,江月雅淡淡的喔了一声,不再说话。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程,忽地后面有人追了过来,竟是明王府的一个小丫鬟:“江小姐,有人找你。”

    “找我吗?”江月雅有些错愕,和花惊羽招呼了一声,转身跟着小丫鬟离开。最后碧湖边只剩下她们一主一仆两个人了,颜冰脸色不太好看,想到先前南宫元徽和花如烟的事情,她十分的生气:“小姐,奴婢实在是太生气了,太子竟然和二小姐光天化日做出那样的事情,分明是置小姐于不堪。”

    花惊羽唇角擒笑:“你想多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她设计的,这两个人处心积虑的算计她,她又岂能不还他们一礼呢,相信明天早朝的时候言官弹骇的奏折定然会呈到皇上的朝堂之上,至于花如烟,以后她就是下贱的荡妇,还怎么装白莲花啊。

    颜冰见花惊羽不生气,总算放平了心气,四周张望一下,然后小心的开口:“小姐,为何我感觉这周围有些古怪呢?”

    “古怪就对了,今日南宫元徽和花如烟巴巴的要把我带来,定然是设了一个局等着我,我真想看看他们设了什么样的局等着我,”花惊羽抱着小白领着颜冰一路往里走去。

    两个人一路往前走,忽地耳边响起了袅袅轻音,婉转低啭,眼前也弥漫着白色的云雾。

    花惊羽感觉似乎有什么指引着她似的,白茫茫的天地中似乎只剩下她一个人,抱着小白孤寂的往前走着,走了一段路程下意识的往前伸手。拨开了白雾迷林,眼前赫然出现了美丽的桃花林,粉红的桃花嫔纷灿烂,不时的飘落而下,真是好美的景致啊。

    桃林深处,一个黑发白衣的男子正轻倚在桃树边,轻轻的吹奏着动听的乐曲。

    他眉眼如画,肤如白玉,娇艳欲滴的粉唇,清澈明亮的眼睛,睫毛很长,在俊美的脸庞上投射下一抹浅浅的阴影,使得那本就出尘的面容越发的英挺而立体,真是玉颜如花。

    桃林,音乐,绝世美男,当真是令人心动的画面。

    花惊羽的心旋旎顿生,可是同时脑海中清灵的幽光闪过,这音乐似乎是幻音,极能控制人心,前世的她曾见识过这些迷幻人的音乐的,念头一起,衣袖中滑落一枚绣花针,直刺自已的手指,指尖上的痛感传来,立刻使得她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再抬首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处的一个男人正斜依在一棵柳树上吹奏音乐,先前在幻象中看上去美奂绝伦的男人,此刻并没有幻象之中的完美,显得十分的阴柔。

    这人大概就是传说中明王府睿智聪慧的明碧晟,没想到他竟然伙同南宫元徽和花如烟对她做这种事,花惊羽唇角是幽暗的冷笑,最近她可是制了几种药防身,明碧晟,既然你来招惹我,那么就看看谁比较狠一点。

    花惊羽念头一落,指尖捻出了一些毒药,手指一弹,药粉顺着风向直挥向明碧晟,花惊羽的手脚一动,耳边竟然响起一道阴骜冷嗜的话:“黑丫头,没想到你竟然破了大罗迷幻音。”

    花惊羽面容一沉,没想到南宫凌天竟然在暗处,还知道她不受大罗迷幻音控制。

    “你想干什么?”

    “你说本王是告诉明碧晟呢,还是不告诉?”

    花惊羽唇角擒着笑,想到南宫凌天以往所做的事情,并不会过份为难自已,虽然一直想查明她究竟是谁,但在没有查出真相前,他是没有伤害过她的,。

    “莫非王爷和明小王爷交情深厚?”花惊羽把后面的交情深厚咬得特别的重,然后眯眼望向不远处的明碧晟,分明就是一个小受啊,脑海中不自觉的脑补起南宫凌天是一只强攻,而明小王爷是一只受的画面,想着脸上的神情都变得微妙起来。

    她的念头一起,暗处一只小石子穿风挟雨的袭击而来,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她的身上,不过并没有伤到她,只是有些疼而已,随之而来的还有冷嗜幽寒的声音沉沉的响起:“你脑子里想什么东西了?”

    花惊羽愣了愣,这样也知道吗?真是厉害啊。

    “王爷难道连我脑子里想什么都知道?”她还就不信了,这男人难道成神了不成。

    “本王虽不知道你想什么,不过却知道肯定是不好的东西。”声音越发的幽寒嗜血,花惊羽翻了一下白眼,想掉头找一下这男人现在隐身在什么地方,不想她的头一动,暗处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别动,你一动,明碧晟就知道你不受大罗迷幻音控制了。”

    “你不是说要告诉他吗,又提醒我做什么?”

    花惊羽果然没动,暗处的南宫凌天眼神幽寒,薄唇紧抿,好半天一言不吭,然后抛下一句:“无趣。”

    闪身便走了,本来他还以为这女人肯定会吃亏,正想着要不要出手助她一把呢,没想到她竟然识破了大罗迷幻音,可是正因为这样,才让他更疑惑,大罗迷幻音乃是极厉害的音攻,一般内力修为低的人,都会被其迷惑,就算内力修为高,心智不高的人也会受到其盎惑,但是花惊羽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盎惑,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不该是真正的花家大小姐啊。

    四周安静了下来,花惊羽知道南宫凌天走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若是这家伙告诉明碧晟她没有受到大罗迷幻音的控制,那么她下的毒,恐怕害不到明碧晟,那她不是白费了功夫,花惊羽正想着。忽地身后有凌厉的寒气撕破了空气的阻碍,一路挟风带雨的直接的刺向她,花惊羽飞快的回身,饮血刀鞘挟着橙艳的光芒回击了过去。

    当当,沙沙。

    刀器相撞的锋利之音。随之还有一道娇喝声响起:“花惊羽,你个贱女人,你竟然胆敢宵想碧晟。”

    花惊羽飞快的抬首望去,只见在她眼面前怒骂她的人正是皇后之女南宫如雪,南宫如雪的身后森冷盯着她的人,正是南宫如画。

    这两个一向针锋相对的女人,此刻都愤怒的盯着花惊羽,花惊羽用力的一收饮血刀鞘,退后两步,沉声喝问:“公主此言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南宫如雪冷笑一声,指了指不远处缓缓的收起笛子的明碧晟:“先前碧晟在此吹萧,你竟然一脸痴迷的上前想打扰他,他岂是你花惊羽可以宵想的,你身为东宫太子妃,竟然如此不知检点,真是可恨至极。”

    花惊羽回首望向不远处缓缓起身的明碧晟,此时的明碧晟瞳眸深暗,唇角是似笑非笑的神情,站在一片明媚荼绯的霞光之中,妖气横生。

    花惊羽淡淡而笑,迎视着明碧晟的眸光,轻声的说道:“公主此言差矣,我并不是一脸痴迷,我过来只是想告诉明小王爷一件事。”

    明碧晟看花惊羽眼神清明,分明没有受到大罗迷幻音的控制,他竟然失败了,从来没有失手过的事情,竟然失手了,明碧晟十分的震憾,压抑下心头的恼意,缓缓开口:“什么事?”

    “你吹的萧太难听了,请不要再吹了,好好的欣赏个湖,还要被干扰,实在是诛心,”她话音一落,四周不少人愣住了,先前大家以为花惊羽痴迷明碧晟,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说。

    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的脸色更难看了,二人忍不住同时的开口:“花惊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说碧晟的萧声难听?”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这样也不行,”花惊羽的唇角有讥讽的冷笑。

    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二人怒目而睁,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正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明碧晟,忽地神色变了,眼神赤红迷乱,先前还一派温融的清风公子,瞬间便变成了暴露狂,只见他飞快的脱自已的衣服,一边脱还一边大叫:“你们快来看我啊,看我雪白的屁股,修长的大腿啊。”

    “快来看啊,看我俊不俊,美不美?”

    眨眼的功夫竟然把外面的长衫和里面的中衣给脱掉了,露出了光祼的上身,下身还有一件亵裤,就是这样,这家伙还疯狂的去解亵裤。

    明王府的湖岸边,所有人呆愣住了,然后反映了过来,尖叫连连,乱成一团,各家的丫鬟护着自家的小姐夫人,四处乱窜,混乱一片。

    明王妃反应了过来,立刻命令了丫鬟去唤明碧晟的手下,强行的制住了明碧晟,点了他的昏睡穴,把他带走,此时的明碧晟,哪里还是什么清风公子啊,整个一祼男,还是全祼白条鱼似的祼男。

    不少小姐看到了先前的画面,吐个不停,大家闺秀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画面啊。

    明王妃领着一干下人连连的赔罪,饶是这样,所有人都黑着脸离开了明王府,不少人还发誓,以后再有明王府的宴席,她们再也不参加了,还有明碧晟根本就不是什么清风公子,他就是一个神经病。

    花惊羽笑意盈盈,唇角擒笑,心情十分好,跟着别人身后离开了,别的人是气愤愤恨,她是心情恰恰好。

    可是等到她走到明王府的院门外的时候,脸色便不好了,因为各家的夫人小姐爬上了马车走了,只有她一个人站着,花家的马车和太子府的马车都离开了,颜冰忍不住开口:“小姐,怎么办?”只见明王府的大门里,有人走了出来,正是凌寒梅和江若晴两个人。

    凌寒梅和江若晴二人气狠狠的走过来,望着花惊羽:“明小王爷为什么会突然的发病,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花惊羽脸上眼神冷冽,唇角是冷笑:“你们胡言乱语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一定是你动的手脚,要不然明小王爷好好的怎么会做出那种不知体统的事情来。”

    凌寒梅坚持是花惊羽动了手脚,花惊羽怀中的小白发怒了,这两个坏女人,竟然胆敢欺负小羽儿,找死的家伙,它一怒小身子陡的跃起直扑向为首的凌寒梅,快如流星,一爪子便狠狠的抓了下去,凌寒梅惨叫一声,下意识的抬手去拍小白,可惜小白身子一动很快闪开,扑向了凌寒梅身后的江若晴,同样的一爪子狠狠的抓了过去,江若晴疼得尖叫起来。

    小白已经回身跃到花惊羽的怀里,凌寒梅和江若晴二人捂住血淋淋的脸,指着花惊羽疯狂的大叫:“花惊羽,你手里的小畜生竟然伤我们?”

    “我的脸啊。”江若晴尖叫,疼痛加上担心,她都快昏过去了/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很多人望过来,不知道好好的又发生了什么事,今儿个发生的事情可真是多啊,先是太子和花家二小姐有失风德的在马车里做那种事情,然后明小王爷当众脱光了衣服发狂颠,这一个个的是怎么了?

    花惊羽抱着小白,幽冷的望着凌寒梅和江若晴:“我家小白向来不允许人欺负我,若是你们再不积点口德的话,我不敢保证它会不会咬死你们两个,对了,我告诉你们,它是有毒的小毒物,若是咬你们一口的话,相信没人能轻易解得了,你们两个,只有等死的份。”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血腥的寒气,凌寒梅和江若晴二人,虽然愤怒,但是却被震慑住了,一时间没人说话,两家的下人早奔了过来,把两个人带了过去,回府医治。

    花惊羽领着颜冰正准备离开明王府跑回去,不想明王府的大门内又走出两个人,看到她的身影便叫了起来。

    “小羽儿,”

    花惊羽回头看去,原来是孝亲王府的南宫瑾,南宫瑾和身边的一个青年公子打了招呼后走了过来:“小羽儿,你的马车呢?”

    他一言落,想起什么似的,俯身望着花惊羽:“太子先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假的啊?”

    看来南宫瑾也听说了南宫元徽和花如烟发生的事情了,才会有此一问。

    花惊羽挑眉望着他:“自然是真的了,谁敢编排太子殿下的坏话啊。”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南宫瑾直接骂,一点也没有忌掸,可见他平日里真没把南宫元徽放在眼里,南宫瑾骂完了南宫元徽,望向花惊羽:“小羽儿,你别太伤心了,若是你不想嫁太子的话,我进宫找皇伯父,让皇伯父下旨,为你们退掉这门婚事。”

    花惊羽想了想,如若真是这样简单的话,这婚事便不会拖这么久了,所以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

    “算了,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别理会了。”

    花惊羽跟着南宫瑾的身后,上了孝亲王府的马车。马车上,花惊羽随意的歪靠在马车的软榻上,占了一半的位置,懒懒的闭目养神,一点也不拒谨,南宫瑾忍不住推了她一把,取笑她:“你倒是会省劲,一点也不拿自已当外人。”

    “我们是朋友,有必要那么生疏吗?”花惊羽翻了翻白眼,然后还乘机提要求:“对了,把你的好茶整些出来,让我尝尝孝亲王府的好茶。”

    南宫瑾十分的无语,一般人看到他躲都来不及,只有这丫头,当自已不当外人,可是偏是她这样的个性,让他稀憾,真心当她是朋友了。

    “好,前两日我刚得了一罐雪山银毫,算是便宜你了。”

    南宫瑾俐落的从马车一侧的暗阁里取了雪山银毫出来,给花惊羽泡了茶。

    这雪山银毫确实是好茶,刚泡起来,马车里便充斥着清淡的好似天山雪莲一般清幽淡雅的香味,缭绕在马车里,久久不散。

    花惊羽立刻享受的闭上眼睛,然后伸手端了雪山银毫喝了一大口,南宫瑾一看到她的样子,心疼得大叫起来:“你是牛啊,哪有你这样品茶的,根本是牛饮。白糟蹋了我的茶。”

    “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牛饮啊,谁规定了品茶要像个小姑娘似的,轻轻的抿一小口了,我说你啊,也是太小气了,不就是一杯茶吗?”

    她说完又喝了一大口,然后伸手示意南宫瑾再给她倒一杯,南宫瑾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你个败家的娘们,以后谁娶了你也养不起,你知道这一杯雪山银毫要多少钱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还不错,挺好喝的。”

    “哼,自然好喝,这一杯便值一百两银子,能不好喝吗?我花了好多的银子才得了这么一罐子。”

    “一百两一杯,”颜冰睁大眼睛,满脸的惊讶,妈呀,这一杯便值一百两,果然是只有财大气粗的孝亲王府才喝得起啊,花惊羽一听这话,便盯上了南宫瑾身侧的雪山银毫,眼里闪烁着如狼的光芒。

    南宫瑾立刻头皮发麻起来,飞快的大叫:“你别想,我总共这么一罐,而且还是极难得的,你要是想要可以去找凌天要,他若是想要这种东西,可以随便弄,我却不行。”

    “为什么他行,你不行?”

    “因为这是他的封地北幽之地出来的东西,他弄肯定比我弄要便宜得多啊,”南宫瑾相当的无奈,就这东西,他还是好不容易从那家伙手里花大价钱买来的。

    花惊羽示意南宫瑾再给她来一杯,南宫瑾没办法,又给她倒了一杯,花惊羽一边喝一边淡淡的说道:“我就要你的,他的东西估计我想也想不到。”

    她说完喝了一口,还别说这雪山银毫真的特别的好喝,入口便有一股甘甜之香,让人周身的舒畅。花惊羽唇角勾了勾,盯着南宫瑾:“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朋友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这叫什么朋友啊,不就是要你一点茶叶吗?至于吗?”

    “大小姐,除了这个,你要啥茶叶我都给你弄来成不?”

    “我就要这个,喝着挺不错的,要不我也不要你多,一半行不?”

    “不行,一半坚决不行。”

    “看来这朋友不真啊,以后不能随便相信人了,”花惊羽一脸的心痛,似乎南宫瑾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南宫瑾的唇角恨恨的抽了抽,然后狠瞪了这丫头一眼,气恨恨的说道:“算你恨,给你三分之一,再多没有了。”

    “好吧,我实在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所以便勉为其难的收三分之一吧,”花惊羽闲闲的开口,南宫瑾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女土匪啊,花惊羽才不理会他的幽怨,直接的吩咐:“快,把我的三分之一倒给我。”

    南宫瑾那个心疼加肉疼,期期艾艾的开口:“早知道刚才不带你上马车了。”

    “晚了,”花惊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马车里的颜冰惊奇的看着这一切,还别说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对自家的小姐还真是特别的好,看上去真的像好朋友一般。

    南宫瑾倒了一小半雪山银毫给花惊羽,然后满脸心疼的仇视着花惊羽,花惊羽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说道:“我们是朋友,以后我若是有好东西,也一定会想着你的。”

    “你别忘了今日说的话。”

    “肯定的,”花惊羽点头,马车一路回花府而去,车行了两道街,行驶到了较僻静的街道,马车忽然停住了去路,南宫瑾奇怪的开口:“怎么不走了?”

    孝亲王府的侍卫禀报:“回小王爷的话,北幽王府的马车拦住了去路。”

    “呃,凌天找我有事吗?”南宫瑾掀起车帘往外张望,正好看到一身秀逸的墨竹走了过来:“墨竹,你们家爷找我有事吗?”

    “回小王爷的话,我们家爷找花家大小姐有事?”

    南宫瑾一脸奇怪,掉首望向花惊羽:“小羽儿,凌天找你做什么?”

    花惊羽挑眉,一时不知道如何和南宫瑾说她和南宫凌天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过今日南宫凌天没有戳穿她,倒是让她有些好感,想着笑望向南宫瑾:“北幽王殿下想必有什么事找我吧。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去吧,别担心,我在这里等你。”

    南宫瑾挥手,不过他的话落。外面的墨竹开口:“小王爷回去吧,我们爷会送花家大小姐回花府的。”

    南宫瑾挑眉,满脸的不可思议,凌天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竟然愿意送小羽儿回去,不过他倒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只是单纯的以为南宫凌天找花惊羽有事,所以叮咛花惊羽:“小羽儿,你和王爷说话温软些,别招惹他,他的脾气不大好。”

    花惊羽瞳眸微暗,何止是不好啊,这男人可是几次三番的威胁她想杀她呢,还当她是别国的密探或者是奸细之类的,他之所以和她走动得如此近,只不过是为了查清楚她究竟是什么人罢了。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花惊羽和颜冰二人下了马车,朝南宫瑾挥手,南宫瑾点头吩咐侍卫离开了,墨竹恭敬的开口:“花小姐请。”

    花惊羽领着颜冰和小白跟着墨竹的身后走到了北幽王府的马车边,马车之中,阴骜暗磁的声音响起来:“上来吧。”

    这一次花惊羽没有拒绝,直接跃上了马车,马车之中,北幽王南宫凌天慵懒的歪靠在软榻之上,一双深邃神秘的冷瞳盯着花惊羽,好半天一动没动,花惊羽任由他盯着,抬眉悠然的向南宫凌天开口。

    “谢北幽王先前没有说破我的事情。”

    虽然这个男人一再的想抓她的错处,怀疑她是别国的奸细还有密探,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这男人每次还是帮助她的:“日后王爷若是有需要花惊羽的地方,只管出声。”

    花惊羽神容真挚没有一丝的含糊,南宫凌天的瞳眸微微的眯起来,望着花惊羽,她的眸光清澈,神情真挚,没有一似一毫的虚假,让人一眼便看出她是真的这么想的,南宫凌天深幽如墨的瞳眸微微的拢上了一些暖色,淡淡的开口。

    “没想到你这么聪明,不但识破了大罗迷幻音,还对明碧晟动了手脚,这样的你无论如何也不该是花家大小姐?”

    南宫凌天眼瞳深暗,虽然现在所有的事实都指明花惊羽就是花家的大小姐,但是为什么她给他的感觉却不是呢,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先是太子,然后是明碧晟,这些绝对不会是一个花家的小姐能做得出来的。

    “先前太子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

    南宫凌天挑高眉盯着花惊羽,花惊羽神态从容的笑起来:“殿下想太多了,我哪有那个本事对太子动手脚啊。”

    “你以为你瞒得了别人,瞒得过本王,”南宫凌天冷哼一声,然后不等花惊羽开口又说道:“对于你和太子以及别人的恩怨,本王不感兴趣,本王只想知道,你究竟是谁?有什么样的目的。”

    花惊羽唇角勾出幽淡清洌的笑意,认真的望着南宫凌天,一字一顿的说道:“北幽王殿下,我可以保证我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若是骗你,便让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我不是别国的密探奸细,也不是别的帮派派出来的探子,我就是我,不是任何假冒的人,我就是花家大小姐花惊羽。”

    花惊羽说完望向南宫凌天,她的脸上是诚挚,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南宫凌天身为燕云国的北幽王,阅人无数,真假之分还是分得清的,看花惊羽目光清澈如水,周身的悠然淡定,眼神不躲避不闪烁,不飘移不恍惚,确实不像是撒谎的样子,而且她还发了这么重的誓,难道她真的不是别国的奸细密探,也不是别的帮派的探子,那为何她的本性竟然变得如此的厉害?

    他的眉微微的蹙起来,花惊羽唇角勾出一抹清浅的笑意,不过那笑却是凉薄冰冷的,她陡的一伸手拉高了自已衣袖,只见手臂上布满了斑斑的伤痕,新旧不一,除了伤痕,还有一些牙印子,十分的狰狞,南宫凌天看得倒抽一口冷气,心竟然一瞬间纠得很紧,似乎无法呼吸。

    这个丫头竟然受了这么多罪,南宫凌天的眼神陡的拢上了杀气,血气往上涌,瞳眸一瞬间化为血色之光,好似地狱的修罗一般,此刻的他极想杀人。

    花惊羽望着南宫凌天,慢慢的说道:“除了这个,我身上全是这样的伤痕,王爷要看吗?”

    花惊羽说着当真动手去解衣襟,南宫凌天伸手阻止花惊羽继续脱自已的衣服,眸光拢上了迷蒙冰冷的色彩,手指也紧握了起来,沉声开口:“这些该死的东西。”

    “王爷现在相信我了吗?不管是谁经历过这些,只怕都该心性大变了,不是吗?”

    南宫凌天深邃轻冷的瞳眸盯着她,一言不吭,但眸底分明是松动,花惊羽松了一口气,不出意外南宫凌天是相信她了,而这正是她需要的,她慢慢的放下手臂上的衣袖,神色坦然的开口。

    “我身上的这些伤,有些已经七八年了,如若我是别国的密探,总不可能待在花家这么多年吧,再一个也不可能受这么多的苦吧,若说我骗人,这些伤不会骗人吧。”

    南宫凌天眯眼,慑人的幽芒盯着花惊羽,缓缓的开口:“你说你不想嫁给太子?”

    花惊羽点头:“没错,我不想嫁给太子,所以你不必担心。”

    “好,只要你不嫁给太子,本王相信你不是别国的奸细,也不是别的帮派的密探。”

    南宫凌天总算选择了相信花惊羽,因为她的坚韧,还有执着,还有她身上的大小伤痕,以及她的保证不嫁给太子殿下。

    “谢了。”花惊羽心头松了一口气,总算解决掉了南宫凌天这一关,只要他不再怀疑她是密探奸细之类的就好。

    南宫凌天没说什么,吩咐外面的侍卫:“去花府。”

    “是的,殿下。”侍卫驾车离开,颜冰抱着小白上了后面一辆马车,一众人一路往花府而来,前面的豪华马车上,南宫凌天幽暗的瞳眸慢慢的收敛了凌厉的煞气,温融潋滟,暗磁的声音如白玉兰一般的幽香:“会下棋吗?”

    花惊羽一怔,不知道这男人什么意思,棋吗?她会下一点,不过算不得高超,因为每次她都不是宁睿的对手,以前她出不了组织,宁睿教会了她不少的东西,让她用来打发时间的。

    “会一点,不过恐怕不足以和王爷交手。”

    “陪本王下一局,”南宫凌天话落,自顾优雅的从马车一侧取出了棋子摆好,花惊羽倒也没有推搪,坐近了一点,眸光打量着棋盘之上的棋子,玉做的棋子,雪鸾锦做的局,这一副棋不说价值连城,恐怕也要万金之价,最难得的是有价无市的没处买,因为这白子和黑子都是白玉和黑玉做成的,每粒都光华琉璃,触手润滑冰凉,都是精选出来的美玉。

    “好棋,”花惊羽赞叹一句,对面的南宫凌天挑起眉,唇角潋滟的笑意晕开,一笑如白玉兰花开,幽香笼罩着整个马车,再不复之前的嗜血阴煞,这个男人还真是妖孽啊,可惜了他竟然是一个断袖,花惊羽替他惋惜。

    ------题外话------

    亲爱的们,多多留言,多多投票,清明过后,俺给你们来个二更咋样?有没有想要的,想要的留言投票,都行,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邪王绝宠蛇蝎嫡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邪王绝宠蛇蝎嫡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