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 > 做你心中的那根刺

做你心中的那根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34中文网 www.zw34.net,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皇甫家一片死气沉沉的,所有的下人都呆立在角落里,想到老夫人快要死了,大伙儿眼泪都包在眼里,心情无比沉重。

    乔乔和皇甫诺等人守在门外,不大一会儿,听到皇甫老爷子一声沉痛无比的叫唤:“美珍。”

    皇甫诺害怕的推门走进去,乔乔和鲁小雅她们紧随其后的走进去……

    房间里,蒋美珍女士安详的闭上眼睛,一脸的笑意,她最后是带着笑意离开的,可是即便这样,活着的人仍然伤心不已,皇甫诺守在床边,一言不发的紧拉着她的手:“奶奶。”

    乔乔和鲁小雅还有阿秀,忍不住抹起眼泪来,而楼下的佣人也知道了,大家一片痛哭。

    整个别墅里,充斥着哀恸……

    皇甫老爷子倒很安定,扫了大家一眼,最后把眸光落在皇甫诺的身上:“诺,你奶奶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把小雨救回来,所以你一定要完成她的心愿。”

    “爷爷,我知道。”

    皇甫诺说这句话的时候,乔乔看到他的眼睛里暗芒,死气沉沉的,这个天之骄子一样的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在面对自已的亲人离开时,也是无助的。

    皇甫老爷子扫了一眼乔乔和鲁小雅:“我想和诺单独说说话。”

    “好!”乔乔领着鲁小雅和阿秀退了出去,通道里,立着成排的保镖,大家依旧面无表情,但眸底却难掩一份伤感。

    房间里,老爷子望着皇甫诺:“诺,送我和你奶奶回加洲岛去吧,那里才是我们的家,还有一件事,爷爷能活到现在,是你做的事吧,爷爷知道你不是一个寻常人,那么让我和你奶奶一起走吧,这几年我过得很幸福。”

    皇甫诺愣住了,望着爷爷,他的眸光淡定睿智:“爷爷。”

    “我知道你不是寻常人,很多事是有能力解决的,所以爷爷不担心,爷爷很开心有你这样孝顺的孙子,送我和你奶奶回加洲岛去,把我和她葬在岛上最高的地方,不管你在哪里,我们都会守护着你的。”

    “爷爷?”

    皇甫诺的眼里一片潮湿,一千年前,他虽然贵为一方霸主,可是缺少的就是亲情,现在他承受着他们的宠爱,能为他们做的却是那么少:“爷爷。”

    “好了,别伤心了,送我们回去吧。”

    “是,爷爷!”皇甫诺点头,蒋美珍女士去世了,即便爷爷活下来,也是孤独,他们能够一起死,是最快乐的事了。

    皇甫诺送蒋美珍女士和皇甫老爷子回加洲岛去,因为老爷子的坚持,蛇灵珠归位,回到了皇甫诺的体内,现在他的能量上升很多,虽然不能达到先前的能力,但已经相当不错了。

    他决定回来救回小雨。

    现在他有足够的能力救任何人,夏桀,是吗?那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吧,还有那些什么研究所,中共安全局的人,他统统不会放过的。

    皇甫诺周身的杀气,安顿好岛上的一切。

    三天后,回t市。

    别墅里,乔乔心急如焚的等消息,可惜什么消息也没有,她抽空和江夜寒分析了情况,最有可能带走小雨的是夏桀,这样一想,心里还要踏实些,在夏桀的手里,他肯定有下一步的动作,因为他意在报复乔乔,如果落到研究所那帮人手里,只怕那些人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皇甫诺一回来,江夜寒和乔乔便发现他有些不一样了,虽说先前很冷,现在也冷,但这冷中带着妖媚狂睨,好似世间之物全然不在眼下,狂霸凌寒。

    夏桀的电话总算打来了,众人松了一口气,只要小雨不在那些人手里,他们就不怕。

    “皇甫诺,不准带任何人过来,你来换小雨。”

    “好!”皇甫诺沉着的开口,眼神阴骜,唇角掀起一抹不屑的暗芒,夏桀说了一个电址,皇甫诺放下电话,江夜寒和乔乔立刻围了过去:“怎么样?他说什么了?”

    “是啊,他说什么了?”

    “他让我过去换小雨,不准带人?”皇甫诺若无其事的开口,眼眸望向乔乔,里面满是宠溺:“乔乔,放心吧,我会救回小雨的。”

    乔乔不知道说什么,这几天她都没和他说过话,看到他因为奶奶去世的事,伤心心痛的时候,她也不好受,可一想到儿子,她无论如何不想说话,现在他甘愿去换回小雨,她心里总算松动了一点。

    江夜寒望着两个人眼神间流转的光彩,心里难过,掉头望向一侧,掩去眸底的失落,这时候,鲁小雅冲了过来,紧张的拉住江夜寒的手臂:“怎么样?小雨没事吧。”

    “没事。”

    皇甫诺和乔乔回过头同时应了一声,鲁小雅点头,随即想到什么似的,望向江夜寒,那男人的眸光暗淡,似乎很伤心,鲁小雅立刻伸出手拽着江夜寒的手臂:“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怎么救小雨吧。”

    “好。”

    大家赞同,这尴尬的一幕总算过去了,鲁小雅松了一口气,众人一起望向皇甫诺,皇甫诺的雕塑似的五官上,勾勒出笑意,淡淡的开口。

    “他让我一个人过去,就我过去好了,其他人不用过去了。”

    “不行,少爷。”

    雷冬他们一听这话,哪里同意,坚决的反对,少爷一个人去,要是出什么意外怎么办?虽说他的本领高于他们任何一个人,但我明敌暗,那些人无所不用其极,而且他们做手下的怎么让主子一个人冲峰陷阵呢?

    “我们和少爷一起去。”

    “还有我们!”江夜寒,乔乔,鲁小雅,一起叫了起来,皇甫诺扫视了一圈,很感动大家这时候的出口,让他觉得温暖,但是,唇角浮起冷笑:“他让我一个人过去,人去多了,他不会出来的。”

    “那么我和你一起去,这都是他和我之间的恩怨。”

    乔乔认真的望着皇甫诺,走到他的面前,表示自已非去不可的决心,皇甫诺望着她,伸出大手握着她的小手:“好,就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救我们的儿子。”

    大手上的火热的温度包裹着乔乔的手,乔乔挣扎着想脱离他的嵌制,但他的力道很大,根本不容她挣扎,另一只手已经搂着她的身子往外走去,随之是冷冷的命令:“其他人呆在别墅内,不准乱跑,雷冬,保护好大家。”

    “是,少爷。”

    雷冬无奈,既然少爷下了命令,就不可能更改的。

    大厅里,江夜寒呆呆的望着那远去的背影,那般的和谐,心里不舒服,低下头搓着自已的手指,一旁的鲁小雅早坐到他的身边:“寒寒,你怎么不演戏了,我好喜欢看你演的电视剧,超级迷人呢?”

    江夜寒抬头望了鲁小雅一眼,不感兴趣的站起身:“不喜欢了。”

    说完看也不看好心安抚他的女人,径直上楼去了,鲁小雅呆立在大厅,妈妈走到她的身边,轻声的提醒鲁小雅:“小雅,他们这群人,不是我们这样的人配得起的,你别喜欢上他,会心疼的。”

    “妈妈。”

    鲁小雅叫了一声,她似乎已有点动心了,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吗?看到他受伤的眼神,她就想安慰,想让他开心,哪怕他的心里不是她,她只想看着他笑,看着他开心,并没有想让他喜欢上她啊,也许有一天他快乐了,开心了,她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妈妈伸出手搂着女儿:“自古情字最伤人啊,小雅,妈妈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妈妈,我知道!”小雅叹息,眸光仍然不由自主的瞄向楼上。

    皇甫诺开着车,带着乔乔往夏桀指定的地方而去,乔乔坐在一边忍不住开口询问:“他说在什么地方面?”

    “上次的码头上?”皇甫诺加快速度,车子好似离弦的箭一样飞疾出去,蛇灵珠在他的身上,那些人伤不了他,所以对于救小雨的事,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倒是乔乔,脸色一直很苍白,几天的时间,把她折磨得瘦了一大圈,这个该死的夏桀,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码头上,空荡荡的并没有几个人。

    因为船只离港,那些货船,都是白天行船,晚上靠岸。

    皇甫诺的车一靠近路边,便感应到夏桀在周围,而且小雨确实被他带过来了,既然小雨在这里,他就放心了,望向一边的乔乔,柔声的安抚他。

    “乔乔,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会救出小雨的。”

    “嗯!”乔乔用力的点头,大大的眼睛里泛起坚定,夏桀如果真的伤害了儿子,她一定会亲手杀了他的。

    “他们过来了?一共有五个人?”

    皇甫诺微阖上眼,便能感应到周围波动,他的声音一落,果然有人拉开门,四把枪直直的对准他们,冷声的命令:“下来?”

    皇甫诺和乔乔缓缓的下车,扫视了周遭一眼,这四个人都是男人,魅影阁的杀手吧,其中有一个人乔乔是认识的,魅影阁的杀手,银勾,乔乔冷笑的望了他一眼。

    “你好,又见面了。”

    银勾怔忡了一下,这女人的眼神如此锐利,怎么可能是当初那个意志薄弱的女人,这说明当初她只是假眠,没想到还有人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脱过去,还真是不能大意啊。

    皇甫诺目光犀利,一身的威势,冷然萧杀的扫视了周遭一圈:“说吧,我儿子呢?”

    “嗯。”银勾用枪朝前面一指,皇甫诺望了过去,果然在码头的吊桥上立着两个人,高大冷漠的夏桀,一把枪指着的正是小雨,小雨的眼睛被蒙上了黑布,这是阻止他使用能力的最好方法,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他的超能量就无法发挥,而他的能力还有一大部分没有复苏,所以没办法对付这些抓住他的人。

    “小雨?”乔乔叫了起来,往前冲,身后的人一伸手拉住她的身子。

    站在高处的夏桀气势慑人的瞪着她,唇角浮起阴冷的笑,扫了扫皇甫诺和乔乔,淡然的开口:“皇甫诺,如果想让小雨活命,那么你替他死,举枪自尽吧,否则我的子弹可不长眼睛。”

    “什么?”

    乔乔睁大眼睛,望着站在吊桥上,红赤着眼睛,一脸疯狂的男人,这男人疯了。

    “夏桀,你这个混蛋,赶快放了我儿子,你凭什么,做出这么多伤害我们的事啊,你凭什么啊?”

    “谁让你背叛我了,一个背叛我的人没资格问为什么?”

    夏桀的点了点小雨的脑袋,小雨看不清楚妈咪的脸,可是听到她焦急的叫声,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妈咪,小雨没事,妈咪别伤心了。”

    “快点,我没耐心听你们一家人亲亲我我的!”夏桀的手去扣板机,乔乔惊慌失惜的尖叫,虽然不想儿子死,但也不愿意让皇甫诺去替死,这一刻生出一些意念,儿子如果死了,她就陪着他一起死吧。

    皇甫诺身形未动,幽然的笑起来,那笑却是不屑,狂妄霸道的,天地间唯我独尊,一双阴暗的瞳孔布满了乌云。

    “夏桀,你以为这区区几个人能威胁得了我,如果真是这样,我就不会轻易的过来了。”

    夏桀一听他的话,脸色陡的变了,难道他另外有埋伏,四处张望,感觉不到有埋伏的人,就连银勾他们,也飞快的掉头打量四周,正想着,皇甫诺身形一动,竟然破空而起,跃到半空,天地间陡的罩起了黑压压的乌云,好似马上就要下大雨了一样,而围在董乔乔身边的四个人,愣住了,天哪,这是什么状况,一反应过来,迅疾的想拿枪抵住董乔乔,可是身子根本动不了,每个人都呆了木鸡,身子竟然动不了,就好像被人施了法术一样。

    吊桥之上的夏桀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用力的扣板机,可惜根本使不出力来,乔乔早飞奔向吊桥,一伸手拉着儿子跑到一边,怒瞪着夏桀。

    “你这个疯子,神经病,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们啊?”

    皇甫诺的身子一动,从半空落下来,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念头。

    他是妖怪吧,所以小雨的眼睛才是紫色的。

    就连乔乔都眨巴着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他真的是妖怪吗?要不然如何解释眼前的一切呢?

    皇甫诺从半空落下来,枪指住了夏桀,冷冷的笑起来,血腥而残忍,此刻只要他的手指动五上,夏桀就没命了,乔乔想到夏桀所做的事,真的不想理她,可眼看着皇甫诺的动作,她的脑海里忽然浮上一个可爱的小白狼,她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想到这个画面,可是却忍不住叫了起来。

    “诺,不要,不要。”

    “为什么?”皇甫诺的黑瞳闪过慑人的阴骜,唇角一勾,邪冷的问,乔乔摇头:“我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一个画面,一头小白狼,我突然不想让他死了,你留他一命吧。”

    “小白?”

    皇甫诺的眼暗了一下,伸出一只大手印上夏桀的天门,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的前身,原来,他真的是乔乔最喜欢的一只小白狼,一千年前,乔乔自杀身亡。

    小白狼舍弃了三百年的妖身,滴血在血灵中,转世到人界。

    当日它说。

    “我舍弃三百年的妖身,只求,人界的每一个轮回中,可守护着你。”

    皇甫诺一收手,心里莫名的疼痛,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当日错下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杀他呢,收起了枪,手上浮起一抹灵力,抚过夏桀的后脑,当日他出车祸的时候,这里有淤血未清楚,所以才会记不清从前的事情,今日他除掉他脑子里的淤血,他就会记起从前的一切了。

    皇甫诺收回手,夏桀整个人便清醒过来,望了望周遭的一切,以及自已最近做的事情,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发出狼一样的咆哮。

    最后皇甫诺并没有杀他的同党,只是洗去了他们脑海中以往不好的一切,还有今日看到的一切。

    “走吧。”皇甫诺伸手扶起乔乔,乔乔拉着小雨,一家三口上了车子,离开码头。

    吊桥之上的夏桀好似回过神来,望着那远去的车辆,叫了起来:“乔乔,请你原谅我……”

    夏家。

    所有的人都撤了,夏爸爸和夏妈妈一看到儿子回来,担忧的上下打量着,最后拉着他坐到沙发上。

    “儿子,发生什么事了?你别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有好多人住在我们家里,我真害怕你回来呢,现在他们走了,你还是赶紧走吧,省得他们再回来找你的麻烦。”

    夏爸爸看儿子的神情有些不对,忙伸手拉住夏妈妈,呶了呶嘴。

    夏妈妈也发现儿子的不对劲了,似乎很伤心很绝望,眼神焕散,这一幕,让人心惊,出什么事了?

    “儿子?”

    “妈妈,我想起来了,原来当年乔乔并没有和我谈恋爱,她只是当我哥哥一样,我都记起来了,妈妈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非要说她背叛了我。”

    夏爸爸和夏妈妈呆住了,望着儿子,好半天才嘟嚷着:“儿子,那时候你是喜欢她啊,而且她经常跟你在一起,我以为你们在谈恋爱啊,要不然我为什么拼死拼命的把她给弄进冥星,当时你可是说过她是你女朋友,想两个人呆在一起的。”

    夏桀哑然,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已造成的,连爸爸妈妈都不太清楚这其中的细节,自已真是个混蛋啊,混蛋啊。

    夏桀垂下头,不说话……

    夏爸爸和夏妈妈看得心惊胆颤,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儿子,究竟怎么了?”

    “我,差点杀了小雨!”夏桀的话里露出轻颤,幸好皇甫诺有能力,要不然他今天就做下大错了,乔乔只怕再也不原谅他了。

    “什么?”夏爸爸和夏妈妈睁大眼睛,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杀人?儿子竟然干这种事,再怎么样也不能杀人啊:“儿子?”

    “爸,妈对不起,我错了?”

    夏桀认真的开口,这一刻心里竟然释怀了很多,乔乔喜欢他,只是一个妹妹对哥哥的喜欢,即便他不甘心,也不能伤害她啊,所以他要去求得她的原谅。

    “知错就改还是好的,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了。”

    夏妈妈揉着儿子的头发,儿子这么优秀,为什么要纠结在过去的事上呢,天下的好女孩子多的是,为什么要一直惦记着乔乔呢,她不属于他,世界上只有爱无法强求啊。

    “嗯。”

    皇甫家,乔乔和小雨都平安的回来了,整个别墅都沸腾起来,这是老夫人去世后第一次热络起来。

    大厅里,鲁小雅抱着小雨,上下其手的吃豆腐,江夜寒心满意足的望着她们,只要她们没事就好,其她的什么都不重要了,他的心虽然仍会酸疼,但已经释怀了,这世上最不能强求的就是感情了。

    皇甫诺看大家都很开心,心情没来由的放松了,吩咐厨子,好好准备一桌菜,今天晚上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

    晚上,灯火辉煌,大家围坐在一桌。

    皇甫诺扫视了一圈,阴骜的眸子晶亮起来,心里难得的浮起一抹满足,现在这样太平,儿子和乔都在他的身边,不知道那些人铲除了以后,他们是否还能这样安稳的在一起,还有如果想起一千年前的事,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呢,这些他都不敢想,今晚是快乐的夜,还是安心的度过吧。

    一顿餐用得很愉快,就是皇甫诺也难得的放松了神情。

    饭后,大家上楼休息,连日来的疲劳都有些累了。

    可乔乔睡不着,望着熟睡中的儿子,幸好他没事,只要没事就好,眼睛不自觉的移到手上的镯子上,这镯子还真是奇怪啊,那么平常,可为什么她滴血后,它就那么漂亮呢,像红色的璀璨的水晶的一样。

    乔乔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起来,走出去准备喝一杯再睡。

    这时候酒是好东西……

    没想到竟然碰到了皇甫诺,他穿着白色的睡衣,一身的慵懒,手里端着一杯酒,看到她出来,眸子是深深的笑意,温柔,还有炽热的光芒,举高了手中的酒杯:“要不要来一杯。”

    乔乔也不客气,她就是出来喝酒的,不喝睡不着,这一夜多难熬啊。

    “来一杯吧。”

    皇甫诺顺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个杯子,给乔乔又倒了一杯酒,递给她。

    两个人斜靠在阳台边拱形的门框上,慢慢的品尝着手中的红酒,这皇甫家的红酒可都是法国正中的干红,美味可口,乔乔偷偷的喝过几回了,纯正的口感,令人回味。

    “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喝酒的。”

    皇甫诺幽幽的开口,望着乔乔,窗边有月光透过竹叶窗洒进来,打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睛慢慢的往下看,长长的睫毛投射下一个小小的阴影,似乎落寞无比,让他忍不住想把她搂进怀里。

    可是到底没有造次,现在的她让人捉摸不定,他只想和她得平共处,像这样说说话,聊聊天,喝喝酒,心里便满足了,至于感情,虽然那么浓烈,却不敢再轻易的有所动作。

    “人是会变的。”

    乔乔叹息,抬起头望向窗外的月色,月光映照下她的脸晶亮一片,泛着潋潋波光,幽幽暗暗的沉浮着,说不清道不明她此刻的心里在想什么。

    “乔乔,你还在恨我吗?”

    皇甫诺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眼光企盼的望着她,嘴里的红酒慢慢的醇化,升温,喉结发热,眼神灼热的望着她。

    “都过去了。”

    乔乔端着酒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去,皇甫诺的眸底一片失望,她在逃避着他的情,即使不恨了,似乎也不打算接受他的情,难道真的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了,这怎么行?急切的回身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本来还想说些什么。

    谁知道这一夜不睡觉的不是只有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一个人。

    江夜寒……

    温漉漉的发,微眯的眼睛,微敞开的睡衣,周身透着羁傲不训,慢腾腾的走到客厅,走到一边准备倒了一杯酒,回头迎上两个人,不禁愣了一下,笑起来,别提多灿烂了。

    “你们也没睡,真巧。”说完走了过来,扫视了一下乔乔和皇甫诺:“没打扰你们吧?”

    “说什么呢,寒。”

    乔乔瞪了他一眼,往旁边让了让,示意他坐下来,江夜寒也不客气,他甚至看到了诺眼睛眯起来了,黑压压的戾气,可那又怎么样,江夜寒的唇角挂着邪魅的笑,他已经想开了,既然做不了她心上的那一个,那么他就做他们中间的那根刺,让皇甫诺没事就恨得牙痒痒的,拿他没办法的那一个。

    像现在,他微倾着身子,快挨到乔乔的身边了,对面的男人脸立马黑了,像揍人,但又压抑着,那感觉看了真的让人爽啊。

    “你也睡不着吗?乔。”

    江夜寒用小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轻声的开口,说完举起了酒杯,乔乔抿唇一笑,举起杯我他碰了一下:“来,干一杯。”

    皇甫诺冷盯着对面的一对俊男美女,完全无视于他的怒火,自顾自的喝着酒,眼神阴骜,薄凉如水的唇瓣掀动一下,轻沾了一小滴的酒,优雅的开口:“寒还真是好兴致啊,乔乔,想不想听寒小时候的故事啊,今天晚上正好无聊,要不我给你讲讲吧。”

    “嗯!”乔乔的眸光跳起兴趣,寒小时候的事,倒有些趣味,反正也睡不着,估且听听看,可有什么趣味,调换了一个势姿,眼睛望向皇甫诺。

    一旁的江夜寒一听皇甫诺的话,一甩潮湿的发,警告的瞪向皇甫诺,暗暗磨牙。

    皇甫诺才懒得理他,谁让他先前靠近乔乔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唇角一掀,笑起来,如花般妖媚,啜了一口酒,心情极好的开口。

    “乔乔,你知道吗?寒小时候因为长得太美,经常被装扮成女孩子呢?好漂亮的,有一次他们家举办舞会,他装扮成一个小公主的样子,当时吸引了好多男孩子的喜欢啊,记得当时还拍了照片的,不知道放哪去了?”

    皇甫诺狂放的笑起来,愉悦至极,江夜寒和他正相反,脸色阴骜下去,抿紧唇冷盯着他,好半天才开口,一字一顿的说着。

    “乔,你知道吗?那个舞会上,他和我私订了终身,他说长大了要娶我。”

    江夜寒的话音一落,皇甫诺的脸黑了,唇角抽搐起来。

    乔乔再也忍不住笑了,啜了一口酒,盘起腿缩到沙发上,这还真有趣呢,难得听到这么有趣的事情,最近实在是太紧张了,现在这么放松下来,还真是惬意呢,一边喝酒一边嘲笑皇甫诺和寒。

    “好搞笑啊,原来这就是你们那么好的原因,从小就私订终身了,还有吗?还有吗?”

    两个男人看着笑成一团的女人,再次揭起老底来,彼此攻击,而乔就不断的喝酒,不断的变换姿势,捂住肚子笑,最后两个男人还没攻击完呢,她竟然喝醉了,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江夜寒望着她可爱的睡态,倦缩在沙发上,手里还紧抓着那个空酒杯,脸颊红扑扑的,微卷的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有一小揖顺落到脸上,那乌黑的发映衬着白晰的脸蛋,长睫毛掩映着星月眸子,挺俏的小鼻子,唇嘟起,性感极了,就像在索吻一样,引得看的两个男人,心潮澎湃。

    江夜寒伸出手想抱她回房间……

    皇甫诺早更快一步伸出大手打横抱起她,邪狂的笑:“还是我来吧,不劳寒动手了。”

    说完抱着她往一边的房间走去,江夜寒望着他的高大的背影,淡然的开口:“我只希望她幸福,既便我不能成为她的爱人,但是我会成为你们中间的那根刺,诺,你等着。”

    皇甫诺停滞了一下,唇角浮起淡然的笑,往房间而去。

    寒,恐怕你成不了我们的那根刺,因为只要乔恢复记忆了,我们就会回到蛇界去,那里只有我们,没有别人。

    皇甫诺抱着乔乔回自已暂时住的房间,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在大床上,这女人一点知觉也没有,翻身睡到软绵绵的床上,摸索着扯了一床薄被盖在身上,睡得香甜无比,一点危机感也没有。

    而旁边的男人彻底的无语了,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宠溺的望着她。

    睡着了的她,一点形像也没有,腿很快翘出来,压在被子上,双手紧抱着被子,头发乱糟糟的,嘴里不时的砸巴着,似乎快流口水了,脸颊因为喝多了酒,红扑扑的,到现在还没有退,那性感的唇嘟着,令人忍不住欲一亲芳泽,皇甫诺终是忍不住凑过去印下一个吻,本来是浅尝一下,谁知那女人两个手臂一伸就捞到他的身子,双腿一翘便搭上他的身子,整个人吊着他,别提多暧昧了,他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身体烧烫得难受,可是现在的她毫无知觉,如果自已和她缠棉了,只怕明天又是一番风波,这时候,研究所的那帮人,还有安全局的人还没有除掉,如果她一怒之下离开这里,可就麻烦了。

    皇甫诺一挣,拉开她缠着他的手臂,转身闪进浴室去洗冷水澡,早知道就把她扔回自个的房间里。

    某个泡冷水澡的男人,无比哀怨的想着……

    第二天,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梦乡里,二楼的某个房间,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响声惊动了睡在床上的女人,舒服的伸展了一下手臂,睁开了眼,盯着天花板,好半天感觉有些不对劲,周围的摆设不一样了,而且儿子不在身边了,惊叫出声:“小雨?”

    陡的坐起身,便看到歪斜在单人沙发上的皇甫诺,他歪靠在单人沙发上,高大的身子显得有些可笑,但却依然俊美,五官精致,下巴傲挺,整张脸就像画家笔下画出来的一样,好似希腊神话中的战神,如果他戴上盔甲的话,一定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将军,乔乔抿唇笑起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自已怎么在他的房间里,昨晚没发生什么事吧,飞快的低头打量自已的衣服,完好的睡衣。

    忽然身边人动了一下,幽深的眸子盯着她,沙哑的声音响起:“什么都没做,要不要做一场?”

    乔乔脸色一热,烧烫起来,这死男人,一伸手抽出身后面的枕头扔了过去:“去死吧,臭男人。”

    皇甫诺一伸手接住,随手放在床上,发出一声闷笑,摆明了是逗她的,站起了身子舒展筋骨,倦缩了半夜的身子,还真不舒服呢?谁让自已看人家看到睡着了。

    门外的敲门声又响了一下。

    皇甫诺停住手里的动作,一下子恢复了那个冷傲狂妄的家伙:“什么事?”

    “少爷,大门外面跪着一个人?说要见董小姐。”

    “谁啊?”皇甫诺挑了一下眉,谁一大早不消停,还跪在大门外,不会是那个小白狼吧,唇角浮起冷笑,没想到那畜生投生了,还能整出这么多的事情。

    “夏桀。”

    乔乔一听那叫一个怒气,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拉开门对着门外的雷冬叫起来:“告诉他,我不见他。”

    说完转身往自个的房间走去,完全忘了自已此刻从皇甫诺的房间冒出来意味着什么,而雷冬更是一脸的惊喜,天哪,董小姐从少爷的房间里出来,难道他们两个和好了……

    皇甫诺看着这一切,邪魅的笑,却不解释,挥了挥手:“让他回去吧,就说董小姐不见他。”

    “是,少爷。”雷冬的背挺得笔直,显得心情极好,一走出房间,脸上便露出笑意,飞快的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不消一盎茶的功夫,那整个水上别墅的人都知道董小姐从少爷的房间出来了,这就意味着一件事,少爷和董小姐和好了,这样皇甫家就热闹了。

    而这所有人中最高兴的要数阿秀了,她没想到乔最后仍然会回到皇甫家,老夫人的心愿总算完成了,一想到这些,她心里便很开心。

    而乔乔哪里知道这些,回到房间,儿子小雨还没醒过来,她又钻进去睡了一小会儿。

    二楼的房间里,皇甫诺站在窗前往外看,虽然大门离别墅隔着一座湖,可是只要他想看,仍然能清晰的看到那个夏桀在外面跪着,雷冬跑过去,告诉他董小姐不见他的事情,夏桀明显受到了打击,身子晃了一下,也不起身,眸光绝望的望着身侧的人,什么也不说,雷冬领着人回来,留着那个男人跪在门外,他都说让他回去了,他不走关他什么事啊?

    皇甫诺抿唇笑了一下,没想到一条小畜生竟然也到人间搅乱,而且整出这么多事,懒得理他,正准备转身,忽然见到那男人掏出枪来,对着自已的脑袋,皇甫诺差点没抽过去,这男人不会想自杀吧,有这么脆弱吗?认真望过去,只见他眼神坚定,完全不似假装的,而且假装也没人看啊,显然他真的想自杀,这可恶的东西。

    “可恶。”

    皇甫诺嘟嚷一句,等到夏桀去扣板指的时候,手指一点,隔空射物,打偏了那子弹,射到别的地方去了。

    说实在的,他巴不得这男人去死呢,活着就知道和他争乔乔,可是如果乔乔醒过来,记起了从前的一切,知道夏桀其实就是她最喜欢的小白狼,前生她还没生孩子的时候,那小白狼和她儿子没差别,待遇就比他差了那么一点。

    她一定饶不过他,所以只好救他一命了。

    夏桀显然愣住了,认真的检查自已的枪,然后又对着自个的脑袋了,皇甫诺睁大眼,丝丝凉气冒出来,这死男人,什么地方不好死,偏要跑到他家门口来死,而且都救他一命了,还不放弃,恼人,朝外面叫了一声:“雷冬,去告诉那个男人,让他等一下,董小姐待会儿见他。”

    “是的,少爷。”

    雷冬愣住了,刚才董小姐明明说不见他的,怎么可能见他呢?不过少爷这么说了,也不关他的事,转身往外走去。

    那夏桀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为什么一连打了三发子弹都没中,不应该啊,脑海里立刻浮现起那天发生的怪事,难道说皇甫诺在这幢别墅里,那么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了,那男人根本就有妖力。

    夏桀站起身,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准备离开这里,既然那男人在这里,他死不了,那么他就到别处去死,总之想到以往自已所做的事,他确实该死,怎么能做那样的事呢?乔乔从小到大和他一起长大,即便不能成为恋人,也要成为永世的朋友,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如果她原谅他,他就不能心安理得的活着。

    夏桀走出去几步远,不想却听到雷冬的叫声:“等一下,董小姐让你等一会儿,她待会儿见你。”

    夏桀飞快的转身,显得有些难以置信,眼睛炫亮起来,慢慢的站直了身子:“你说她要见我吗?”

    雷冬点头,心里犯嘀咕,是少爷让他这么说的,至于董小姐到底见不见他,他可不知道,反正少爷让他做的他都做了,剩下来没他什么事了。

    “嗯,你等一下。”

    雷冬退了下去。

    夏桀立在门边如石柱似的一动不动,守在那里。

    别墅里,乔乔的房间,响起优雅的敲门声,乔乔还没睡着呢,睁开眼没好气的开口:“谁啊?”

    “我?”皇甫诺说着推开门,走进去,小雨睁开眼望了他一眼,又把身子缩进去,一旁的乔乔翻身坐起来,望着他:“什么事?”

    “你真的想夏桀死吗?刚才他在别墅外面举枪自尽了,我让人阻止了,不过我不知道他接下来会不会还做这样的事情?”

    皇甫诺的声音狂邪阴冷,想不出自已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

    乔乔没说什么,倒是她身边传来一声闷哼:“多事。”

    看吧,连这小子都说他多事了,想想也是,皇甫诺转身准备离开,让他自生自灭吧,反正他已经帮他一次了,而且照他所做的事,就算自杀,也没委屈他。

    这时候,乔乔却说话了。

    “我去见他吧。”

    皇甫诺已经走出去了,脚步没停,他知道她不会看着他死的。因为一千年前,他是连熙救下来的,虽然这一世乔乔没了从前的记忆,可是那种替意识一定不会希望他死的,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一直安静睡着的小雨可就不乐意了,噌的坐起身子,望着妈咪抗议。

    “妈咪,他是坏人,要死便死,关我们啥事,妈咪不要去见他了,他要是再害妈咪怎么办啊?”

    乔乔蹙了一下眉,苦恼的敲着脑门儿,她这是怎么了,一想到那个男人死,她的心里便不踏实,说实在的,他那样伤害她,她的心里也愤怒,甚至恨不得杀了他,可就是最后一个关头,总是下不了狠心。

    “可能我前生欠他的吧。”

    乔乔无奈的叹气,捏了儿子一下脸颊:“好了,没事了,在这里他不敢随便做什么的,你放心吧,我去见一下他。”

    “妈咪。”

    小雨拉住她,乔乔拍开他的小手,下地换了衣服,收拾好了一切,拉开门出去。

    楼下佣人正在打扫卫生,阿秀一抬头看到乔乔下来,想到刚刚听来的消息,不禁抿唇笑,而且整个大厅的人都望着她笑,乔乔一头雾水,疑惑的望着她们,发生什么事了?

    “阿秀,有什么好事吗?一大早笑成这样?”

    “没事啊!”阿秀摇头,这种事说出来,乔一定会难为情的,而且这是她和少爷的事情,她们就顺其自然吧。

    乔乔见她不愿意说,自然不好强迫人家,走到一边倒了一杯水,一边喝一边吩咐。

    “阿秀,出去让人把大门外的夏桀叫进来吧。”

    “大门外?”阿秀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好的,你等一下。”

    阿秀出去,门前站着几个西装笔挺的下人,阿秀把少奶奶的话吩咐了一声,便有人走了出去,她转身走进来,乔乔正坐在沙发上候着,脸色有些不好看,那夏桀一直给乔替麻烦,为什么还要见他呢?

    不过这些不是她的事,都是乔的私事,连少爷都没阻止,何况是她,阿秀继续手里的工作……

    夏桀被带进来的时候,显得局促不安,低垂着头望着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一向狂妄霸道的男人,此刻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等候着乔乔的话,就怕她不原谅他。

    “现在你想起从前的一切了,还是我背叛了你吗?”

    乔乔的声音有些冷,现在她对这个男人热不起来,做了那么多恼人的事,她怎么可能有笑脸给他,现在她们面临的状况都是他造成的。

    “是我的错,我想起了从前的一切,深感自已做了很多错事,所以不求原谅,只希望你能让我处理完这件事,然后以死谢罪。”

    夏桀一说,乔乔便怒了,噌的站起身子,冷瞪着他:“动不动就死死的,要死下次不要在我面前露面,还有你自已惹出来的事,难道不该收拾干净吗?”

    “我立刻去收拾这件事。”

    夏桀的话音刚落,楼梯的拐弯处响起了一道邪魅的声音:“还有我们呢?”

    随着话音落,从楼上下来两个男人,高大耀眼迷人,一个霸气十足,穿着紫色的休闲服,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缓缓的走下楼来,一个邪柔优雅,穿着白色的西服,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两个男人同样的俊美,使得大厅里的女佣人倒抽气,不时的深呼吸,才能阻止着自已不尖叫出声。

    乔乔不悦的冷哼:“又有你们什么事啊?”

    江夜寒一手插着口袋,慢慢的走过来,伸出手搂着乔乔的肩,柔声开口:“这件事让我们三个人来处理吧?”

    两个人的神态亲昵无比,夏桀睁大眼睛望着,眸光落到后面的男人身上,只见他一脸的阴骜,周身罩着愤怒,大踏步的走过来,伸出手拍掉江夜寒的手,冷冷的出声。

    “寒寒,是不是欠抽了。”

    “欠抽吗?问乔,我欠抽吗?”江夜寒抿唇笑,颠倒众生,看来还是做那根刺自在啊,看那个男人还有风度吗?掉头望向一边愣着的夏桀,伸出手优雅的开口:“我是江夜寒,希望我们合作一把。”

    “你好,我是夏桀。”夏桀点头,他知道江夜寒,乔现在的哥哥,也是喜欢她的人。

    江夜寒俯下身愉悦的开口:“夏桀,既然喜欢乔,不能做为她的爱人,我们就做那根刺吧。”

    “刺?”夏桀低喃,望向皇甫诺,还真的很有成就感呢,看来他和寒是一路的,点头:“成交,合作愉快快!”他指的是同做为一根刺,而其他人以为是接下来要做的事。

    这里说得正热切,从楼梯跑下来一个女人,兴奋的尖叫。

    “哇,天哪,太让人眼热了,三个帅哥啊,都好有型啊。”

    江夜寒一看到鲁小雅的身子,自动掉转身子,看也不看那女人,真是哪看哪不舒服。

    乔乔扫了一眼夏桀,他正望着她,这么多人,她也不想给他难堪,最重要的是接下来,还是齐心合力的对付研究所和安全局的人,至于魅影阁,夏桀已经退出来了,其他人似乎忘记了小雨这回事,这其中只有夏桀知道,是因为他们被皇甫诺给洗脑了。

    “好了,早餐差不多好了,吃早饭吧。”

    乔乔这话一说,夏桀松了一口气,感激的望向她,见她不看自已,气还没消呢,怎么可能轻易原谅他,但就是这样,他也知足了。

    “走吧。”

    江夜寒搂着夏桀,两个人似乎好到不能分似的,一起走向餐厅。

    皇甫诺冷盯着前面的两个高大的身影,眼瞳阴阴暗暗,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一个江夜寒就够难过的了,不会又多了一个夏桀吧,他甚至想像到了自已头顶上空一片乌云。

    早饭后,一行人移到客厅,商议接下来的事情……

    客厅里,三面沙发,三个高大俊美的男人,一人占了一张沙发,乔乔走进去,扫了一眼,走到江夜寒的身边准备坐下来,鲁小雅早抢先一步挡住了她的位置。

    “姐姐,我坐在这边。”

    乔乔笑了一下,扫了夏桀一眼,心里还有些恼意,径直越了过去,坐到皇甫诺的身边,这男人总算露出一个笑脸,整个人放松了一些,倒是夏桀的脸色有些暗,瞳孔无光,不过很快便掩饰过去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他还想要求什么?他只能赎罪。

    “好了,我们还是说说如何对付研究所和安全局的人吧。”

    江夜寒开口,打破了厅里的安静,那低魅的声音响起,立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是的,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那两家的问题,乔乔和小雨她们总不能一直呆在别墅里。

    尤其是小雨,已经相当的急了,如果再待下去,只怕他就发毛了。

    “我认为?”江夜寒先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完,一边的鲁小雅抢先开口:“我认为先对付那个研究所,安全局的人倒底是政府,很多事不会做得过火,倒是那个研究所,太怪异了,让人恐怖,还是先想法子对付他们?”

    夏桀点头赞同,望了鲁小雅一眼,缓缓的开口。

    “研究所的那帮人,现在看到了小雨的眼睛,就算我解释了,也不会再理,所以我们目前必须除掉他们,而且那帮家伙害了很多人,至于安全局的人,由我出面来和他们解释。”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许你浮生若梦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无相仙诀隔墙有男神:强行相爱100天都市风云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都市沉浮

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